一个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年轻法国姑娘,      

       有时候觉得Jeanne过于懦弱,每晚背对着他时她都认真的倾听着,并且被他深深的感动了,只是她一直压抑着,不去表达自己的感情,是因为对战争的深恶痛绝,同时也带着丝丝的怀疑,德国人是践踏了法兰西尊严,侵占了法兰西领土的名族啊。可是眼前这个德国人并不像自己中的那样,他如同绅士一般给与子孙俩尊重,他对战争有所怀疑,他是一个音乐家,她表哥的禽兽行为更是衬出了他的正直。她深深的被这个散发着人格魅力的德国军官吸引着。

       不知过了多久,Jeanne走入街巷深处,在窗台上摆出了抵抗组织的暗号——一盆天竺葵。

       这应该是我看过的最隐忍和深沉的爱情故事了,好似平静的深蓝色海洋中暗涌的深刻的情感,浓烈却不得言说,一切都只能归于那片最终的宁静。

       高潮的曲子是巴赫平均律里第一本第二首的前奏曲。一开始的那首是平均律里第一本第一首的前奏曲。
       巴赫平均律钢琴曲集共十二首, 被世人赞为对上帝最忠诚的赞美, 充满理智与和谐。其中第一首则是被当代人广为传播的浪漫乐章,这种浪漫的感染力让人惊讶,因为它出自巴赫这位"上帝的乐师"之手,本不该如此感性,或许就是这样才有感染力, 因此与剧情的张力相得益彰。

       “Adieu.”这唯一的,同时也是最后的从嘴里吐出的单词。
       就是那沉静深邃的大海的全部秘密。
       “Je T'aime”

        没有开始、没有结局。只有相遇和离别,还有一段钢琴,一句话,两股暗涌,以及表面的沉静。此片所展现的爱情是另一种荡气回肠,如同片名,海面下再怎么波涛汹涌,海面上却是波澜不惊、风平浪静的。
        本片是根据小说《海的沉默》(法国 2004)改编的,法文影片名也仍然是《海的沉默》,中文译名有些差异。 这部小说是法国作家Vercors写于1941,作家那时正处于地下,令人惊讶的是他并没有写法西斯的暴行或是如火如荼的抵抗运动,而是用温婉的笔触描写了一个法国老绅士与他的侄女和一个住在家中的德国军官之间温情脉脉的故事。
  
       二战时期德军占领下的法国海边小镇,寒冷的冬天食物缺乏,供应越来越紧,什么都不容易弄到,人们也越来越习惯跟饥饿和寒冷作伴。
        Jeanne父母双亡和爷爷相依为命,以教钢琴为生。一天他们被告知她家的房子被征用,将住进一个德国上尉。
        那晚,火炉边,Jeanne 正为爷爷弹奏巴赫的乐曲,就在这悠扬的钢琴声中,年轻的德国上尉走进了这所房子。
        ”小姐,先生,我是维尔纳.奉贝利纳克上尉。我很遗憾,如果我能选择,我是不会来的。我是被要求住在这里的。现在我要去我的房间,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走。晚安,先生。“
        Jeanne默默起身将他带到她最钟爱的父母的房间。
        ”房间非常好,谢谢你,小姐。“没等他说完,Jeanne已愤然离去。
        国难当头,祖孙俩的心里充满憎恨却不敢公然反抗,仅能保持沉默。每天早晚,年轻的德国上尉来向他们问安,他们固执地不予回答,甚至不看他一眼。然而德国上尉坚持着一厢情愿的礼貌。
       “早晨好。”
        “晚安。”
        “昨晚睡得好吗。”
        “今天的风很大。”
        渐渐地,上校不仅道一声早安晚安,甚至试图跟他们说话,尽管只是自言自语,也开始透露出纳粹制服下隐秘的内心世界。
        ”我一直都很喜欢法兰西,上次战争我还是孩子,那时就喜欢法兰西。我也在战争中失去我的父亲,无论是法国家庭还是德国家庭,谁没有在战争中失去亲人。我非常尊重那些热爱自己祖国的人。“
        上尉离去后,爷爷对Jeanne说:“你很久不弹琴了。”
  “可是我弹什么?巴赫?莫扎特还是贝多芬?只要他在,我绝不弹琴!”
  “你在说些什么,不光德国有作曲家。”爷爷嘟囔道。
        ”有他在,我就不弹。“
        从此琴声从房间里彻底消失了,Jeanne和爷爷每天依旧以顽石般的沉默面对德国上尉,表达自己的愤怒,维持他们起码的尊严。
        一天晚上,德国上尉换下制服走进祖孙俩的房间。
        ”请原谅,我的房间非常冷,如果你们不是很介意,我想过来烤烤火,暖和几分钟。“
        ”很暖和,此时此刻,我都以为在自己家里了。我家肯定也会有温暖的炉火。“他走向书柜。
        ”巴尔扎克、布德奈尔、科尔馁伊、莫里埃,还有其他许多人,法国有许许多多的作家。这么多的作品,我该先读谁的呢?太了不起了,多么伟大的人民。“说着,他走到了钢琴前。
         ”不过,说到音乐,我们有贝多芬、瓦格纳、安戈尔.莫德巴、巴赫。最美不过音乐了,对吗?“
        祖孙俩依旧沉默以对。
        ”我想你们不这么认为,不过我也是一个搞音乐的,作曲的。我们有些人入伍完全是自愿的,也有一些人因为家族传统。我们没有选择。。。祝你们晚安。“
        原来这个德国人的确与众不同,他是一个因家族传统而被迫入伍的作曲家,他热爱法国文化就象Jeanne热爱德国音乐一样,也在上次战争中失去父亲。他们本该有许多共同话题,他们的心灵是相通的。
       ”晚上好,今晚的风非常大,海浪也非常大。“
        这天晚上在火炉边,以下这段独白他是边看着Jeanne边说完的。
        ”这里很美,能住在海边真是运气。我之所以喜欢大海,是因为它的宁静,我说的不是海浪而是别的东西,神秘的东西,是隐藏在深处,谜一样的大海。大海是宁静的,要学会倾听。我很高兴能见到一位有尊严的老人,还有一位默默无语的小姐。祝你们晚安。“
        此刻的Jeanne快要被他说哭了:”他为什么那样看着我。“
        上尉固执的独白渐渐让一切浮出水面。这是多么“可怕”的一切!Jeanne竭尽全力地压制着,用更冷漠地态度应对,不光抵御那触动心灵的话语,还抵御那令人颤栗,不由自主,属于禁忌的吸引。
        背负“入侵者”的身份,对Jeanne的倾幕只能含蓄传送。Jeanne的变化也越发明显,目光的交汇和回避,精心修饰的发型;窗口默望,他的点滴尽收眼底。这一切,无不泄露着她深埋心底的秘密。
        沉默继续。沉默中,但两颗心开始交汇了。
        圣诞夜,爷爷外出聚会,Jeanne一人留守。上尉走到火炉边钢琴旁。
        ”我已经来了一个月了,我来的那天,你演奏的是巴赫的曲子,是最清纯最动听的一首,我最钟爱的一首曲子。祝你圣诞快乐。“说着便不禁弹奏起这首曲子,
   琴声又在这个房间响起,相遇那天Jeanne弹奏的那首,最清澈最动听的巴赫的曲子,从上尉手中流水般的涌出。此刻Jeanne和上尉的心交汇在了一起,他俩期待爱情的降临,渴望却又惧怕。当琴声戛然而止,渴望落空,惧怕被成全。上尉的手在少女沉默背对的椅子上停留片刻,终是移开。
   整座房子重归静寂,狂涛只在Jeanne心中汹涌。黑暗中来到上尉入住就再没进来过的她父母的房间,偷偷翻看从德国寄来的上尉的信件,在留有他气息的床上稍坐片刻,属于他的气息让她安心,倦意袭来渐渐蜷缩着睡去,直到车声在窗外响起惊醒沉睡的她,仓惶逃回自己的屋子。
  她无声的存在,散落在地上的信件照片,让上尉若有所感。第二天他在码头堵住少女,他没问,她也没说,他们依旧形同陌路般固执地沉默。
       上尉的两个军官朋友来看他,为了不打扰老人和姑娘,他把他们安排在院子里另一个小屋里。一天晚上他们在院子里吵了起来。
  “难道我们荣誉就是伤害侮辱别国的人民?”
  “我们不是音乐家、诗人,我们是军人!我们要履行职责,忠于德意志和元首!”
  上尉绝望地回到客厅:“我必须和你们谈谈。我刚才在外面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你们最好全都忘了。我该怎么做,谁能告诉我。”他得到的依旧是沉默。
        ”我想你们是对的,唯一的回答就是做一个忠诚的人,忠诚他的责任和义务。“
        Jeanne的好友Marie和她抵抗组织的人在上校的车底安装炸药,她在窗口目睹了这一切。怎么办?她不能出卖自己人,不能出卖祖国。怎么办?  
  那一夜她几乎没睡,守在窗口。早晨来临,他的两个军官朋友已经坐上了车,按喇叭催促他,而他已经走到门口。怎么办?怎么办?她冲到钢琴旁,音符如子弹冲出枪膛,前后追赶着。上尉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到客厅,凝视着Jeanne,从他跨进门就发誓不再响起的琴声如今重又响起。他望着她,一言不发。而她,紧张得如同那些发疯般狂奔的音符,就要窒息了。。。终于窗外的爆炸声巨响。上尉如梦初醒跑出门外,Jeanne流下热泪。她用唯一能做的打破沉默的方式保护了抵抗组织也保全了他。
        最后一夜来临,他要离去了,奔赴零下四十度的苏德战场,奔赴他幻灭的命运。   
  一直沉默,却一切了然于心的老人终于开口,他说:“请进来,先生。”
  长期以来的独白终于有了回应,”可能是去俄国前线,我们的军队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可是那边是零下四十度,我们的士兵受不了,我今晚就动身。祝你们晚安。“
  Jeanne已热泪盈眶,无法自持追出门去,浑身颤抖着走到他的车前。这时候会发生什么呢?不是惧怕不是渴望不是任何在心中激烈纠缠的征战,一切都不再重要,喃喃地,她只说出一句,从头至尾对他说的唯一一句:“再见!” (“Adieu”)
   他的脸瞬间闪现终于得到回应的狂喜和随之而来的宁静,他终于证明,宁静的大海,她懂得倾听。他于是可以从容奔赴自己的命运。

       每晚德国人都来到起居室,第一句是“晚上好”最后一句是“祝你们晚安”,中间的只是这个暂住者的独白,他希望他们理解他个人并不想参与这场战争,只是逼不得已参与到这让人悲伤的炮火中,他思念着音乐、家乡,他热爱法兰西、巴赫,还有深邃的海洋,他一直试图说服自己,希望从他们身上得到接纳与认同,并不是接纳德国对法国的入侵,而是单单接纳他作为一个热爱着音乐同样有着情感的人的存在,没有国界没有种族间的不和。
       可是这一切都这么难,子孙俩始终没有回应他的独白。这其中交织的情感是多么复杂,作为一个平凡的个体,当他说出自己对沉静的海洋所持有的无尽的向往与赞美的时候,不敢说老人和姑娘是没有丝毫被触动的。只是如果热情的接纳了他,那就好像是对自己国家的不忠,是对法兰西高傲的脊梁的背叛。所以,一切都只是沉默,只剩下沉静在四周激扬回荡,像大海一般包含着无数的情感,却只能平静的在月光下泛起细小得不让人察觉的涟漪。

        在命运面前,爱情不是唯一的选择,能做的也许唯有恪尽职责。太多的无奈——国家和民族、人性和尊严、占领和反抗、忠诚和背叛,都阻隔着两个相爱的人,无法逾越。但爱毕竟存在过,就已足够。

       还好有钢琴,还好有巴赫,还好有音乐,这个不分国界不分种族的最美丽通俗的语言,她用音乐将他阻拦在前往死亡的路上。
       整部电影的配乐就是钢琴跳动的旋律,在林间小道上骑行的欢快雀跃,在在这个充满着炮火的和死伤的时代,在艺术面前,音乐面前,模糊了战争,混淆了国界。

       
       一个发生在战争年代两个相敌对的国家间,一个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年轻法国姑娘,一个同样丧失了亲人,在法国作战的年轻德国上尉之间的爱情故事。
       在战争丧失生命的父母,和爷爷相依为命的Jeanne,在得知有德国人被强行安排到自己家安顿时,她眉宇间紧锁着的有愤怒与厌恶,还有身为法国人对德国这些侵占者的蔑视。她收走了房间里父母的照片,母亲的衣物,不希望一切与父母有关的物品和德国人共处一室。
       在这种愤恨却无奈中,年轻英俊的德国上尉乘着沉默宁静的夜色,在巴赫的柔和钢琴曲中来到这里。交谈的语气里充满了尊重与严谨,并且伴着希望与子孙俩交流的渴求。只是战争让站在眼前的这个年轻有礼貌的小伙子不再是单纯的一个寄宿者,而是个被打上纳粹标签的侵略者。子孙俩人根本不搭理他,无视了他的存在。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年轻法国姑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