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总是跟我说‘快点长大,因为萧红在电影里

看完《黄金时代》,老爸说他对萧红既不同情,也不敬重,觉得她太自我了,文学才华不了解,倒是反对封建婚姻的态度有进步性,让人赞许。什么样才叫不自我呢?和未婚夫汪恩甲结婚老老实实过日子吗?老太太说萧红在与端木的婚礼上讲想要过普通夫妻的生活,当初嫁给汪恩甲其实就是过普通夫妻的生活了。说得也对,那个年代的夫妻不就是这样吗?我对萧红的行事谈不上欣赏,但知道自己也是这种往死里折腾的人,能够理解。老爸劝我少抽点烟,因为萧红在电影里现身说法,老抽烟,后来得了肺结核,又癌变。肺结核在那个年代是个绝症,我爷爷也得过,后来奇迹般好了。这个故事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我记忆中的:姑婆(爷爷的姐姐)卖了嫁妆送他去庐山疗养,结果病不知不觉就痊愈了。第二个版本是昨天纠正的:姑婆出钱送他去庐山找一个德国医生治病,医生用电极烧掉了他肺部和喉咙里的结核,病被治好了。这两个版本略有出入,但我当初并没有存心撒谎,所以说记忆是不确切的。当然还存在一种可能性,这两个版本与事实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差距,只是当事人已经不在了,也就无从考证。如此类推,所谓的历史真相与人物传记的真实性也就值得怀疑了,尤其是在一些细节上。

萧红一生可以说是凄惨的,暗淡的。但幸运的是她死后留下不朽的文学遗产。

动荡的历史大背景为任何离奇的命运提供了可能性。以文会友的年代,奔流千里,相遇相知,碰撞出星星火花,瞬间闪亮,瞬间暗灭,然后是别离,重逢,或者生死茫茫。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宿命,倔强而刚烈的早夭,敦厚而顽强的长寿。

像三年前他写给我的一样。

从萧红、萧军和端木蕻良身上很多人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相似的性格、经历、处境、情感、优缺点,任何三角关系大概都可以概括其中。而人与人之间的热爱与背叛,诱惑与抗拒,爱慕与嫉妒、怀念与怨怼,原谅与决裂、理想与价值观的交锋,还有青春与沉淀,还有记忆与遗忘,谁都逃不过。

那些陌生的人更会哗笑。

对于五四之后的文坛我其实并不了解,虽说丁玲也算是我们这个大家族出来的(听说是远亲),但对她除了中学课本中截取的一段《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别无所知。看百度百科才知道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她居然和胡也频、冯雪峰有过一段三人行,38岁的时候又与比她小13岁的陈明结了婚,也是离经叛道、惊世骇俗的一代妖女。“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的丁玲与萧红相比,政治立场鲜明,曾经风光无限,但如今回头再看,成就也就局限在那个时代了。时过境迁,当时髦的变得不再时髦,还会闪光的才是金子。

在街上哭,

我之前并没有看过关于萧红的传记,从中学的课外读物中了解到萧红出生当天她的外祖母去世,所以母亲因此一直不喜欢这个女儿。萧红和表哥陆振舜的私奔是我事先不知晓的,但从《小城三月》中翠姨和堂哥的暧昧情愫可以看出一点端倪,所以也不感到意外。电影把大段笔墨落在萧红、萧军和端木蕻良的情感纠葛上,《呼兰河传》中浓墨重彩的祖孙情淡化成开头与结尾的远景。

图片 1

年轻的时候很多事情不觉得苦,住地下室不算苦,夏天没有空调不算苦,每天啃干烧饼不算苦,舍不得花2块钱坐地铁挤4毛钱的公交也不算苦。就算是苦,我想当时我们也没有太在意。没有杯子,就拿脸盆盛水喝,即使明知在很多廉价旅馆脸盆被当成痰盂来盛夜尿。这就是青春的魅力。

带着颜色的情诗,

有人笑说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被嫌弃的萧红的一生》。任何人都不可以被神话,走近了看,没有哪一个人不是千疮百孔。文学洛神的说法太肉麻,充满了市侩气,背离了文学的审美。影片中有两个小段落在我心里轻轻锤了一下,一个是萧军暮年还保留着萧红从日本寄来的十几封手书,一个是萧红与端木在武汉结婚时的发言。萧军送别萧红去西安送的是梨,端木探望病中萧红带来的是苹果。离开西安之前,聂绀弩暗示萧红可以在文学领域飞得更高一点。感情生活不圆满,那就换个方向吧,追求事业的进一步发展,不要白白浪费了才华。这又是一个老话题,感情与事业可以相互替代吗?且不说有没有旷世才华,就算有,也未必每个人都会选择事业成就。一部传世的作品与一段美满的姻缘,你选择那一样?缺少什么就会选择什么吧。如果两个都缺,那就看哪一个在你心中更重要。然而,“隐隐有一种存在远远超过爱情所能掩盖的现实,如果不是基于对永恒生命衷心寻觅而结缡的爱,它不比一介微尘骄傲。如果你为她而舍船,在她的眼中你不再尊贵,如果她为你而弃舟,她将以一生的悔恨磨折自己。”人就是这样矛盾而无聊。

他又在我浸着毒一般痛苦的心上,

演员方面整体表现都不错,除了丁嘉丽演的许广平,怎么看都象个脸上写着奸字的女特务。

也许人人都是一样,

看《黄金时代》之前正在读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电影中关于鲁迅的情节很多直接取材于这篇文章,比如第一次去鲁迅家做客,鲁迅家的生活环境,关于穿衣服的美学,两种不同价格的绿、白听子纸烟,其中也提到了和冯雪峰的相遇,当时还以X先生代指冯雪峰。

少年时期,她过得并不开心,除了物质上的匮乏之外,她从小就缺少父母的疼爱,是祖父让她知道世上还有慈爱与温暖。

若只是为萧红作传,恐怕不足以撑起黄金时代这样宏大的主题。三个小时不算长,但有些地方确实可以精简一点,使电影不至于过于散漫和冗长。观众如果对萧红及其作品没有感情的话,很难被影片中的故事和细节打动,那么一干人物悼念萧红的悲痛也就不足以引起他们的共鸣。一些被文艺女青年或者装逼女青年拖进电影院看《黄金时代》的老公、男友们坐如针毡。我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反反复复掏出手机翻看,身后有个讨厌的广东仔若无旁人地和女友交谈,后悔没有呆在家打电动,直到电影快结束才知道萧红是文化名流,最关心的是萧红到底有过几个男人?

长大后,遇人不淑大概就是她一身灾难的由头。

从电影的角度来看,《黄金时代》拍得并不算好,这样的故事与架构似乎更适合用文字表达,而不适合用影像反应,剧中几处基于萧红文字转换成的影像都不如文字有感染力。传记片对编剧来说确实有掣肘,事实基础在那里,很多人都知道,不可能进行大刀阔斧地改编,添插天马行空的虚构情节,想拍得好看就只能在取舍和连接上下功夫了,像1982年的《甘地传》拍得就非常好。关于让剧中人物跳出来以第三方的姿态向观众讲述故事和评价角色,这种手法关锦鹏在《阮玲玉》中就用过,但用得比《黄金时代》要高明,没有这么频繁,也没有这么生硬。

我是写给我悲哀的心。

许鞍华是我喜欢的导演,但她拍的电影质量参差不齐,喜欢《桃姐》、《半生缘》、《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天水围的日与夜》,《女人四十》和《男人四十》也不错,《客途秋恨》一般,但《玉观音》和《江南书剑情》就是扎扎实实的烂片了。《黄金时代》对于她来说至少不是一部值得称道的影片。

她先是喜欢自己的已有妻子的表哥陆哲舜,不满家中包办婚姻安排,与陆哲舜私奔,却最后遭到陆哲舜的抛弃。萧红的私奔给家里带来了讥笑和耻辱,身败名裂的他们一家也从呼兰河搬到阿城乡下,萧红在乡下被监禁十个月之后逃了出来。从此,一直到她病死香港,也没有再与父亲相见。众叛亲离走投无路的她去投靠自己所背弃的未婚夫汪恩甲。与其在旅馆生活7个月后,汪恩甲又吸鸦片,两人坐吃山空,最后欠下旅馆6百多块钱。面对这样一笔在当时是一笔不少的数目的债务,汪恩甲抛弃有身孕的萧红,从此失去踪迹。萧红面临着还不清钱就要被卖到妓楼当妓女的困境,她只好写信给《国际协报》求助。也就是在这一次,萧红与萧军相遇了。萧军被萧红的才华所吸引,两人惺惺相惜,后来成为恋人并结婚。萧红很爱萧军,也希望婚后能有一个安静的生活来创作。但不善言谈,少于人情世故的萧红远远没有萧军的在各种交际圈中那么游刃有余。不久,两人就有了感情矛盾,萧军有了外遇。

想哭的萧红不是痛苦到欲哭无泪而是找不到地方可以放纵自己肆无忌惮地哭泣:

如果不是陆哲舜、汪恩甲的先后抛弃,萧红也许不会遇见萧军,如果不是萧军不懂得萧红那颗渴求安定的心而毅然让萧红一人独自去西安,也许就没有了后来的端木蕻良。陆哲舜和汪恩甲的先后抛弃,多多少少给萧红留下心里阴影。她想要一个安稳的环境来好好写作,过自己简单的小老百姓的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有的是谅解,是宽容,关怀和爱护。萧红是爱萧军的,但是萧红自己也承认自己作为萧军的妻子是痛苦的。萧红最后选择与端木走到一起也许就有着报复萧军的目的。接连的抛弃使萧红缺乏安全感,所以当萧军选择留下参加抗战时,萧红不能够“深明大义”地站出来支持萧军的伟大抱负和报国的决心,而是劝说萧军,希望萧军能够与自己一起去西安。但是萧军还是不能够真正走进萧红的心里,不懂得为什么萧红脆弱的心里需求,选择留下来。而这也就铸就之后两人的永远分离。萧红一早就知道端木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但她感激端木不嫌弃她怀有萧军的孩子,不嫌弃她那不堪的过去,她决定与端木在一起。命途多舛的萧红遇上命途多舛的国运,在内病外难的夹击下,萧红的病一再加重,最后十分凄惨的离开人世。

萧红和端木来到香港后查出肺结核,在此期间,接到弟弟的朋友骆宾基的求救,之后骆宾基陪伴着萧红和端木一段时间。在萧红死后五年,就是这个在萧红弥留之际陪伴她最长的骆宾基写了萧红的传记。太平洋爆发之后,萧红的病情的越来越重,又动了喉咙切除肿瘤的手术。不久,日军占领各个医院,萧红顶着病体,又没有医院可以及时就医,最终病死在香港。

昨夜他又写了一只诗,

我的心潮破碎了。

时时踢打。

也许情诗再过三年他又写给另一个姑娘。

萧红说:“祖父总是跟我说‘快点长大,长大就好了’。可是,我长大是长大了,但没有好。”

跑到厨房去哭,

坐在床上哭,怕被他看到;

抗日战争爆发,萧红和萧军流落到武汉,相识创办《战斗》的蒋锡金。不久,端木蕻良也来到武汉,萧红萧军热情地将端木留下来。1938年1月,山西民族大学人民副校长李公仆聘请一批文化来到武汉,聘请一批文化人到临汾任教。萧红和萧军也就到了临汾任教。后来,丁玲也来到临汾,与萧红相识。来到临汾二十多天后,日本攻打太原,向临汾进攻。萧红和萧军在离开去西安和留下产生分歧,两人也因此分开。萧红跟着丁玲等人去西安,萧军决定留下打游击。等到萧军来到西安,知道萧红与端木已走到一起之后,萧红和萧军两人决定永远分开。

萧红独自离开家乡,一人孤苦无依,唯一可以依靠的萧军却在感情上背叛她,与她离弃。她只好默默在孤独与悲痛中咀嚼青杏般的苦涩。后来,鲁迅和萧红身边的人实在看不过她日渐萎靡不振和悲伤痛苦,劝她到日本散散心。

但她又清醒的知道:

我也写了一只诗,

听着这话,心里狠狠地为这个有着命运多舛,情路坎坷的女子心痛了一把。这个幼年母不爱爹不疼的孩子,长大后还是受尽了无数苦痛和孤独的折磨。

于是萧红带着萧军的孩子嫁与端木,但生活并没有走向幸福。1938年,武汉遭受日军攻击。张梅林为萧红弄到一张船票,却等来了抛下萧红的端木。无辜的萧红再次尝到被抛弃的滋味。端木来到重庆,遗留有身孕的萧红在沦陷的武汉。在蒋锡金的帮助下,萧红艰难地来到重庆,并在白朗和罗烽帮助下,生下萧军的孩子,孩子三天后死去,据萧红自述是抽风而死。无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看着萧红的坎坷情感之路,从与陆哲舜私奔落得个身败名裂,到投奔汪恩甲怀有身孕却遭遗弃,与萧军相爱最终相离,和端木蕻良走到一起却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惨遭抛弃。在萧红31岁的生命中,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似乎真的有点多,但却没有一个是萧红的“一心人”。就像孙郁所说的“萧红很少浪漫的空想,她只乞求一种公正的爱,乞求她喜爱的男人给她宽厚、安全、理解。”萧红从小就受过很多苦,她是一个生活在现实的人。她只想想好好过个安定的幸福的生活,但是现实却总是如此残酷地给她打击。

……

怕是邻居看到;

他是写给他新情人的,

图片 2

许是票房的缘故,电影中的文艺片总是极少的,拍得好的文艺片更是极少的,尤其是中国电影。在我看来,《黄金时代》是近年来中国电影中拍得还算不错的文艺片。除了那独特的叙述方式和场景式的跳跃,那故事的呈现与人物的讲述相交叉的形式,我更喜欢的是它的内容,抑或是说更喜欢它能够还原一个比较符合事实的萧红。

他的心中既不放着我,

已经不爱我了吧,

一只一只是写给她的,

对于萧红来说,活着真的太不容易,太痛苦了。所以她选择在早早地离开这个给她带来苦痛的世界。

不久,萧军结束自己的婚外情,但两人在生活上还是有很多的矛盾。萧红在情感问题上处理得比较幼稚和单纯,也很容易受伤。

哭有什么用,

哭也是无足轻重。

都说萧红笔下的贫穷、困苦写得如此让人触目惊心和感人至深,那是因为萧红几乎一生就是浸泡在苦难与贫穷之中的。她与萧军合作的散文集《商市街》、自创的小说《呼兰河传》、《生死场》都深深打动人心,让人感悟到生活就是在生生死死中挣扎,活着并不是一件易事。

萧红与萧军两人有了感情间隙之后,萧红一直很痛苦。在这段时间,萧红写下一组《苦杯》的组诗,《苦杯》谐音有点像“哭呗”,连可以慰藉心灵的诗歌都如此的充满眼泪和苦痛,可想她这段时间的生活是怎么的苦。她在诗歌中写道:

他分明知道,

萧红痛苦地道出萧军的移情别恋,看穿萧军乃至男人们花心的嘴脸。萧红的心是苦的,她写道:

尚与我日日争吵,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祖父总是跟我说‘快点长大,因为萧红在电影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