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许鞍华的影视呢,启发客官思索获得的纵深

    由于提前观影关系不便剧透,所以就先简单说说,十一如果有时间再补充一个详细版的。
    首先,本片特别之处在于用很多与萧红有交集的人的叙述来组织,结构上就像是一篇研究萧红生平的论文。但并非通常所说的“论文电影”(该类型典型是阿巴斯的《原样复刻》),并非以影像来提出和论证某个观点,而只是表达形式上是论文化的,淡化戏剧化的东西,如冲突、故事完整性、情节的因果及顺序等。这上面可说的东西很多,我只提一点,就是影像(音画)的意义。影像其实只是一种表达介质,就像文字,有人用文字写小说,有人用文字写哲学,还有人用文字写商业合同。影像所能承载的,也不仅仅是故事性的,普通观众狭义认识的电影,那大都只是影像写的小说,文学中还有散文、诗歌呢(一些艺术片是影像的散文诗歌),而且除了文学还有其他学科,能用文字书写,理论上,也有用影像书写的可能。所以,用影像的手法做一篇论文,也不应当稀奇。这种结构方式在影史上也并非头遭,只不过作为商业院线的片子,尤其是国内商业院线的片子,肯定是第一次。普通观众如何反应,我确实不敢判断。如果能广为接受,那至少在表达形式的方向上,会让中国电影敢于拿出更多“异数”的片子呈现给大众。
那是许鞍华的影视呢,启发客官思索获得的纵深开采。    作为一部作者电影,如此组织结构的表达,我们无可厚非,但是否是最好的呈现,必要性有多强,当然还是可以见仁见智的。我个人觉得这样的结构优点是让广度突破了常规传记片只跟随主人公视角的局限,广度上获得了尽可能的伸张,并且有一种超乎人物事件之上,更全能视角的客观冷峻。但缺点在于对深度上或许有一定伤害。事件虽然可以通过不同讲述人获得多角度(实际上影片运用这个便利的并不多,比较突出的只有讲述二萧分手时各方说法的一处),但在心理层面上,是一个平面上的,挖掘内心就难以体现。(当然,启发观众思考获得的深度挖掘是可以有的,但那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比如近代文坛多人记述过的萧军家暴萧红的事件,在影片中就只有简单一笔。如果换一种结构方式,就可以更多笔墨去表现两人内心,深入挖掘这个事件,把内心里涌动不安、触目惊心的地方挑拨出来。
    上面提到“启发观众思考获得的深度挖掘”,我再多说几句。影片中出现数次片中人物从情节之中出来,面对镜头(观众)讲话的场景,这种布莱希特式的处理,使得观众始终保持着“这是演戏”的警觉,使演员和角色之间呈现出间隔效应。而布莱希特主张间隔效应想达到的目的,就是让观众保持思考,不是陷入情节之中,沉湎于戏,而是在间离中保持思考从而获得裨益。本片从这个角度来说,是切合了布莱希特的本意。片中人物面向观众的讲述和情节的进行交替,让观众意识到这是用若干材料拼起人物生平的努力,从而带着自己的思考去拼织这些材料,在思考中完成了对人物生平的重构。
    不过这同样也是双刃剑,调动观众思维的同时,也使得影片文本本身更散化。尤其是如果不熟悉近代文学史的人,对片中大量讲述者很陌生的话,就会更觉得很散,人都分不清,他说一段你说一段,是会有“阅读”障碍的。因此,建议对那时候文坛历史不熟的人,观影前做做功课,再去看就无碍了,否则可能确实存在看了晕晕的感觉。
    其次,我要提醒一下,《黄金时代》这个名字,并非高歌热烈的表示,萧红的原话是“这是我的黄金时代,却是在笼子里度过的”。这句点题的话出现在影片约80分钟的地方,也就是差不多全片最中间的地方。它吐露的是无限的苍凉,无限悲观中的自我乐观,有一些自嘲,有一些讽刺,绝非“盛世”的意思。
    其三,本片在细处的质量是过硬的,许鞍华的牌子在这儿,是差不了的,镜头的构图和运动方式,人物表演的分寸,乃至音乐,都是恰切和值得玩味的。不过不代表没有缺点,我不太满意的就是镜头的切换。有的太锋利了,转换太硬。而且本来多人物叙述的结构方式就让影片有点碎,在前半部分的一些镜头频繁切换,就更增加了碎片感。还有一些镜头切换前后场景明暗反差很大,很硬的切换让人在视觉上不能一下适应,对观众的视觉体验有一定减分。还有一些空镜是否必要也值得商榷,尤其是几个纯粹用来标志地理或时间的空镜,在我看来是不够节制的,即使只有一秒,如果不是百分百必要就可以合并。
    说到演员我倒在一个方面稍稍有点出戏,有2/3甚至更多的汤唯,荧幕是汤唯我眼里缺总想着舒淇的形象,这是为什么啊啊啊... 只有几个扎双辫扮嫩的场景,才百分百想的是汤唯.....
    另外剧透一点,本片一个亮点是,考证出了萧军是冰桶挑战的鼻祖诶。出现时间靠后,希望大家不要到时憋不住上厕所错过了
    最后,对本片总体评价一下吧。这个片子好不好,可能评价差异很大,我也没法一下给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说值不值(得看)的话,那一定是值得看的。冲这种结构方式和角色处理,你可以不喜欢,但无法否认它存在的意义。并且,整个看下来,三个小时并不显得漫长,不用担心挺不住,花三个小时感受和思考,再说好不好都是值的。

十月一日《黄金时代》首映,但是豆瓣上的评分依旧只有6.8,这似乎不太符合像这样一部大片该有的分数。面对178分钟的文艺电影,可能在票房上确实比不过同期上映的《心花路放》这样的爆笑卖腐搞基片,还有前几天上映的苦情戏《亲爱的》。萧红这样一个被遗忘在文学和历史长河里的女性人物,现在很少有人再去关注,而对于我们这些中文系在读的大学生过来说,萧红也只不过是教科书上一个干巴巴的名字,是老师口中我们始终难以去欢喜的一个不被世俗所定义的女子。今天,我走进影院,去看的是另一名女性关于萧红的理解。
许鞍华也算是香港能叫得响的女性导演。她谈起《黄金时代》说:“这注定是场冒险。”她的电影大多被贴上女性主义、女性情怀的标签,而许鞍华确实有自己对电影理解的独到之处。对于她的名字很多人都听过,但实实在在能读懂她电影的人却不多。就连我自己也只看过她的《半生缘》和《桃姐》。《桃姐》可谓是大获全胜,其中的亮点很大程度取决于抓住了一个老年人社会保障的题材,而对于《半生缘》来说却存在着许鞍华的私心。这样一个中文科班出身的女导演对张爱玲肯定有着难以言说的着迷,许鞍华选择拍《半生缘》而不是张其他的作品想来也是有原因的。在故事情节的处理上与原著没有太多的出入,但还是能让人意识到,哦,这是许鞍华的电影。不得不说她是用画面言说悲剧的一把好手。她的悲,不会让人有瞬间痛哭的冲动,却给人以疼到揪心的力量,而这些力量正体现在电影所有的细枝末节上。或许是曼桢躺在床上的一个眼神又或许是世钧离开时的一个背影,总是能在这些细节上让观众感人物之感。
许鞍华的电影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写实,简直可以说写实的不像话。对照萧红的作品来看,无论是《生死场》还是《商市街》那种对饥饿、寒冷、贫穷的描写让那些不同阶级,不同阅历的人都能震撼其中。一个写的真,一个拍的真,这就是我们看到的《黄金时代》。但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在观影的三个小时里我不停的产生一个疑问:这是许鞍华的电影吗?
首先,电影取名为“黄金时代”并不是很好的点子,有心的观众其实可能知道这部片子之前取名是“穿过爱情的漫长旅程——萧红传”,这个名字不仅能体现主人公的遭遇,更加对得起三个小时片长的纯自传式叙述电影方式。在影片中对于“黄金时代”这个名词也有所定义,那是萧红在日本的岁月,萧红称那段日子完全没有经济上的压迫,没有可以忧烦的人与事,到了夜里只有她和她的文字,所以萧红称这是自己的黄金时代。但是许鞍华的用意在哪呢?如果说用黄金时代来概括萧红的一生未免牵强,还是说导演想强调的是萧红在文学和历史上的地位呢?这一位奇葩的女性在大的时代背景下做着无关于时代的任何事。
虽然不可否认,片子确实拍的很写实,无论是演员的表演还是场景的布置,战争的演绎都很真实。但是,许鞍华在这部片子里看不到她的“签名式”手法。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与导演意图相违背只能是这部片子的叙事方式了。
影片一开始就是汤唯饰演的萧红对着镜头以第三人称的方式说着萧红的生平简介。整部片为了体现写实,导演不停的在用特写和大特写,以至于会用那种原本是特写,在摄影机和被摄物体都不动的情况下,然后硬生生的移到被摄物体旁边去,这样的镜头使用会让观众在观感上感到很不舒服。在这部片子里的所有人物在演绎故事的同时都会跳出情节本事,以旁观者的口吻对着镜头介绍萧红的生平,不知道这种方法的用意何在,如果说这也是体现自传式叙述的方式之一,我认为实在是不够高明。因为这样会使观众在观看时不停的跳脱出来,用自己的理解把每个人物解说的内容和故事情节串联起来。这种表现方式在电影里很不常见,没有几个导演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电影。为了更突出自传式的手法,影片在多处加入了萧红在案头书写,配上原著小说里的话语。每当旁白是萧红自己时,引用的肯定是书本里的原话。但在一定程度上看,许鞍华也算是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正因为如此,才会给人一种看电影就像是在看萧红自传和所有人的回忆录一般。
一直以来,人们对萧红的评论毁优参半,有人说她是个攻于心计的女人,也有人说她只不过是个没有能力只能依附男人的文艺女流氓。不过,许鞍华也给出了她自己的看法。
让汤唯来演萧红,不知道导演是出于什么打算。在这里是能用我自己的认知分析一二。第一,如果是出于形象上的考虑,汤唯并不是最符合的。穿一件红色破布大棉袄,梳两个麻花辫,一张苍白的病态脸,如果不是汤唯,其他演员也可以在外貌上达到这样的标准,另外,小小说一句,汤女神的个头是不是也太高了。第二,汤唯一直被冠以“文艺女神”的名号,演的角色或清新或高冷或搞笑,女神痕迹太重。有些东西是演不出来的,萧红那样的生活,灵魂上是够不到的。汤唯太美,演不出萧红的坎坷,以至于在看汤唯穿着不同款式的衣服从春到冬,从南到北,都有种看时装秀的感觉。从汤唯之前的影片和她的获奖情况来看,演技也是不俗的,所以从适合不适合这个角度来看,汤唯是个失误。冯绍峰和汤唯,男女神的爱情。然而,这里的票房影响,明星效益不想多说了。另外,不得不说的一位演员就是王志文。很多导演拍年代戏都很发愁拍鲁迅,选角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作为一个国民英雄,鲁迅这个名字怕是比革命领袖都要深入人心。而在《黄金时代》里请王志文来演鲁迅,可以说是本片最大的亮点了。从外形上没有什么可说的,尽可能的接近。鲁迅的谈吐,抽烟的动作,儒雅的长衫,看稿的习惯可以说都十分到位。王志文用他高超的演技表现出鲁迅生活中的一个个细节,正是这些细节才让人感受到人物的真实。由内而外的告诉别人——这就是鲁迅。
可能只看一遍还不能琢磨透。很多镜头现在想来竟不知导演的用意,比如说,在玛丽医院站在窗边的骆宾基回头看了一眼镜头,欲言又止,背对镜头转身离开。影片中和萧红关系密切的几个男人:萧军,端木蕻良,骆宾基这三人都没有出来对萧红产生任何评价,不知这是不是导演的特意安排。就算是在回忆二萧分手的原因时都不是萧军和端木自己出来讲述,而是聂绀弩对着镜头说:“老年萧军这样说……老年端木这样回忆……”
影片最后,萧红被转移到临时医院,没多久就不行了。这时有个镜头特别抓人,整个病房里只有萧红一个病人,还没来得及把她抬到病床上,还是躺在担架上,担架放在地上,这时走过来一名护士,没有看萧红一眼。之后萧红便闭上了双眼。其实我一直在等汤唯说那句话:“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但是没有。反而是回到了童年的家乡,说的是《呼兰河传》。

    ps,今天又看了《女人四十》,我觉得反而《女人四十》的镜头更洗练,虽然风格不同,但若在各自风格体系中打分,我认为《女人四十》还是更胜一筹。不过这并不妨碍《黄金时代》的意义,如果对比起来,更显得《黄金时代》的特殊,在许鞍华做出了《女人四十》那样一个格局、一个镜语组织,并且大获成功之后,她并没有一路走到底,20年之后,又做了一个完全不同格局,不同结构组织的片子,这本身就是值得尊敬和赞许的。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那是许鞍华的影视呢,启发客官思索获得的纵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