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复仇这一行动不断被延宕的过程,缺乏人物之

2006年10月28日伦敦雾

2、恋父/兄

冯导演的聪明只能是市井的聪明吧?缺乏历史内涵、文化底蕴、对人性的深层理解,到拍摄这些大场面,就捉襟见肘,力不能支了。

1、恋母

古装戏、虚构的朝代、模拟莎剧剧情和台词、《韩熙载夜宴图》的画面风格、杜撰的人物关系,缺乏人物之间血肉的真实感情和性情,这让冯导演所有的努力、才华与豪华制作都变成了水中月、镜中花,人没有附着的真实,如同木偶与傀儡。不过是一场盛大的仪式而已,让我想起当年在珠海“新圆明园”中看到的皇帝大婚仪式,热闹虽然热闹,看后也就忘了。什么也说明不了,什么也解释不了……

青女与殷隼那句台词“哥哥心里有你”居然出现了两次,也未免太搞笑了。 虽然的确在读到原著之时,我也敏锐地嗅到了这对兄妹之间的暧昧气息,哈哈。但个人认为,Hamlet一剧中的此种色彩,可以视为从“女儿”——“女人”的过程中,女性成长心理的某种隐喻。恋父/恋兄,从女性自我成长的意义上而论,可以视为与爱情对应的另一面,象征着的是童年期的纯洁无暇,即“女儿”状态。也正因为此,在Hamlet中,奥菲利亚与哥哥讨论的话题,并非爱情,而是贞洁/童贞。

拖了许久,终于看完了从拍摄之初便被持续炒作,上映后被多方诟病的冯导演的鸿篇巨制《夜宴》。


怎么说这种感觉呢?画面绚丽多彩,视觉效果眼花缭乱。总体感觉像一场化妆舞会,人物之间戴着面具在对话,关系和性格都是不真实的。既然都是假的,那么一切情感纠葛就不具有打动人心的魅力,最后只好沦为观看古装风光片了。

集体乱伦

一开始就是杀戮太子的戏,竹林和习武台颇像《卧虎藏龙》的风景。黑衣羽林戴着面具,很像《指环王》中黑衣武士,尤其是骑马涉水时的镜头,让我想起追杀弗罗多的情形,感觉摹仿痕迹太重了。

杀还是不杀

而在〈夜宴〉里,人文精神的内核被完全地抽离,而只剩余了血腥的暴力和让人哭笑不得的色情画面,一切的人物(尤其是婉后)都恰恰失之太“过”。如果说Hamlet在其接受的后期,逐渐被解读为人文主义者/知识分子的写照,那么在〈夜宴〉之中,却是一群利欲熏心而极浅薄浮泛的人上演了一场丑陋且无聊的闹剧,令人只能掩鼻而过。


对于讲述故事而言,这或许是一个不无聪明的选择。然而问题在于,由此而始,儿子对父亲的感情难免显得有些可疑。原著的严肃性也是在此遭到了第一次背离。故事里的人物,在甚至尚未出场之前,便都集体沦陷进了一个只剩余欲望的迷宫。如果说原著的主题可以最简单化地被命名为“拯救”(自我拯救与社会拯救),那么,在这部电影里,却只剩下了人性本恶的群魔乱舞。

其四,顺便说一句,不贞的女人死于她的合法丈夫之手,这也恰恰是一切市井文学永远乐此不疲的套路。

我一直跟小孩辩论,关于Hamlet到底爱不爱奥菲利亚。但是在这部电影之中,我必须将太子与青女的故事首先写在这个标题之下,甚至放置于厉帝对婉后的滚滚情欲之前。因为冯小刚已经用他赤裸裸的市井语言,迫不及待地推出了他的理解版本。


于是,在美丽的镜头里,诗化的性暴力再一次出现了。这个破王子,他不思考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一个色情狂,真是要命。``XX能够产生爱情,真是广大的当代男文人们深切厚爱的主题吖~~~

继弗洛伊德之后,恐怕再也没有人怀疑过Hamlet的恋母情结,(Oliver版本的电影里也作了多处暗示)于是在这个故事的中国闹剧版本里,为了更高的可信度或者合法性,“聪明”的冯导演将亲妈置换为了后妈,并且是一个比王子还要年轻四岁的年轻貌美的后妈。冯导或许是认为,让中国人看一个二十岁的王子跟他四十岁的亲身母亲暧昧不清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又或者是章子怡mm到底不愿意扮演一个被欲望俘虏的中年女人。总之,这个在人物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变更在电影展开的瞬间便已经透露,并且奠定了整个故事发生的基调:这是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第一次背叛发生在开场草草交代的前故事阶段:儿子的爱人被父亲所夺。

而厉帝在此剧中其实挺可怜的,似乎除了房中事之外,他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太的作为。原本是一个西方的,并且是12世纪的未开化的小岛上发生的故事,但是冯小刚作为中国市民导演的特征,导致他必然会加入一个东方式的经典命题“不爱江山爱美人”。然后塞进高度文明繁荣的五代十国。普天之下,莫非情种,把一切故事情爱化,这真是所有的情节剧编导乐此不疲的崇高理想。

当然在厉帝处,情与欲显然也已不可分。在城墙上观赏杖毙裴洪那一幕,一番饱含性暗示的对话之后,葛同学脸上浮现出的欣慰笑容简直是注解猥琐。是可忍,孰不可忍。至于他最后甘心受死,确也是在知道了婉后的背叛之后,心如死灰再无所念。一个大反派终于成了琼瑶奶奶笔下的情圣。无奈却是一个可怜且可鄙的情圣。

克劳狄斯被冯小刚彻底糟蹋了。一个成功丰满的反派形象,其意义原本丝毫不会逊于正面主人公(虽然在〈夜宴〉里,我不认为存在任何正面主人公),但厉帝与克劳狄斯的形象却实在相去太远。克劳狄斯初次出场,在群臣之间的那一番宣言堪称经典。王者之风气象万千,着实是一个狠角。

到了这里,〈夜宴〉和〈Hamlet〉确实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和〈雷雨〉更没有。〈Hamlet〉的主题是拯救,〈雷雨〉是压抑,而〈夜宴〉则是寂寞,由背叛而带来的寂寞。寂寞是自私的人伴随一生的心魔。最终我愿意在这个意义上接受〈夜宴〉。至于爱情能否解除寂寞,我却只能一笑置之了。

关于寂寞,推荐两部更值得一看的电影。〈大路〉和〈the big blue〉。

其三,在Hamlet中,老Hamlet的鬼魂庄严地踱步,出现在凌晨来临之前,向王子昭示自己的不幸。而在《夜宴》里,流血的盔甲却在阴暗的宫殿里始终矗立,如同一个冷冷的旁观者,带给人的是极度可怖阴森之感。何况盔甲出现的第一幕,也正是葛优的出场。人与盔甲合而为一的时刻,也正是这罪恶宫廷里的恶的传统,过去现在与未来融合的时刻。在这个意义上,盔甲作为面具的同义物,更可视为对恶的象征。因此,也可以说是恶/欲望/背叛/仇恨杀死了婉后。或者,我们再用一下那个已经被滥用无数次的词语吧。

全剧之中二者最令人震惊的“对手戏”是在回廊之中,几近癫狂的Hamlet紧握奥菲利亚的手,几乎将她摔倒在地,口中呼吁的却是“进修道院吧”“怀孕是可耻的”“出生是一种罪恶”(诸如此类,完全不保证是原文。)这一场景难免显示出了某种猥亵的色彩,但其重点是Hamlet在那一刻陷入的对人生的彻底怀疑与否定。这是一种西勒尼式的智慧:“对你来说,最好的事情是不要降生。而其次的,就是死亡,立刻死亡。”而基于这一令人癫狂的痛苦思索,他对奥菲利亚的建议是“进修道院去”——可是真奇怪,冯小刚非要让太子把青女搬上床,并且是通过暴力

〈夜宴〉对〈Hamlet〉最明显的一个精神飘移在于,原著根本就不是一个典型意义上的复仇故事。莎剧的重点与其说是复仇,不如说是不复仇,是复仇这一行动不断被延宕的过程。〈Hamlet〉是一部令人敬畏的书,不在于莎士比亚采用了何种骇人听闻的写作方式,或者编造了任何匪夷所思的奇谈故事,而恰恰是在“复仇”这一行为被不断延宕的过程中,对于生存与死亡、偶然瞬间与必然永恒、思维与行动、人之有限性及某种“类原罪”意识的反思。超越了文艺复兴时代人性张扬的精神狂欢,超前了几百年的转身忧叹穿透了时间与空间的隔离,真实而悲怆地达到了人类灵魂质询的最高度。看〈Hamlet〉,感觉到的不是邪恶的恐怖,而是震慑,或亚里士多德所谓“悲悯与同情”。莱辛曾称伏尔泰笔下的鬼魂是故弄玄虚吓人用的,莎士比亚的老Hamlet却从未丧失其庄严,其意大略也正在于此。

情欲写真

是人性。

但是在电影之中,女性自我成长的心理,被外化为身为年长者的男性对其明显的占有欲望。所以只能说,〈夜宴〉的一个显著特点,便是将原著之中的种种隐喻都在形而下的层面上发扬光大,大多数情况下是仅仅保留一个情欲的面具,终于搞出了一个五毒具全的东西。此为其例之一,还有两例,后面再述。

其二,杖毙裴洪,厉帝似乎不经意地说出,这原是裴洪为先帝创的刑罚。这既是一个最妇孺皆知的“报应”命题,同时也进一步固化了那个淡淡的开头传递的信息:先帝不仁。古老宫廷的罪恶,并非自厉帝而始。最终落了片白茫茫大地却丝毫不干净,血染尽了人心的邪恶。杀人的盔甲与变态的王子一样,被复仇的欲望所捕,必将一切引向毁灭的渊薮。

1、无鸾

其一,盔甲首先是先帝的象征。如前所述,这个故事最初的开端便是先帝夺太子爱人。因此如果这是一个欲望的迷宫,先帝正是这一切恶的肇始。第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正是以先帝为缘由。

似乎这是导演力图表现的主题。寂寞。人与人之间是无法理解的。理解了,就不寂寞了。与此同时,青女用她弱小的声音在提出另一种截然相反的价值:有了爱,就不会寂寞

寂寞宫廷


《夜宴》在基本情节和人物设定上,几乎完全套用了〈Hamlet〉的框架。其中的对应关系显而易见,不必一一列举。然而夜宴充其量可以称为一个搞笑版本,因为它对原著的精神发生了完全的偏移。人物本身具备的内涵被剥离,留下的仅仅是一个空壳。平心而论,〈夜宴〉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差,只是恶搞已经成为我们更为熟稔的文化态度,而冯小刚把握这样的题材时也确实力不从心。个人并不认为冯的导演才能在这里出现了突然性的下滑,只是沐猴而冠,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没必要闹得这么贻笑大方。怪丢人的。


2、厉帝


谁杀死了婉后

简单说几点吧,没条理没头绪,信口而谈

在Hamlet一剧中,奥菲利亚与其说是王子深爱的女人,不如说是一个象征:或许可以存在的脆弱理想之物,或者采用一个更宗教化的说法,是一个圣杯。she is nothing but beauty。对于这个女孩身上显然存在的软弱之处,和这对似乎未曾有过太多思想共鸣的壁人之间是否能有真情,我暂且持保留态度。

我的感觉,是盔甲杀死了婉后。

〈夜宴〉的美工真是不错,画面和道具,可圈可点。但是,如果一定要将一个那么狰狞而美丽的面具摘下,缓缓露出一张特写面孔,那真的不该找这么一张喜剧的脸……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是复仇这一行动不断被延宕的过程,缺乏人物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