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5娱乐场但萧红又是我很陌生的一位女子,一开

一开始听说许鞍华要拍“黄金时代”,我的第一反应自然是陈清扬、王二和王二的小和尚。
许鞍华的拍摄手法向来细腻、自然、朴素和克制,这些习惯让作品大多呈现着小人物的故事。哪怕故事情节松,散但由于内在的强烈的情感的维系,整部电影仍然是连贯的而不是零散的。
    但“黄金时代”却是另一回事。
萧红的一生生于乱世而死于乱世,风雨飘摇的山河里有个颠沛流离的女子,一笔一墨都那么豪迈那么真实,看似纤细又刚烈的刺骨。她的一生在电影里被拆散,又重新整合,大段的叙述随着时间的长河流转,却在中途又加了几个插叙弯儿,看着十分晦涩。演员们既是角色又是旁白,像是在说故事又像是在经历故事本身。这样的编排有作者自己的用意,但对于像我这样的俗人来说没有知识的积累,一切都是零碎的,让人需要集中一切注意去抓住任何一个线索,这实在是有些疲累和难懂。大的时代背景下,只描写个人的确显得有些贫乏,80年前人的情感也难以使观众产生共鸣。
萧红这个形象是近年来大荧幕的宠儿。原本民国四大才女加起来也传奇不过一个“绿茶婊祖”林徽因。张爱玲算是四大才女中最名声在外的一位,却少有人拍过张爱玲传,大家的眼球都放在了“色戒”上。碰巧那也是汤唯的作品。
我自认为不爱看书,这些大雅之人我顶多也就了解些生平,最多加些历史课上的野史。萧红在我心中一直是个又红又专的人,看她的面相似乎是刚正不阿的甚至带着些寡欲。事实证明,我看人面相的水平真真是差了些。
这段时间断断续续的在读《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传》,一个是民国时期的才女,一个是后现代行为艺术的女王。两个人传奇的人生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着相似和重叠:人生十分盲目的初恋,疯狂的逃离家庭,青年时经历了一种可怕的清贫,事业的巅峰期都是与爱侣的组合期,最后又都不欢而散,乌雷和萧军甚至在理想主义上都有着惊人的相似。可惜与一生最爱分道扬镳成为这两位女性命运的分水岭。玛丽娜在90年代开始走向独立,她打破了自己设立的的“艺术核心”,开始游走在商业与艺术的边缘,从单纯的创作向艺术史的创造进发。在对身体的控制和对能量的追寻中不断探索和提炼,不仅在商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开拓一种全新的认识自我精神的方式。而萧红却在与萧军分手之后嫁人,带着清贫和病痛创作,坚持自己写作的立场,在童年和青年时代的记忆中找寻写作的素材和线索,最终完成了超越《生死场》的《呼兰河传》。
虽然萧红的人生相比阿布拉莫维奇,更为短暂和凄凉,但如电影里许广平所说“贫穷和困苦谁不知道,但萧红却能写的那么真实”,这是阿布拉莫维奇通过任何禅修和禁欲都无法体会的。
其实电影根本没有看完就退场了因为肚子好饿。还有萧红我跟她也不熟,作品一部没看过。许鞍华选取这样的题材我觉得不算成功,倒不如真的去拍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反倒是她擅长的领域,又能通过王小波式的流氓发掘出一些新的东西。另外,我发现“才女”或多或少都带着婊的成分,到底是:不“作死”还怎么当作家?

傲娇的女子,只得一生
从《黄金时代》之后,我就一直想写一篇关于萧红、关于《黄金时代》的文章,甚至于已经着手码了近千字,最终还是不尽如人意被我拖进了回收站。说来奇怪,这般纠结却又让我放不下的习作几乎没有,这是我十分喜欢的电影,照理要写一篇观后感应该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却不曾想因为这部电影是萧红的电影而让我有些无从下手。
萧红是我很熟悉的一位女作家,她的生平故事耳熟能详,她的代表作品也都读过;但萧红又是我很陌生的一位女子,读她的作品也无法读懂她的内心,了解她的生平仍旧抹不去她的名字带来的神秘感。第一次知道萧红,她是以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身份与张爱玲、吕碧城、石评梅一起出现的。张爱玲的声名之盛让其他三人显得不那么引人注目,吕碧城留给后人的出于才名之外更多的则是其作为女性在跌宕的民国年间留下的活动轨迹,而低调短暂如石评梅则真真只是传说中的才女了。萧红名不如张爱玲,貌似乎也逊于吕碧城,她只有一样在我看来无人出其右——傲娇。
一个才华横溢又傲娇的女子实在是很有魅力,萧红就是如此。她至情至性,20岁就跟随已有家室的表哥私奔,之后又走投无路投奔曾经被自己抛弃的未婚夫,与萧军谱写下荡气回肠的爱情之殇,最后将一生唯一的一次婚姻交给温润如玉的端木蕻良。她的这番经历,放到任何一个同时代的女子身上,大抵都会被冠以和“浸猪笼”程度差不多的言辞,但恰是萧红,因为她的才华性情,我们才会评价以至情至性。因为在她的这些经历当中,饱含的不仅仅是一个女子乱世求生的诉求,而是一个作家对于自己内心的向往和释放,每一次的出走与回归,都使得她在文学上产生崭新的思想,心灵上也得到属于自己的慰藉。
萧红的一生很难说是快乐的,与表哥私奔是为了逃离毫无温情的家庭,投奔未婚夫汪恩甲是因为被表哥无情抛弃。就连与萧军的相遇,也是在被汪恩甲抛弃之后的困顿之中,看到的一丝心灵的希望。在将一生所有的激情给了萧军之后,端木的温润便成了这个女子最后的依靠。像萧红这样的女子,感情上大多都是为了爱情和理想奋不顾身的,世俗的束缚于她们是虚妄的,唯有内心深处对爱和自由的呐喊才是支撑她们的力量。张爱玲、庐隐、丁玲莫不皆是如此。后人在怅惘感叹的时候,也不得不佩服她们的勇气。
萧红是才女、是作家,她的所有的一切经历,都是因为天赋而生的对文字的热情驱使,使得她一定要找寻到一个创作的境界。一个年仅20来岁的女子,写出《生死场》这样的作品无疑令人惊讶。写作的人都知晓,文如其人是亘古不变的规律,无论风格如何、形式如何,文字一定反映的是作者的心情、心境和心性。《生死场》里流露出来的气息,让人不禁心生压抑,尤其是其对于女性生存,磨难的描写,让我读完一遍以后很难释怀。萧红的笔触是感性的、平实的,正是因为平实所以真实得不容忽视,一幅幅场景就那样透过文字映入脑海。由此可见,从孩提时代就看着年轻的母亲因受不了父亲的暴打而吞鸦片自杀的萧红,从父亲身上得不到丝毫的温暖,祖父离世后她就离家从此过上流浪的生活,敏感聪慧如她,在文学上表现出来的那种真实、惨痛的情绪也就自然而然了。等到写《呼兰河传》,那是1940年的香港,萧红去世前两年,缠绵病榻的她开始了对家乡的书写。当她已经经历了与萧军的分手、与端木的温暖到疏离、失去孩子的伤痛,还有被她奉为偶像和人生导师的鲁迅的逝世,萧红的情绪已经酝酿至顶点,就等着在一部作品里喷薄而出了。
所以《呼兰河传》称得上是画卷式的作品,那是萧红记忆中的家乡,一个北方小镇的美丽和朴实,愈加深厚的仍然是萧红文字中抹不去的对生活艰难、人生困苦的深情。这是她自传体的作品,不单是因为写的是她故乡的故事,也是因为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是凝聚了萧红已走过的人生的酸甜苦辣。完成《呼兰河传》后不久,萧红就去世了,这个一生传奇的女子只在世间奔走了31年,却成为了“30年代的文学洛神”人生太短,故事太长,来不及回眸。作为读者、观众,面对萧红的一生,或许只能轻叹一句“不懂你的为你忧愁,明白你的叹此生值得一游”。
描摹萧红的一生,许鞍华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在竞争激烈的电影界,许鞍华的一如既往的文艺气息,傲娇而不自知的气质,恰如萧红。身为女性,她十分擅长将电影中的女性角色拍出独特的气质,每一个人物都有着一份许氏的优雅和坚韧;作为新浪潮的主将,对于萧红这样走在时代前列的人物的精神世界无疑具有共鸣。而选择挑选汤唯来饰演萧红,便是许导慧眼独具。汤唯的文艺范儿在一线女演员中当属翘楚,而其自性洒脱的气质十分契合萧红的作家身份。林夕和罗大佑联手打造的宣传曲《只得一生》,成为最亮的点睛之笔,“人生太短故事太长,你不要回眸。总要突然选择逗留或冒险出走,总要昂然决定低头或从容战斗,总在倾听内心呼唤一去不回头。管它冬夏炎凉也写下了自己的春秋。”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8455娱乐场但萧红又是我很陌生的一位女子,一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