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文章務必點進原文給作者大大愛心跟留言,

片頭12 分鐘的一鏡到底, 八個主角接續出場. 從廣場, 單車, 快車道, 到W hotel 門口, 大堂, 電梯, 房間, 15 樓窗內至窗外, 拉上16 樓, 窗外至窗內, 開門, 走道, 員工電梯, 廚房, 電梯,按鈴, 開門, 環繞室內, 出房門, 客梯, 大堂, 室外, 人行道, 回頭, 上車, 司機, 車窗外, 高樓, 紅氣球, 天空, love 動畫題字.
有人說中間有剪接, 老實說,牒片倒轉好幾回, 我還是看不出破綻, 只有15-16樓窗外那段怪怪的.
就算如此, 李屏賓的運鏡工力, 和豆導的開創,不禁讓我們豎起大姆指. 蘇可諾夫的<Russia Ark> 是一鏡到底的傳世經典, 但<愛>的片頭也值回票價. 到是中見若有NG, 這些大牌會不會在台北大熱天炒將起來? 花了多少時間才完成這個鏡頭?
接下來的人物穿梭, 就不多說了.

AO3原文/作者Mishafied

  

【譯者的話】

作者的摘要每次都惡意滿滿,我很喜歡

喜歡文章務必點進原文給作者大大愛心跟留言!

【摘要】

他鬆手,Newt墜落並放聲尖叫。

【作者的話】

你們的留言實在太驚人了,你們簡直是天使。另外,EstherCloyse用polyvore做了這個,我實在太開心了一定要跟你們分享:http://www.polyvore.com/cgi/set?id=215157601

我會使盡吃奶的力量在星期日晚上的時候完成下一章,否則我可能得等到星期二才可以更新了。可能有點吃力,但我想我行的<3

【正文】

第十二章 躲藏

這一次他們沒有偷車,而是開Queenie確實在公寓外留給他們的車子。Percival可以真實感覺到Newt全然鬆口氣的吐息。

但同時Percival有點難過他這次不能偷車,那有點刺激。不過他沒跟Newt提過,他覺得自己會得到一股怒視或失望的眼神。

此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專心執行計畫。他們有幾箱的食物在後車廂,裡頭塞滿香菇跟卡布里串(註1),把手槍跟刀子藏得好好的。Queenie像一位魔術師,要求任何事,她便熱情滿滿地變出來給你,而且動作迅速。這城市似乎有一半在她的手中,隨時任她差遣。

「待會我們會正大光明地進去,再溜出來。」Tina在她畫的大樓草圖上繼續解釋。「給我完完整整的三分鐘,你們再離開廚房。時間夠我去保安室調整監視器了。」

「了解。」

「復述一次廚房的監視器在哪裡?」Tina問,向後看著Newt。很明顯,如果動物學家打算硬黏著他們,她就要在每件事情上考驗對方的能耐。依她的行事風格,這一切結束後Newt大概就有擔任探員的資格了。

「第一間廚房右後方角落,第二間房間門口正對面的角落。鏡頭向左轉經過第一個門口,向下照到第二個門口。」Newt重複她先前精確的說明。Tina點點頭,似乎很滿意,至少在這時候沒錯。

8455娱乐场,「太棒了,你剛剛過關拿到寶藏了Scamander先生。」

這句話幽默感十足,但Percival可以看到Newt低頭回應時咬緊牙根。剛剛前去關心Newt時他已經跟Percival討論過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生存下來,而不是向別人求助。

不知為何Percival有種感覺,Newt的機智聰敏會再次幫上他們,可能還不止一次。

「我們快到了。」Percival說,開進右邊的街道。他看見餐會的貨車停在前方遠處,那周遭匆匆忙忙,裝著食物的箱子被來回載送。「只要裝作他們的人走過去,顧好我們的箱子就行了。最壞的結果就是讓其他的員工打開塞香菇的箱子、發現裡頭的手槍。」

他把車子停在一旁,他們三人都戴上餐會制服的帽子。Percival再次看向Tina跟Newt、確認他們已經準備好,隨後下車打開後車廂。

他們拿的箱子都印有餐會的標章,Percival帶他們到街角附近,走進吵雜的人群,每個人忙著把餐會的箱子卸到拖車上並送進大樓。Percival把自己的箱子放在拖車最上層的箱子上,Tina和Newt跟著他動作,隨後他帶頭走向大樓的後方入口。

就跟他和Tina想得一樣,執行餐會維安的保全對他們完全沒有興趣。當看他們穿過金屬探測器時,那兩個男人幾乎沒抬眼。一到另一頭他們馬上從拖車拿起箱子放到廚房一側,就在監視器的死角中。

他手腳飛快地把手槍一把交給Tina、一把交給Newt。幸運的話他們就不會用它們,在這棟特別的大樓裡引起恐慌是最糟糕的事。收好武器後他們需要找地方脫下餐會制服並把衣服藏好──附近的置物櫃再適合不過了。一等到四下無人他們便溜進去。

「我先走。」Tina說,脫下帽子丟到一旁。她拉開餐會制服的拉鍊、脫下衣服,露出底下俐落的褲裝。「在這裡至少等到三分鐘再走,我會掩護你們。」

Percival點頭,他脫下衣服露出休閒正裝,Newt也跟著動作。Tina已經把制服收進架子後頭,接著做了一個深呼吸,開門離開置物櫃區,並在身後關上門。

「Newt。」Percival喚道,停下動作幫紅髮青年整理領帶。「我待會讓你帶路,我會告訴你該往哪走。」

Newt抬頭睜大眼。「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是最不可能被認出來的人。如果有人經過,我可以藉由你躲開他們的視線,更能降低被發現的危險。」Percival解釋,「只要跟著我的指示、試著裝作你知道要往哪裡去。自信是迴避一切的關鍵。」

「自信,好。」Newt說道,然而他看起來最缺乏的就是自信。事實上他看起來甚至有些氣虛。Percival捧起他的臉龐輕輕一吻,試圖鼓勵他。

「你已經辦到了。」他說完查看Queenie給他的拋棄式手機(註2)。再過一分鐘他們就必須上樓梯。

「你知道我不曉得怎麼用你給我的槍,對吧?」Newt問。Percival輕笑。

「我清楚得很。但我隨時都在你身旁。如果有人會開槍,那就是是我。」他說。「最高原則:除非你已經扣上扳機,否則別拿出手槍瞄準人。」

他又查看一次手機,是該走的時候了。「我們出發吧。」他推開一條門縫查看、確認外頭淨空,隨後把門全開,用手肘輕推Newt。「在門的右邊,右轉到走廊,接著直走直到看到電梯。」

Newt點頭,接著開始帶路,Percival跟在他幾步之後。他對沿路上的監視器神經質地疑神疑鬼,但警報沒有響起,也沒有監視器改變前進後退的模式,顯然Tina已經抵達保安室並影響了監視器。

去電梯的路上只路過幾個人。那些人對他們毫無興趣,帶著文件或拿著手機,注意力全放在其他地方。他們踏進第一台打開的電梯,Percival按下三樓的按鈕。

「出電梯後左轉,第一個交叉再左轉,然後走到走廊盡頭後右轉。」Percival說得很快,Newt點頭,全身都緊繃著。Percival伸出手、掌心貼上對方的後腰,大拇指輕撫襯衫和背心的布料。「深呼吸,Newt。目前為止都很順利。」

Newt稍稍放鬆下來,但依然緊張。

電梯叮聲響起,鐵門滑開。Newt做了一個深呼吸,便帶頭往走廊走去。這裡似乎杳無人跡──但當他們到第一個交叉口,某個人轉向角落。某個Percival認得的人。Abernathy這個名字自動浮現,以及一段記憶──

*
*

瘦小的男人把一杯咖啡端到他桌上,給他一抹微笑,是那種大肆宣揚心機的笑容。Percival挑眉。

「我……沒有請人給我咖啡,Abernathy。」

「我知道,長官。但您工作得很晚,而我知道您沒下樓到休息室,所以我想您可能會想要一杯提神飲料。」

「……好吧,嗯,謝謝你。」

一陣侷促不安的等待。

「……你可以離開了,Abernathy。」

「是的是的,當然,現在就走,長官。」

與此同時,Percival了解到自己絕對不能被這個男人看見。「Newt,掩護我。」他悄聲說,接著逃到距離最近的開放房間,躲在牆壁後頭。腳步聲越發接近,接著是說話的聲音。

「停下來,你上來這裡做什麼?」Abernathy問。Percival屏息祈禱Newt應付得來。

「噢,我……我很抱歉,我正在找廁所,恐怕迷路了,這裡有點像迷宮。」Newt回應,接著沉默襲來,Abernathy再次開口說話。

「洗手間在一樓,在餐廳隔壁。」

「好的,對不起。我會、嗯……去,然後──」

「我認識你嗎?你看起來很眼熟。」

Percival想咒罵出聲。他攢起拳頭、青筋浮出,無聲地為Newt乞求,希望他可以順利度過這著個小波折。

「我……我不認為我們認識,我在這地方沒待幾年。」

「從英國來的對吧?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嗯……Edward Farrell,在阿不思野生動物慈善委員會。」Newt解釋,使用了他的假名。又一次令人不安的沉默,Percival的手開始滑向藏起來的手槍。

「好,接下來。」Abernathy說,聲音惱怒。「這樣吧,洗手間在樓下,你不應該上來到辦公室區,因為你找到回去的路了,你會吧?」

「當然,很抱歉給您添了麻煩。」Newt說,接著是踩上樓梯離開的腳步聲。Percival鬆了一口氣。過了好一段時間Newt才溜進房間,他看起來也嚇出一身冷汗。

「他是誰?」他悄聲問,Percival乾笑。

「Abernathy」他說,相當確定這個名字。「他曾經一直『幫』我的忙,想對我得寸進尺,是一個愛拍馬屁的混帳。」

「那我們要快點。」Newt說,朝門口撇了一眼。「我不知道他有多相信我。」

Percival點點頭。他們再次移動,這次稍稍加緊腳步,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掩護隨時都有可能失效。

如果真的發生了,Percival會朝Abernathy的膝蓋送上一顆子彈,只是為了好玩。可能還有另一顆在對方的老二。

然而又過了兩個走廊,他們還是沒有遇上其他人。大部分的人似乎都下樓參加餐會了。他們抵達走廊盡頭的門口,上面依掛著「行動處副處長Percival Graves」的門牌。他轉轉門把,當然被上了鎖,幸運的是他已經有先計畫過了。

喜歡文章務必點進原文給作者大大愛心跟留言,有人說中間有剪接。他朝走廊瞥了一眼,拿出開鎖器。他把工具插進鎖頭,仔細注意鎖頭的轉軸、一次次微調,而後打開了門鎖。他推開門走進去,當Newt一進來他便把門關上。

他打開電燈後映入眼簾的畫面流入一股熟悉感。辦公室全是溫暖的紅木跟光潔閃亮的表面。一張長形辦公桌、皮革座椅,一箱放著獎牌獎狀的箱子,以及陳列在牆面的書本。桌子後面有一顆地球儀,上面有一大幅華盛頓紀念碑的畫作,側邊掛著兩張文憑。

他忍不住好奇。他繞過辦公桌走過去:一份是耶魯刑犯罪司法研究碩士,另一份是企業管理碩士。

記憶回流原處。在深夜時不斷喝著冷咖啡埋頭讀寫,直到自己無法組織任何一串文字,他父母的認可──

──那場車禍,那通電話,在辦公桌,無法負荷的衝擊──

他突然屏息,身體僵硬。他感覺到Newt的手掌碰觸自己的手臂,但他說沒辦法說話、沒辦法安撫對方,還不能。

「Percival……?」Newt問,只朝那些文憑一瞥又滿懷擔憂地看向Percival。

「我的父母。」Percival吃力地說,他聲音哽咽且鎮定。「我剛才想起來他們死於一場車禍,就在我任職CIA不久。」

Newt的擔憂化成同情。「我很遺憾。」他說,Percival搖搖頭。現在記憶正以更快的速度一一回歸,但仍有一大部分還沒喚回。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沒事。」那股悲傷只在一開始的瞬間重重衝擊,現在他的心緒已回歸原處,他冷靜下來。他哀悼他們,不過同時也知道他們以自己為傲。他是他們的獨生子,他們給予他最好的,而他努力證明他們的付出毫無白費。

他會成功的。冥冥之中有種感覺告訴他,他們依然會伴他的左右。

不過他們已經耗了太多時間。探索回憶之旅是很好,現在卻不是時候。Percival抓起放在辦公桌旁的皮製單肩包、塞到Newt手中。

「我會到處查看。我要你把所有文件跟任何看起來重要的物品都拿上。」Newt點點頭,走到辦公桌坐下開始翻開抽屜。

Percival環視房間,試著回想他在哪裡藏著絕對不能被發現的東西。書本看起來太明顯,甚至連一般民眾都知道藏東西的假書。牆壁上的畫後頭有一個保險箱已經老掉牙了。不,他不會做這種太容易預料、太引人注目的事。

這裡只有一樣東西讓他覺得格格不入。房間裡所有的東西都有自己的意義與用處。從書籍到桌上的筆架──最多餘的就是地球儀。毫無用處。在其他地方可能是尋常的擺飾,不過Percival只在房間看到一個僅為了美觀的無用擺飾。

他走向地球儀,小心翼翼地碰觸、旋轉,觀察有無古怪之處。上面有一條難以察覺的水平劃痕在赤道上。他嘗試撬開它卻無法挪動半分。

某種東西觸發他的記憶,他摸上地球儀頂端,轉動固定地球的旋鈕。上頭有個軟質按鈕。他按下按鈕、地球儀上半部隨之向上滑開,露出藏在裏頭的暗格。Newt轉身抬眉。

「聰明。」他說。「裡面有什麼?」

Percival朝裏頭伸手並拿出一個小袋子,他把東西倒到手中──那是一個隨身碟。

不知為何,他知道這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東西。

走廊傳來聲響和談話聲。Percival咒罵,關上地球儀。他把隨身碟放回袋子收進口袋,接著從Newt身上拿過皮革包、背上肩頭橫在胸前。「我們必須馬上離開。」不過他奔向門口時沒有開門。相反地,他將門上鎖並轉身朝向大窗戶。

Newt眼神充滿哀求看著他。「我們不行用門嗎?」他問,Percival搖搖頭。

「這次不行。」他拿起辦公桌的皮革椅。「後退一點,Newt。」

Newt退後,Percival把椅子扔出窗外,玻璃散落在地板跟外頭。他拿起桌上的打洞器,沿著窗緣敲掉殘留的玻璃以防他們被劃傷。

「我們在三樓Percival,我們不能跳下去。」Newt說話時Percival朝窗戶看出去。

「有很多的窗戶可以當手把,我們可以爬下去。」他朝Newt伸出手。外頭的聲響越發靠近、越發大聲。「快,我會先下去。」

Newt臉色有些蒼白地握上Percival的手掌並走向窗戶,但當他朝外頭撇了一眼後整個臉又褪了色。「我不行。」他語氣近乎呻吟。Percival跳上窗台。

「你可以辦到的。記住三點不動、一點動,我就會很快跟上。」

「我會掉下去。」

「我不會讓你掉下去。」

Newt迎上他的凝視,面容充滿痛苦且恐懼,但外頭有人開始轉動門把。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破門而入。

Percival感到無比驕傲,因為Newt接著像是鼓起勇氣地點頭,重心不穩地開始爬上窗台。

「別往下看,注意手腳下一個落點的位置。」Percival說,Newt點頭並艱難地嚥下口水,轉身面向建築物開始向下爬。Percival隨後跟上時,門面被人重重一擊,而後有人喊道「快點給我打開門!」

有瞬間,Percival想知道Tina到底在哪裡、有沒有成功逃走。但此時此刻他禁不起分心的後果。無論隨身碟裡有什麼,他有感覺那是所有事物的關鍵。他不能帶著這東西被抓住,他和Newt必須盡快逃離這裡。

攀爬速度逐漸慢了下來,不過當他們聽到辦公室的門又響起巨響事情又不一樣了。Newt神情痛苦地抬頭看,顫抖地吐了一口氣。Percival看得出來他開始強迫自己加快動作,手指緊緊攀住水泥磚跟窗緣的接合處。

「阻止他們!」

上頭的聲音促使Percival採取激烈行動。他抓住Newt的手臂,向下瞥了一眼。他們離地面有一層樓高。

「跳!」他大喊,接著訓練有素地把Newt從大樓扯下來。Newt在墜落時想放聲驚叫,但眨眼間就落到草皮上,他只發出瞬間屏息般的驚呼。

緊接著兩顆子彈打在他們兩人之間的地面。Percival把Newt曳到身邊,他們盡其雙腿所能開始拔腿狂奔。

在不遠處有一些樹木,更過去有條公路──再來才是市區。他們需要到市內,才更有機會甩開追趕他們的人。Percival使勁奔跑,Newt緊跟在後,他們穿越樹木到另一端繁忙的交通車潮。

前往城市最快的路徑是一條街道,那是一條穿過公路通往大樓的陸橋。這一定要可行。Percival朝那條路前進,並聽到身後的車子開始脫序準備追上來。

車流往來呼嘯,他們距離近到Percival能感收到每輛車子經過時颳起的疾風。他們不能在陸橋上慢下來,就算Percival帶Newt跑向行人絕對不該待的地方,也能聽見身後車輛的怒吼、那些探員試圖追上他們。最後他們被預防摔落到下方公路的欄杆困住,橋下四條車道的車流以每小時七十公里的速度嗡嗡叫囂。

越過陸橋後是一片更郊區的區域。他們必須到那裡,他們才有真正的機會可以逃走。

輪胎打滑的吱吱聲跟金屬的碰撞聲使得Percival跟Newt轉身──剛好看到一輛車失速撞上追逐他們的車輛,接著橫過地板剎車打滑直直朝他們而來。Percival往前方閃避,Newt則向後。當車子撞開他們中間的路燈和欄杆,Percival便失去Newt的蹤影,只剩車子半懸空搖搖晃晃的畫面。

那輛車正好打滑停在Newt先前的位置。

「Newt!」Percival叫喊,接著躍過車蓋。車燈閃爍,接著熄滅。

Newt不在他的視線中。

Percival聽見他名字的呼喊從陸橋的邊緣傳來,他看見Newt正攀住毀損的欄杆,吊掛在公路上方。他馬上蹲下身,一手攀住邊緣,伸出手。

「抓住我!」

Newt向下一瞥,絕望地試著抓好光滑的金屬欄杆,綠色的雙眼因恐懼而睜大。「我、我不──」

欄杆響起不祥的斷裂聲,這無法支撐他的體重太久。「快!」Percival大喊,Newt痛苦地看向欄杆上方──朝Percival伸出手。Percival握住他的手掌,而Newt的另一隻手也很快抓住他,死命緊抱住Percival的手臂。

如果Percival鬆手,Newt就會死。如果他沒有摔死,那繁忙往來的車輛也會殺了他。公路底下有些車子已經注意到上方上演不尋常的事,開始慢下速度,然而其他的貨車跟油罐車毫無察覺上頭的絕命演出。

Percival聽見身後傳來呼喊,他向後撇了一眼,看到有人正朝他的方向衝來──有些可能只是想幫忙的不知情群眾,但他們之中絕對有敵人。他沒時間把Newt拉回來又讓他們兩人安然逃脫。

他看向下方的車潮,看到某種──機會。一個轉機。

噢,Newt會因此恨死他的。

「Newt,我要你相信我!」他說。Newt抬頭看向他,他恐懼的神情讓Percival的心漏了一拍。

「拜託別跟我說──」Newt開始喘氣,他緊緊抓住Percival,但Percival沒有時間解釋,他只能待會在道歉。

他鬆手,Newt墜落並放聲尖叫。

Percival毫無猶豫。他在Newt之後跳下陸橋,片刻的墜落折磨後他和Newt兩人正好掉到一輛大貨車上的開放式貨櫃,裡面放著綑綁成團的乾草。這並不是一個舒適的降落──Percival相當肯定稻草戳在某些十分尷尬的部位──但也剛好減緩衝擊而沒摔傷。不過他先前受傷的腿正大聲抱怨這股衝擊,舊傷的疼痛刺痛著皮膚。

Percival馬上坐起身查看Newt。對方在前面的稻草堆上,手肘撐起身,看起來十分驚恐。Percival一點都不怪他,如果自己的男友剛從陸橋讓自己摔落到車潮中他也會被嚇得不輕。

「你沒事嗎?」他呼喊。Newt聚焦在他身上,顫抖地點頭。

「我……我還好。」隨著他坐起身,風把他的頭髮吹得更高,「那你……?」

「還行。之後的一星期我都要從皮上挑出稻草,但我想這比黏在地板還要好些。」Percival因風聲而提高音量。「貨車停下來前我們就先待著,之後我們要回到公寓查看隨身碟。」

「Tina怎麼辦?」Newt問,Percival皺眉,深思著。

「如果她被抓住了,我們要先找出她被帶到去哪裡,之後才可以想辦法。」他說。「我會請Queenie跟Credence聯絡,看看他有沒有辦法。如果有人知道Tina發生什麼事,那就是他了。」

【補充】

(1.) caprese skewer/卡布里串

8455娱乐场 1

我沒吃過,電視上的人常常吃,但我想像不了箱子塞滿這東西的模樣,應該是擺盤好不會是散裝的吧……?

(1.)burner/拋棄式手機

感謝Narciésor和黎亞的提醒,burner phone是一種拋棄式手機,沒有螢幕、簡訊等功能,通話時間依據價格從1到4小時都有,所以不用擔心被人追蹤。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喜歡文章務必點進原文給作者大大愛心跟留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