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要步张艺谋(Zhang Yimou)后尘拍大片,冯小刚(Xi

后来,等许多人争先恐后把口水吐在《夜宴》上,而且差不多要吐光了的时候,我看了《夜宴》,eMule上拉的。不是不想支持正版,而是发现正版竟然只有两声道,显然是打算品行恶劣地一直自己洗牌下去。如此态度,唾弃都来不及,何必支持。

1、为什么大导演轮番跟拍武侠大片
看<夜宴>前已经接受了很多相关信息,电视上播放的精彩片花,冯导在一次次造势上自信的表白,威尼斯电影节上的盛大亮相,最关键的是同事RIVERSTONE的好评,抬高了我的期望值.但看过之后,好象没话说,因为它没有前几个武侠大片那样明显的毛病,但也没有强到哪里去.
倒是有两个 有意思的话题:其一,为什么陈冯要步张艺谋后尘拍大片?为什么观众越来越难满足?
有人说他们拍大片是为了赚钱,有人说是为了冲奖,这些因素都有吧,但是隐秘的原因似乎还在后头.
张艺谋开风气之先拍<英雄>,说是为了转型创新挽救民族电影冲击奥斯卡都可以.但是,电影做出来却褒贬不一,甚至在学者圈里可以说板砖一片.张艺谋嘴上说不在乎,其实很在乎,不服气的他接着做了一部<十面埋伏>,广告词里全是冲着此前对<英雄>的批评来的,什么要拍普通人的爱情,要让观众感动云云,可惜观众出来了更不满意,老谋子只好暂时收兵,相当于默认失败了.当然老谋子这口气不是那么容易咽的,于是歇了一年,今年又要弄一部黄金甲出来,且拭目以待,看能不能抗的住唇枪舌剑 .
张艺谋两部武侠大片失利,让陈凯歌感到机会来了.咱们俩一直较劲谁是第五代领军人物,谁是当今中国影坛老大.如今你跌倒的地方就是我傲立的地方,如果我弄出一部武侠大片,观众喊好,就证明了我比你强,我就是老大.于是陈凯歌折腾了三年投了好几个亿,连国际影星都找来了,结果骂的更惨,激起了众多民间高人的恶搞情绪,都臭到国际了。
陈凯歌也输了,发誓不拍大片的冯小刚坐不住了。张、陈都是科班,与冯小刚不是一个路数,冯小刚一直明枪暗箭地奚落陈凯歌装深沉——想想去年冯小刚貌似给陈凯歌打抱不平多么虚伪。如今在两位跌倒的地方,如果我冯某站住了,我就是老大。其实,大家看看,中国电影界能称老大的,就这三个人,资历都比较老,前两个人有文化背景、有国际奖,冯则有市场。所以在拍武侠大片这个问题上,三位重量级导演之所以自觉地选做同题作文,明摆着是在较劲,在自我证明.
可是三位导演没想清楚,一个个大片的高投入、精美制作,已经抬高了观众的审美口味,观众的期望值一次比一次高,也就一次比一次难伺候,如果新片没有大的突破,制作班子甚至用的都是同一套,观众怎么会感到满足?冯小刚拍《夜宴》实际上把自己推到了危险的境地。
 
2、《夜宴》剧情漏洞何在?
最大的漏洞是对《哈姆雷特》原作的改动,大师的经典,那是丝丝入扣的,动一发而牵全身,不好随便改的,冯大导演不明就里,结果一点改动,满盘漏洞。
《汉姆雷特》与《夜宴〉有何不同?
首先,哈姆雷特是文戏,夜宴是武戏。
汉姆雷特中的王后是王子的亲生母亲,夜宴中的王后却本是太子的旧爱。
哈姆雷特的叔叔杀死老国王后,由于自信神不知鬼不觉,加上王妃又是哈姆雷特的亲生母亲,因此对哈姆雷特并无加害之心,只有提防之意。而《夜宴〉中的王叔篡位后,立刻派人刺杀在南方研习礼乐的太子。影片开篇的这场武戏很好看,可惜败笔大焉。 因为只有叔叔无意杀死哈姆雷特,所以他才可以从容回家奔丧,因为母亲是亲生,所以他可以随意出入宫廷。
然而,夜宴既然一开始就把太子和皇上置于你死我活的关系下,请问太子怎么可能在侥幸逃生后,还无所避讳的进入皇宫(而且事后宫)?他在遮面蓬头的状态下(不是亮明太子身份),如何会无人阻拦?即便他的武功极高,在敞亮的开放式的宫殿里也不至于与皇后肆无忌惮地比划拳脚,肆意调情啊。而皇帝明明听到了他们的调情,和关于争夺皇权的对话,怎么可能还会容忍这个皇位和爱情的强大争夺者?
很遗憾,以前几个大片所犯的错误,冯小刚一个也不少,其中一个就是人物不合逻辑。太子回来了,住就住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究竟是皇宫还是青女的家?皇后和青女如何都可以轻松接近?这个且不管,皇帝想杀太子,随便找几个人就处理了,可是不,一定要在皇宫上通过与武士比试剑术来达到,然后几个一流武士上来围攻太子,观众只有皇后与皇帝,其中一个武士偷偷把木剑换成了真剑,用这种明目张胆的蠢法子来行刺。这段戏太蠢了,明摆着是场谋杀,太子干吗要参与啊?武士换剑的时候,皇帝还故意眯眼装看不见,好在皇后功夫好,关键时刻出手相助,这也太木偶了吧。
还有这个青女,你什么角色啊?一个大臣的女儿。可是却可以随便出入皇宫。这个戒备森严的皇宫,就跟菜市场似的,谁想来谁来,谁想说话谁说。太子 要被作为人质派到契丹时,青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申请陪伴左右。皇帝大宴群臣时,皇后下了毒酒献给皇帝,正要得逞呢,青女又冒出来,说要献歌,显然这是个意外的节目,怎么皇宫演出这么随便?谁想来谁来?
这个皇后也了得,一身功夫不说,还会打马球,可以随便跟太子调情,还可以一个人出入闹市去买毒药,偏偏回朝没几天的大臣之子也来逛这个卖野药的破房子,还在这里与皇后密谋毒死皇帝造反。
而再看太子在皇宫演出揭露皇帝毒死先皇一节。为什么哈姆雷特要让剧团这样搞?因为他对父亲亡灵给他说的话半信半疑,他要试探皇叔,可是夜宴里呢,叔叔都要杀死你了?一切都很清楚,你还在这里演出,那不是找抽么?果然,篡皇当场就把他作为人质打发了。
  
3、《夜宴》台词为什么会笑场?
有人说会笑,有人说没笑,我自己的经验是,我笑了,现场很多人都笑了。
笑是因为台词不伦不类,一会古意盎然,文绉绉,一会洋腔洋调,瘆的慌,一会夹杂一两句俗语,貌似生活化,实际效果相反,一会呢,又是现代人的诗语,让人忍俊不禁。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编导不知道古代皇帝应该怎么说话,更不知道这个舶来的华洋杂交的皇帝怎么说话?于是演员的台词都很紧,都很僵,都造作。一切拍古装武侠片的导演应该反复研究《新龙门客栈〉,古人、古代皇帝也是人,要让他们像人一样 说话,说人话!
 
4、其他
    《 夜宴》的个别画面太暴力,开篇的追杀太子时,众伴读被血洗一场,实在血腥;中间一场杖毙大臣 ,连皇帝都说实在残酷了。两场调情和性暴力戏,虽然镜头暴露不多,但是暗示不好,这些仿佛都够 分级了。
但是,《夜宴》的票房不会差,因为它有商业片所有的一切号召力。大牌的导演、演员和制作班子,热点的选题,足够的造势。何况平心而论,影片谭盾的音乐是一流的,叶锦添的美术和服装,袁和平的武术指导,摄影等等一切技术 都是一流的。
但是,夜宴啊夜宴,一场视听的盛宴,可是看完了之后,却为什么不能感动?

得,也别扯远了,亮出我的结论来:《夜宴》好看,但不是一般的好看。为什么“但不是一般”呢?首先它缺乏正常的情感力量。以冯小刚的聪明和老练,当一个高级承包商不是什么难事,但如果你要求这承包商要做出震撼人心的作品,就很难。青女为什么迷恋无鸾,厉帝干嘛为婉后无怨无悔,剧本铺陈统统不顾,也就是说,编剧这个小包工头出了些问题,但是你要说这是原则性问题,又好像不是,所以冯小刚这个承包商能够宽容。

冯小刚这个精明的包工头很可能拍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赌气。《夜宴》可以说是冯式的第一部艺术电影,艺术电影,观众们一目了然还有什么艺术可言呢!以前他都一直在照顾观众的情绪,这回,冯导腻了,不干了,他还以为会有知音,毕竟人家《大明宫词》先例在前,媒体和艺术界不是一片叫好吗?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夜宴》试映,各路媒体一顿狂踩,冯导这才意识到不妙,气急败坏之时,抛下一句话:“《夜宴》考验的是中国媒体的良心!”反正,陈凯歌大导演的丑话珠玉在前,中国媒体的水平,也确实该骂。

第二点,《夜宴》仅存的情感力量是通过仪式感表现出来的。无鸾失去父亲的茫然无措,报仇的冲动和犹豫,青女唱《越女歌》的悲情和隐忍,等等,都是以象征化的场景呈现,演员如布偶,也只是场景的一部分而已。我们知道冯小刚没这理念,也没这水平,显然是叶锦添这小包工头在作为——问题是,小包工头用力过猛,不考虑中国国情——大陆观众看惯了电视剧,里头该哭该笑的都一目了然,演员们如果要表示角色不满,那就一定会很正面地用表情告诉你这个角色不满了,比如一个特写,或私下的动作,无论如何,情感都是很直露的,一定要你懂。相形之下,《夜宴》本身的情感力量,连一部电视连续剧都比不上,仪式化后,施了障眼法,那些潜在的东西,看惯电视剧的观众如何有耐心消化?

有人一直在追问我:你觉得《夜宴》如何啊?这个认为《夜宴》好的人遭到了众人的一致反对。

冯导是够累的。《无极》之后,什么人想拍这种古装大片,都累,都陈凯歌给害的。从来就市井味一身的冯小刚,这次想到了一个非常符合他个性和行事的操作手法:搞承包制。他是包工头,底下有几个小包工,什么袁家班啊叶锦添啊,搞好了说一声。我这么说不是要鄙视他,相反,我觉得他对,导演很大程度就是干这活的,尤其是在拍摄一部自己从未涉足的类型片的时候。也别说我曲解了他,他自个跟《看电影》的记者就是这么说的。如果先看过《看电影》就《夜宴》采访冯小刚,再看同一本杂志就《满城尽带黄金甲》采访张艺谋,就知道承包商和开发商之间的区别了。张艺谋拍《英雄》的时候是个还不错的高级承包商,虽然政治意识出了原则问题,但多少诚意可嘉,作为一个导演还是合格的;拍《十面埋伏》的时候,他变成了个低级承包商,圈钱用心太过,出来了个豆腐渣工程,完全不入流;现在拍《满城尽带黄金甲》,张伟平的影响渐小,他集开发商、承包商为一体,出来的,就可能有大师气象。我对《满城尽带黄金甲》是有期待的。

最终呈现给观众们的,就是这么一部多少带着一点逆反心理的电影。你说它多好,那是假话,毕竟无法以情动人,人物在大半时间里也像游魂;你说它多坏,也不对,一部仪式化的作品,能做到这个样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美工、动作、配乐却有可圈可点之处。令我愕然的是,《夜宴》上映之后,全国不分南北,统统笑场,仿佛笑场就是一部耗资上亿人民币拍就的电影所能带来的唯一效果。我觉得这个结果,对于冯小刚,对于《夜宴》,对于中国电影是非常不公平的。看电影什么时候成了一件好笑的事,尤其对一部悲情的电影而言?观众们是太没有耐心了。哪怕在黑暗的电影院,他们也无法静坐下来,体味一个承包商和他的包工头们用了较大的诚意打造出来的虚幻的世界:《夜宴》的世界,需要如片头处婉后那样一步一摇曳的姿态,缓缓踱进的;进入这个世界,你将会发现它自足而完整,有人工的刻意的雕琢的美感在,如一出出色的舞台剧,象征化了所有可供利用的元素,因而和现实世界的桥梁被处理得极其隐性。

一个多小时时间就看完了,婉后身中无名飞刀,壮烈牺牲。我觉得这把飞刀是一种挑衅,冯小刚对观看者的挑衅——你们觉得莫名其妙是吧,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我老是把什么事情都解释清楚,老告诉你们哪里该笑哪里该哭,多累呀!

冯小刚我一向无好感。看《甲方乙方》,众人津津乐道的段子,我一个都笑不出来。看《手机》,觉得四平八稳。至于《天下无贼》,我在博客上都骂过三遍了。我像这也是冯小刚郁结在心头的南方阻碍,他的东西,北方人会心,南人却不买账,我看这也不全是文化差异造成,否则,《卡拉是条狗》这样的东西为什么我就能接受呢?那里头是有冯小刚的一份功劳的。

如果非要寻找和《夜宴》相类似的电影作品,我觉得是北野武的《玩偶》,但后者显然没有挨骂,反而成为一些小资们的最爱。也就说这些吧,我不是故意和大家的观感唱反调,我确实觉得不错,确实一次也没有笑场,确实在《越女歌》想起的时候有些感动,也确实觉得,《夜宴》的世界,对于被明里挑逗惯了的观众,有难以横越的隐痛。总之,入戏很难。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冯要步张艺谋(Zhang Yimou)后尘拍大片,冯小刚(Xi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