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已死但渴望回归的灵魂在这场旅行的结尾都

据说“地球是平的”现在是一句真理,据说《地球是平的》现在很畅销,据说《地球是平的》是现代社会的行为守则,据说《地球是平的》几乎就是详尽版的世界地图,据说《地球是平的》不应该推荐给女生看否则容易被认为是在暗喻讽刺挖苦……

   一向对本山大叔存有好感,在他为数不多的几部电影作品里,所塑造的银幕形象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赵本山喜欢饰演小人物,将普通人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用幽默的方式呈现出来,每当我们笑过之后,都不尽细细咀嚼其中的酸楚,耐人回味。
   这回本山又来了一次“本色演出”,一个民工为完成对死去老乡的承诺,不远万里将老乡遗体送回故乡。在这样一场背尸回乡的奇异旅行中,他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世态炎凉,人间冷暖一幕幕的上演。而本山的表演堪称入骨三分,一个朴实忠厚的农民工,在这样一场“旅行”中遭遇了无数的委屈,但难能可贵的是,他用自己特有的幽默呈现了这一路的风景,将这个笑中含泪的故事一路诉说到底。
在我们国家很多的地区有一个传统的风俗,人不管死在了哪里,尸体一定要在自己的家乡安葬,这叫“落叶归根”。因为如果一个人客死他乡,而没有回家安葬的话,他的灵魂似乎永远飘荡在陌生的世界里,找不到回家的路。影片中的死者老刘活着的时候为了生计,远走他乡,一生漂泊流浪,当死后可能唯一的心愿就是“落叶归根”,回到家乡入土为安,让漂泊的灵魂找到憩息的天堂。而他的伙伴信守了承诺,完成了他的心愿,从某种意义上说,死者老刘是幸福的。而反思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的人在渴望自己不再漂泊流浪,能够“落叶归根”无论是生是还是死。
   这个故事表面上是本山饰演的民工为了完成工友“落叶归根”的心愿,其实也是他这个角色内心深处寻找自我和自由的救赎之旅。一个信守承诺的善良之心,一个已死但渴望回归的灵魂在这场旅行的结尾都找到了归宿。
   再看看这场旅行中上演得一幕幕,郭德刚饰演的劫匪横行霸道,想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为了钱他已经做尽了伤天害理的勾当。而当他得知老赵的情况之后,自愿放弃了唾手可得的金钱,并全部送给老赵,只因为那一句“仗义”。这一幕的戏的台词相当幽默和搞笑,捧腹大笑之后,我们却陷入了沉思,现在又有几个人真能为了承诺和信义放弃金钱的利益呢?所以我很佩服这个劫匪,老赵的行径换回了他内心久违的良知,“仗义”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和幸福的词汇。
胡军饰演的长途司机被一个女人欺骗了金钱和感情,自认创伤难以愈合的他对生活也失去了希望。而老赵却教会了他去寻找,生活本身就是一条寻找的道路,只要有勇气和信心就可以在生活的道路上坚持下去,幸福最终又一天会被我们找到。所以,司机的故事告诉我们“希望”永远都是让你感到幸福的。
   午马饰演的孤独老人无儿无女,孤独一生。但他却突发奇想的为自己安排一场葬礼的演习,这是一种淡然面对人类终极恐惧-----死亡的勇气。这种淡然地心态是我们所不能够拥有的。
博客:

8455娱乐场,之所以罗列了一串“据说”是因为,某没谱青年其实没看过这本书——今天想说的也不是这本书,而是《落叶归根》。(……离题万里的开头算是“起兴”么)

言归正传。听从老周jj的推荐,昨天回家看了盘。仔细想想,大概是国内难得的比较靠谱的悲剧了。“千里背尸”故事的感人之处,并不是前进的过程中遭到的种种阻碍,而是“背尸”的行为本身。在“落叶归根”的背后,个人命运如草芥般在社会的洪流中浮沉,或者,在一个“平的”地球上激荡,这使得故事本身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悲剧。

想想看,在“千里背尸”的过程中,本山大叔遭遇的一系列艰辛,其实都并非是针对他本人,或针对他所代表的农民工群体。即使是百万富翁,也有可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被“黑店”宰上一刀;即使是完全的“强势群体”或者“既得利益代表者”,也有可能在旅行途中遭遇行窃;而那辆长途车上“没良心的”乘客——尽管本山大叔的行为客观上使他们避免了财产损失,但是,扪心自问,谁愿意和一具尸首坐在一辆长途汽车上呢?换作笨笨,大概也会迫不及待地把他轰下去吧……

然后就不可回避地说到了政府的作用。相当高明的是,在《落叶归根》的故事中,国家机器始终是作为正面形象出现的,从发廊附近那个热心的片儿警(当然不排除他的热心有那什么的因素)到最后“激情燃烧”里边的那个老警察,甚至收容遣送中心的形象都有了很大改善。这种设计虽然在真实性上有待商榷,但绝对为编剧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更重要的是,它使得全剧的悲剧主题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突出。

和死者老刘作对的,其实并不是有钱人或者城市或者政府。在影片的末尾,政府其实免费为死者提供了火化并送回骨灰的服务,然而,这并不是老刘想要的。在老刘的家乡,死者的尸身必须回归故土,否则就会变成孤魂野鬼,来世不得安宁,而按照现代社会的行事法则,一具尸体是不得在光天化日之下招摇过市的。这才是影片的核心问题所在。

你可以说老刘需要“移风易俗”:毕竟,家乡的风俗是农耕社会中建立的,现代的人口流动性已经使人们失去了“落叶归根”的条件;你也可以说城市没有照顾到农民工的需要:人家农民工把命都搭在这儿了,为什么还不能满足一些额外的要求呢?然而,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实质在于:农民工需要服从、运用城市的规则来养家糊口,而他们的快乐需要建立在家乡规则的基础之上。

所以才会出现“千里背尸”的情形,在这个故事中居然没有什么“意气用事”的成分,每个人都是理性的。城市愿意免费为农民工提供丧葬,然而运送尸体的成本太过巨大,任何一座城市都必然承受不起。作为身在城市的观众,我们没有“落叶归根”的诉求,因此自然会认为“千里般尸”代价高昂而收益有限。本山大叔搬运尸体的成本自然很高,然而和他“讲义气”的收益比起来又似乎可以持平——而且如果把本山大叔和死者看作一个整体,其实这个群体很愿意付出如此巨大的成本来换得自己尸体的“落叶归根”。看似荒诞的行为,根源在于完全不同的价值观。

两种价值观不同的人完全可以“老死不相往来”,遗憾的是,“地球是平的”,两种人又必须不得不常常打交道,共同面对这一事实。在浅层面上,我们可以做到“善待”——如骑车去珠峰的大学生,坐在一起喝杯咖啡总是可以的。然而在更深的层面上——比如,当我们不得不和一具尸体处在同一辆长途汽车上,我们是否还能够做到心平气和呢?

我们没必要做到心平气和,因为正如本山大叔不愿意放弃他的价值观,我们也不愿意放弃我们的价值观。换作笨笨,可能会尽力号召乘客在轰他下车之前给他凑一点钱——纯粹是“破财消灾”的因素,我们绝对有理由付出一笔不小的成本以规避和尸体同处一车的不爽。

所以说,“落叶归根”,尸体回家的同时,更深层次是价值观的回归。活着的时候,民工们不得不适应各种城市的生活方式、城市的价值观,死后,才终于有机会坚持一下自己的价值观,坚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毕竟,尽管城市里有更好的生活条件、更高的工资,他们的快乐是必须以自己那个社会的价值观来衡量的。

不着边际地回到“地球是平的”那个开头(其实起了一个兴然后回不来了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也许,正因为地球不是平的,我们才有了各种机会。据最新的说法,中国叫做“世界工厂”——说白了就是给全世界人民打工。然而在此同时,其实我们也会面临“落叶归根”的问题——当我们不得不适应全球化的规则、全球化的生活方式,我们是否还能在自己最初的价值观中获得快乐?

“地球是平的”,这也许意味着东京的寿司像博实的煎饼一样便宜,也许意味着博实的煎饼像东京的寿司一样贵。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快乐,是只能用博实的煎饼来衡量的。我们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接受KFC、麦当劳或者ipod,然而在骨子里,如何回归博实煎饼的价值观,这是《落叶归根》带给我们的深层次思考。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已死但渴望回归的灵魂在这场旅行的结尾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