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它获得金像奖13项提名,内地影迷一阵欢呼

一周前,《踏血寻梅》汁源一出,内地影迷一阵欢呼。

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开始解读《踏血寻梅》。

该片被称为“香港电影的新曙光”。似乎上次获得过类似赞誉的港片还是14年前的《无间道》。

像《踏血寻梅》这样的电影,在获得金像奖之前,无论从去年开始怎样在内地社交网络隐秘流传,我们都不会在朋友圈公开谈论这部电影,直到它获得金像奖13项提名,7项大奖,并首次将最佳男女主角、男女配角以及新演员等共5座表演类奖项全部囊括。

内地影迷期待已久,不无道理。

在此之前,它在普通观众眼中是一部充满援交、碎尸、凶杀的港产猛片,得奖之后,它变成了一部对援交、碎尸、凶杀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展开呈现与讨论的文艺电影,金像奖为影片赋予了某种华丽的铠甲,也可以说是一种合法性,令影片真正的内涵得以被大众看到。

首先,该片在香港电影金像奖大放异彩,毫不客气夺得七项大奖,并且成为35年来首次由一部电影包揽影帝影后、男配女配以及新演员五大表演奖的电影。

实际上,本片早已拿到了香港电影评论协会的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三项大奖。之前的台湾金马奖它有八项提名,最终大热倒炉仅获得男配角。在许多影评人心目中,它就是去年最好的港片。

吊炸天!!

                                    《踏血寻梅》到底好在哪里?

还有,该片吸睛元素极其辛辣:援交、凶杀、碎尸、悬疑、裸露等,方圆百里都嗅得到片子散发出来的阴森诡异气质,吊足胃口。

这部电影获得影评人一致赞许的原因在于:影片真正的主角,是香港。

我撸完片儿,足足缓了几天,今天才能心平气和的跟大家好好说道几句。

本片剧本改编自轰动一时的王嘉梅命案。2008年,16岁的湖南少女王嘉梅,因母亲改嫁而移居香港。本来成绩不错的她因与继父不和,离家辍学“援交”卖淫,却遇上变态嫖客。最终,她被杀害后遭残忍肢解,港媒还语调耸动地报道过“其部分人骨被混入街市的肉档出售”。

故事在说什么?

内地观众至今无缘得见此片,主要原因是尺度太大。正因为本片的大尺度,几乎所有的分析文章,都将“援交、碎尸和凶杀”放在文章的标题中,仿佛猎奇就是《踏血寻梅》横扫金像奖的关键密码。可实际上,援交、碎尸和凶杀和电影得奖并没半毛钱关系。

春夏饰演的王佳梅跟随母亲从东莞搬来香港,一家四口挤在一个十几平方的廉价公共屋邨里。

无论影片充斥着多少港式侦缉、雨夜追逐、血腥暴力、色情猎奇的商业元素,它的本质都是有关一个援交少女、一个变态屠夫和一个孤独警探,在香港这座寂寞都市里交集,梦想、幻灭、绝望、爱恋、迷失,上演各自悲喜交加的香港故事。

孤独、落寞,却有明星梦

香港似乎很少有这种将尽皆过火尽皆癫狂的港式风格与文艺片嫁接的电影类型,《踏血寻梅》补上了这个短板,也因此显得特别。也许正因为这种稀缺,它有些被过誉了,可是在今天的香港影坛,似乎又只有它当的起这份过誉。

重压之下,她走上了少女援交的道路

不知这是《踏血寻梅》的孤独,还是香港电影的孤独。

凶手丁子聪正是嫖客,他们相识于网络,两个孤独的灵魂碰撞在一起,聊天,聊人生,彼此温暖、彼此救赎

向左走是《人肉叉烧包》,向右走是《踏血寻梅》

初次见面,佳梅飘飘欲仙之际,说:“我想死。”

《踏血寻梅》说明:同样一个香港都市传说,你可以把它拍成cult经典《人肉叉烧包》,可以拍成不入流的港产三级片,也可以拍成一部香港金像奖大赢家。

丁子聪稍有犹豫便答应下来:“我帮你。”

此前的香港电影,从来不缺乏这种“很黄很暴力”的奇案三级片。从70年代的桂治洪、程刚、孙仲到90年代的王晶、邓衍成,这类灶底藏尸、纸盒藏尸之类的案件一直是香港电影午夜场的常客,几乎不会有香港导演会想到,这种题材还有别的拍法。

他用手掐死佳梅,之后剥皮碎尸,并到公安局自首。

可是本片导演翁子光是香港影评人协会及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正式会员。这样一个导演,好不容易拉来了郭富城这样的卡司,不可能满足于拍一部《人肉叉烧包》。

重案组臧Sir是一个头发花白的怪警探,案件水落石出,他依然坚持追查原因。

他甚至连悬疑惊悚也不打算好好拍,一开始就让凶手被捕认罪,观众一开始就知道,在命运尽头等待少女的,只能是扼断她咽喉的粗壮双手和寒冷的刀光。

本片改编自2008年发生在香港的一起真实案件——王嘉梅命案。凶手的作案手段极其变态,在当地引起了很大轰动。

悬念梗就这么破了,可是电影还有很长时间,怎么打发?答案是,导演把一头白发的邋遢老警察臧sir郭富城变成了自己手中的提线木偶,他要借助这个人物继续把案查下去,去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因此,该片虽属于港片常见的凶杀题材范畴,但却有强烈的反类型色彩。

在影片中,臧sir要调查的真相是:女孩曾要求凶手杀死他,凶手也是按她要求行凶,这里到底有没有隐情?可是导演真正想追问的真相是:香港这座城。

它将悬疑的重点移到了探究凶手和被害者的心里生活状态上,反倒是凶手一开头就被交代清楚。

                            翁子光想拍出人为什么杀人,结果只拍出人的孤独

在知道结局的情况下,片子竟然也丝毫不减悬疑紧张,应该得益于片子的剪辑。

翁子光真正想拍出的是:人为什么会杀人。

《踏血寻梅》采用段落式的方法,分为《寻梅》、《孤独的人》、《踏血》三章。

所以他要借助臧sir的调查,将受害者、凶手、探案者构成一个拼图,以他们各自的孤独和绝望,营造出一个寂寞隔阂的香港社会,去探问自己对于香港的迷惑。正是在这样的叙事下,观众才认识了受害者王嘉梅,我们知道她是个香港新移民,有一个明星梦,却被迫做援交妹。由此,我们才了解她的孤独与绝望。

每一个段落乍一看,似乎非常碎片化,跨越不同的年份和不同的视角。

也因为如此,我们才发现木讷、面目可憎的凶手也有温柔的一面,只是一生都活在从小家人遭遇车祸的阴影当中。

但是逻辑清晰,因果衔接流畅,即使是在不同的场景中切换,也不会突兀。

某种程度上,《踏血寻梅》确实将这段香港人耳熟能详的故事,解读出不一样的新意。可惜的是,导演意图未能执行到底,细节的缺失与故事的不合理,最终将电影停在了距离经典的最后一公里——

比如丁子聪在划破手掌自慰时,镜头切回到了他和喜欢的女生

观众不理解王嘉梅为什么如此信任一个面目可怖的陌生人,无法理解王嘉梅的不幸和新移民境遇之间有怎样的逻辑关联,也看不出凶手的童年阴影和他残忍杀人有什么关系。

全片由三条平行叙事线构架起来,第一条线是佳梅。

最重要的是,我们到最后也不能理解,这些影片中的角色人物,和香港到底有什么关系。这种刻意追求深度的表达,不仅稀释了影片真正的深度,也让本该一路疾驰的戏剧张力,频频漏气,让人出戏。

她不标准的粤语被同伴嘲笑,她的尴尬笑容,春夏拿捏精准

最终,深刻的主题归于茫然。观众感受到的,只是人物抽象的孤独。

她用援交的钱买到了喜欢的耳环,这个笑容很难表达,因为耳环上的闪耀早已不属于她

某种程度,《踏血寻梅》的毛病,也是新导演的通病。一部真正厉害的文艺电影,是杜可风华丽的摄影,杜笃之完美的音效,张叔平无暇的美工,和扎实可信的故事,严丝合缝的逻辑、真实可感的人物,多位一体,紧密结合的结果。可是在《踏血寻梅》中,我们只见佳章,未见佳篇。

佳梅独自坐在公园,委屈流泪,春夏的表情,深情又复杂

                                可是《踏血寻梅》依然配得上金像奖,因为三个好演员

可能因为角色和春夏本人有部分重叠,都是赴港发展却名不见经传,所以春夏的本色演出就是最好的样子

有一种电影,是靠好演员演出来的,比如《踏血寻梅》。是演员出色的演绎,将一个有可能并不太可信的东西,演到让观众信服。这就是给电影加分。

春夏夺得影后的那一刻,这个92年的云南妹子一脸懵逼

一般的电影,有一个为电影加分的演员就不错了,而《踏血寻梅》的运气在于,它有三个。

另一条线是凶手丁子聪,一个年幼丧母、长相丑陋、生活落魄的货车司机。

几乎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春夏一出场,就把电影点亮了。在此之前,春夏在《大好时光》等剧中的表现并不亮眼,但是这一次,她真的遇上了适合自己的角色。

他肢解尸体的过程极其残暴:割喉放血、掏出内脏切成块儿冲进马桶,

这个援交少女角色的难度在于,电影的核心疑问都在她身上,比如两个孤独的人本应相互欢愉取暖,为何会演变成一场毁尸灭迹的肢解命案,为什么援交少女会对寻欢客说“我想死”?这些戏如果演得不好就会很假,但是春夏用一双大眼睛告诉观众,这些都是真的,即使它不合理,但是春夏让观众信了,就合理了。

他还生生揭下了佳梅的脸皮。

话剧舞台出身的白只也是如此。塑造一个心理变态的人物是需要有演技的,演出来的角色和演员不是一个人,可是白只演这个角色,是完全看不到塑造的痕迹,观众看到他,就认同了这个角色,面对他的残忍、绝望与委屈,我们不知道该同情他还是憎恨他。

他平静的陈述分尸过程是片子的高潮,越平静,越黑暗

相比之下,郭富城只是延续了《杀人犯》等片中一贯的神经质演技,就轻松演出了角色需要的“轴”的感觉。

他在不停的搓手似乎很紧张,但言语中又是抑制的兴奋

                                            然而香港电影的未来,不会是《踏血寻梅》

话剧演员白只以极其克制的方式处理这场戏,光是这几分钟,就足以让他拿到影帝!

《踏血寻梅》对香港电影究竟意味着什么?有人说,它代表着港味港产片的回归。

《踏血寻梅》是他首次触电,表现堪称惊艳!

可究竟什么才是港味?按照传统对于港味的理解,本港特色的三级、恐怖、惊悚等重口味片,不仅场景集中于本港,而且故事发生于本港,有港人熟识的口语、场景、社会现象,这才算港片。

第三条线是警探臧Sir。

可是拿今年获得最佳导演的徐克来说,他早年的《黄飞鸿》系列、《倩女幽魂》系列,有多少是符合上述条件的,又有谁能说那些不是正宗的港片?

郭富城坦言说臧Sir是他入行以来的最老造型,为了入戏,他必须蓄须染发运动减半。

真正的香港电影,可以是心心念念的香港情怀,是包罗万象的电影技法,是灵活多变的创作态度,是类型杂糅的cult片风格,唯独不是简单的场景故事。

相比以前要么用力过猛,要么频繁装逼,这次出演一个耷拉着眼睛看人的怪大叔,郭天王还是选对了角色。

即使《踏血寻梅》代表着某种意义上的传统港片风格,从华语电影大环境上来说,港片坚持的纯正和港味,终究如同时代面前的螳臂当车。能支撑香港电影工业的,不可能是《踏血寻梅》这样少见的精品文艺港片,时代大势之下,谁也无法拒绝大陆这个磅礴市场。

影片并最后并没有回答丁子聪为何无缘无故杀害佳梅。生活如此,并没有很多为什么,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就像韩国电影《杀人回忆》一样,看到最后,所有线索就此断掉,一块石头堵在了胸口。

即使《踏血寻梅》再精彩,也只会是一个特例,它成为导演一次港片试验的成功之作,却也因为它的独特,变得难以复制。

看多了那些黑白分明的电影,《踏血寻梅》的一团模糊才更靠近人性。

如果说《踏血寻梅》有什么启发性的话,那就是它是一个很好的样本,探索了香港电影更多的可能性。当港片迷茫失路,就必须要有一个探路和重塑的过程。香港电影要找回自己,不是简单地将港片划分为北上合拍片或港味港产片,而是应该有一种超越的思维来重拾港片非凡的创造力。或许,这才是本届金像奖大赢家真正教会港片的“踏雪寻梅”之道。

这是影像对生活的尊重,最真实。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直到它获得金像奖13项提名,内地影迷一阵欢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