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几个小片段可以拼凑出这样一个王佳梅,王

源于2008年轰动香港的少女援交真实事件,影评人出身的导演翁子光却另辟蹊径摆脱了悬疑惊悚片的常规套路,《踏血寻梅》未将视点聚焦于悬念的烘托和撼动的惊愕,而是将关注点切入到人性伦理和拷问人性的层面上,影片中力图捕捉人性夹杂的污浊之气和复杂情绪,王佳梅之死竟像是一场暴雨,洗刷后的香港,竟是清澈透明的清晨。影片独具匠心的之处便是叙事学中的所言的独特视点,因有这种视点,也使得影片故事更加冷静,寓意更为深刻。
他去审视个体生存
20世纪的小说家对于视点问题百家争鸣,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中的主人公就是一位疏离感较强的观察者从而去客观呈现出小说的本来面貌,这也是其自居实行有限叙述角度的第一位作家。而后的批评家将之所属归类后引申发展,托多洛夫则将视点问题认知为“本世纪诗学取得最大成果的课题”。电影中也逐渐出现视点的体现,最早德国室内剧的梅育在《M就是凶手》中最早将视点引入在故事中,后有悬疑大师希区柯克的《精神病患者》更能看到刨除观众审美期待的视点转换而造成奇异效果,香港电影《踏血寻梅》更是饶有兴趣的展现了一种零视点叙事的方式。
影片采用着多线叙事交叉的方式,观众初看眼花缭乱难解难分。层层拨茧后后可见其一条线索是郭富城扮演警官丁子聪对于王佳梅死亡原因调查,另一方线索则是逐步走向少女援交之路展现,以及第三方线索的丁子对于女性期待和个体孤独生活呈示。故事先是三条线索不断交叉展现,发展近乎末尾,王佳梅叙事线索和丁子聪叙事线索因为一次网络社交交汇至一条线索,故事回忆几近残酷,看似凌乱的线索,不断的交叉的展现,更是在一种混乱中审视着个体生存,是臧警官,是丁子聪,是王佳梅。

早在踏血寻梅获得金像奖之前就已经引起了我的关注,号称香港2015年最棒的电影,因为太过血腥和少儿不宜片段,被定义为三级而无法在内地公映,于是,时隔一年时间,我才终于看到了这一部期待已久的电影。
影片改编自2008年轰动香港的王佳梅命案,16岁援交少女惨被变态嫖客,杀害碎尸,因为最后也没找到尸体,甚至传言她的一部分尸体流入香港的猪肉市场,一时间人心惶惶。这样的新闻改编成影视剧通常就附带了免费宣传效果了,而电影前期宣传的噱头也确实围绕了血腥、暴力,还有性。
影片分为两阙。上阕寻梅,以死者王佳梅的生平为主线,挖掘了这个被害少女不幸的一生,因为被排斥中途辍学,想当模特却做起了模特助理,要搬出沉闷的家打两份工批命挣钱,到后来做援交妹,碰到一个真心相爱的男人,却只是玩弄她的感情。其中几个小片段可以拼凑出这样一个王佳梅,被老板骂了没有气馁继续在街上赤脚发传单,第一次卖身赚来的钱买了四千多的耳环,爱上的那个男人视她为妓女准备给她补偿时她的生气,这样一个虚荣天真,聪明勇敢,自尊心极强的少女怎么会仅仅因为失恋的打击,或者家庭的贫穷而对世界绝望,以至于寻死呢?这是影片中最让人迷茫的地方,还有她究竟为什么辍学,又为什么当上援交妹?电影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这些谜团使王佳梅这个角色最后的寻死显得刻意而不自然,人物塑造不够丰满而又充满矛盾。
下阙踏血,以杀死王佳梅的嫖客丁子聪为主线,这个人物背景交代不多,车祸中失去母亲的童年,浑浑噩噩的成年,暗恋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女人,这样的一系列信息很容易使观众仅仅记住丁子聪杀人解肢的血腥画面,然后就这样交代过去,但是在白只得演绎下他是那么的真实,丁子聪的每一个片段都抓得很准,对暗恋女人的迷恋和克制,与王佳梅的相知相惜,杀人后呈现出迷茫和挣扎的状态,白只的演技撑起了这样的起承转合,让人信服,这样一个普通的胖子就是那个杀人解肢的罪犯,更让人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去做。
踏血寻梅的基调是灰暗的,镜头里的香港是那么的破败和拥挤,以片段式的叙事手法,交叉在王佳梅死前和死后的两个时空,调查这起案件臧警官是串起这两个时空的主要人物,郭富城也凭借这个角色荣获金像奖影帝,我记得在影片里有这样一个场景,臧警官自己很早离婚而很少能见到女儿,他假装死去的王佳梅给王佳梅的亲生父亲发短信,悲悯于王父不知女儿已死,从此阴阳相隔再不得见,感怀自己作为父亲时时对女儿牵挂的心情,在餐厅里面对前妻悲痛大哭,这里应该是很能引起观众共鸣的一场戏分,谁没有父亲呢?谁没有儿女呢?谁又能承受这种骨肉分离的痛呢?可是,郭富城没有,他在这里竟然能演绎出喜感,我只能WTF???
相较于白只的优秀演绎,还有一个人物不得不提,王佳梅的妈妈,在三言两语当中,在举手投足之间,就把一个强势、骄傲、精明、倔强,被贫贱蹉跎而喜怒无常的市井小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正是这样一些演员,使这个本该充满悲悯的去折射社会底层人物命运的影片不至于显得太过尴尬和苍白。

她被绑着镣铐跳舞
中学课本概有闻,观杨桃角度之差,其形状便截然不同。放之视点,更可类比。恰如热拉尔.热奈特的叙事学理论把视点划分为三:叙述者大于人物的“零聚焦”,称“全能视角”;叙述者等于人物的“内聚焦”;以及叙述者小于人物的“外聚焦”。影片故意将线索错综交织开来,在难分难解的的故事背景下,又能够看到一种冷酷的零焦距。郭富城饰演的臧警官,采用零聚焦的方式去敏锐的去捕捉着这个时代的病症和劫难。
影片伊始,郑秀文的音乐漂浮于晦涩天空,弄堂的小跑、破旧木桌前吃饭的怀春少女,铁路上奔驰的迷茫夹杂着不确切的期待。2009年的香港,一次粗茶淡饭的对话,倒出了王佳梅的心中的畅想——模特。割腕自杀的同桌,不被老师认可的高中生活,一次教堂中的圣徒采访恰似倒出了那句“因为我很怕,为何她要用刀割自己?”的隐秘内心,以及影片的终极意义。画面陡转,2010年的香港,警笛长鸣,色调阴冷凄凉,一辆警车上多人神色忧郁,再来确是昏暗污浊的凶杀现场,凌乱现场、满目疮痍。

【参考文献】
(1)《什么是电影叙事学》
(2)弗朗索瓦.若斯特《叙述学:对陈述过程的看法》,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第429页
(3)克洛德.不雷蒙:《叙事逻辑》,第131-1381页

影片发展至这里两条基础线索交代完毕,展开交织。而身为观众所看仅有一个王佳梅的高中生活和王佳梅的突然死亡现象。因为底本的信息量对于特定叙述而言是一种过剩的存在,而叙述也是从无限信息量降到有限信息量的一个过程。但此时叙述者所知大于人物所知,这便造成了部分真相的隐匿,也就有了影片继续发展的原因动机。影片继续,满身赘肉的丁子聪突然出现,厕所台檐上涌出的鲜血,海边停驻的货车,荒野中的小便,故事第三条线索出现,通过播报的新闻,我们将信息整合,可知凶手即丁子聪,但是故事问题仍然在于未曾展现王佳梅死亡在再现,或者说所谓的吸食毒品的误杀现象不足为信,因而影片始终是围绕着王佳梅的真正死亡原因展开故事,也是全影片始终拷问的问题,对于人性和人的生存意义质疑和思虑。
臧警官、丁子聪和王佳梅作为影片中的人物,始终怀揣着他们知道的那部分事实在进行故事脉络的发展,而叙述者却对于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有所洞悉,观众随着故事的发展也逐渐进行着信息的整合和梳理,从而知道了王佳梅的真正的死亡动机,以及她的家庭生活对其走上少女援交之路的影响。可知高中时期王佳梅的王佳梅对于金钱有所渴求,而其母生性浪荡,东莞之于香港的城市迁移而其感到相当孤独,从小佳梅对于模特职业更是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与期待,而后进入模特行业却屡屡失败,初次与小黑瘦男性援交让其得到了物质欲的满足,而后情感欺骗对人生再次了疑问,最后与丁子聪的相遇使得她的命运有所终结。
  
他们都是孤独患者
“因为每个镜头都表明摄影机的一个位置,所以我们可以认为镜头本身就是一个视点。而二者必居其一:摄影机或使人联想到某个人物的眼睛,或像是置于所有人物之外。”蓝色阴郁的色调,呈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开篇对于王佳梅青春生活展现,弄堂下轻快的奔跑,怀着幻想的进食,陈旧凝滞的老屋,则是大量的鸟瞰镜头,冷酷客观的上帝视角,置身于所有认为人物之外,是对于王佳梅个体生存赤裸的终极审视。而后呈现的高中生活,稳固封闭的教学楼,人流涌动的阶梯,大量的远景景别,平拍视角,则是疏离冷漠。模特应选,一个个人物被相机记录,视角居正,客观冷静。麦当劳少女们攀谈,激发援交之心,镜头稳固,不带情感。即便是极端残暴的场景,亦没有出现奇观化的处理,更像是一张阳光下的罪恶。
 克洛德.布雷蒙为阐明叙述活动使用“施动者”和“被动者”这组概念,称引导行动和事件的角色为施动者,受行动和事件所支配角色则是被动者。臧警官作为调查事件者,该是施动者,作为这样的存在,视点均显得异常客观冷漠。凡事皆要进行拍照存储,空间被最大的限度的用相折边为扁平化的照片,无论是王佳梅死亡的各种线索,还是发生的其他事情。臧警官家里塞满一墙照片,视角微仰,好像试图通过这样数码产品就能够抵制时间的流逝与消亡,就能够最大程度保存空间的原始面貌。其中有一个镜头令人不适,臧警官靠墙伫立,斑驳白墙左挂一时钟,视角仰视,画面单一呆板到只有他和钟表以及边缘的绿色门框,臧警官在思考案件,而视角的凝滞疏离却又像是外界在审视臧警官,在审视整件事和整个香港。而钟表的却在这颇为固定的镜头中指针流动,对于时间的抵抗也成为了影片中另一思考的问题。

而电影通过不断的镜头方位,将所感的镜头不断组接并产生变化,从而使得视点显得更为多样,并且因此通过摄影机的运动使得视点呈现出不断的变化。视点之于丁子聪,遇见慕容时帮其搬家,虽有丁子聪在殴打肥仔时的镜头摇晃混乱,而后而两人戏耍也好,车震也罢,少有主观视角,因而难见激情,仍是审视。而直到影片末尾的子聪和佳梅做爱后,子聪试图掐死王佳梅之时,子聪视角,突然大幅度仰视,宛如圣母般面对于死亡。圣经一出“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谢着领受,不没有一样可弃的。”终而一种怜悯之情出现,这之于王佳梅是一种怜悯,之于丁子聪毅然如此,导演的主题倾向,此刻得到突现。
我们所知,视点有异,所造成的道德倾向则千差万别。三方人物,三方视点,反复交织,客观疏于,不刻意将观众带入援交少女的悲惨假想中,呈现出的更像是导演对于香港民众生存现状的审视,他们怀揣个体审视,也可能带着镣铐跳舞,但我们所知,他们都是孤独患者,心有疾病,怀有创伤,对世界抱有不确信。
视点之巧妙,《罗生门》中窥见一斑,国产影片《心迷宫》亦有异曲同工之妙。视点之于故事展现也好,视点之于道德倾向也罢,但其无论如何错综复杂让人眼花缭乱,其最终目的仍是服务于叙事能够呈现出震撼人心的故事。《踏血寻梅》,“天又亮了,证明这世界还是继续。”我们总知,清晨明亮,人也许,没那么孤独。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中几个小片段可以拼凑出这样一个王佳梅,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