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的故事,可是我在花

         之前被黄金时代“笔锋”“天地”等一系列的海报美cry,满心欢喜 想去看看他们的黄金时代是怎么样的。同学说,拉倒吧,三个小时,看了一半就想着萧红怎么死了。
  
   言之有理,对于一部 历史、传记、文艺作为标签的电影来说,三个小时确实过于漫长。可是我在花了三天时间下电影(网速啊),两天时间看电影以后,终于在片尾,萧红弥留之际,回忆起幼时的呼兰河,满院子春天的花朵睡醒了似的盛开,小鸟要飞上天般高飞,七十多岁的爷爷留给的最初的温暖和爱,在炮火隆隆的香港医院,身边空无一人的孤独死去。终于还是心有戚戚地留下了眼泪。用三个小时的时间关照一个人一生的命运——颠沛流离、居无定所、被辜负和抛弃——其实已经很值得了。
  
   我记得在微博看到,黄金时代上映后票房不佳(其实也可以想见),制片人在微博上说,评价一部电影的价值,有比票房更重要的存在。时间会见证。(意思大概是这样,时间太久了)。《黄金时代》看着看着是有点闷,轮番上场的人物,平淡乏味的讲述旁白,甚至是没有转折和惊喜的情节。都会让人觉得,可能电影看起来并不如海报那般美轮美奂,甚至于说,电影内容本身辜负了海报的美。
  
   但是如果落实到人,落实到一部纪录片,一部记叙大时代中一个女作家孤苦无依的命运,一部记录近代文学三十多年的变迁和影响的电影来说,这部电影可以说90分绰绰有余了。最起码,是认真在讲故事的电影。不讨巧,不制作噱头。
  
   萧红最后在病重之际对照顾他的骆宾基说,“我的文字以后可能不会被人记住,但是我的绯闻会永远流传。”以前学文学的朋友和我聊起萧红,我的反应是啊?!原来很久以前就有这样的话题女王了。网友调侃说“被嫌弃的萧红的一生‘。其实被不被人嫌弃,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心酸而已,或许当时的文坛,或者现在的有些人看来,萧红只是一个不检点的女作家罢了。若是当时有微博,萧红每次当破鞋,肯定”萧红滚出娱乐圈!“这样的话题会被每天刷热门。
  
   感谢电影,起码还原了萧红的某一面真实。并不是她多情,而是她的每一次深情都会被无情的辜负。勇敢地追求真爱没有错,可是道德和世俗,现实和时间都会给你套上一座座牢笼。萧红说,”我想飞上高空,可是我知道,我 飞不高。“ 可爱的是,她有想飞的愿望,可怜的是,她飞不高。
  
   我曾想,为什么影片要起名叫做黄金时代,明明它为我们描述的是一个“身世浮沉雨打萍”的女作家悲惨的命运,萧红自己也知道,“我吗?我的未来不是明摆着的吗?我将孤苦以终老。”
  
   孤苦终老的她,在她短暂的一生中,曾给萧军写过一封信, “窗上洒满着白月的当儿,我愿意关了灯,坐下来沉默一些时候,就在这沉默中,忽然象有警钟似的来到我的心上:‘这不就是我的黄金时代吗?此刻。” 那时候的她,和萧军的感情开始出现裂缝,人也独自旅居日本。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是她的黄金时代?
  
   可能,越被辜负的时候越愿意爱,越不自由的时候越想飞,至少还有,笔锋作为武器,至少茫茫天地间,自己还能彳亍行走。

    萧红,人们爱用“传奇”来给她短短的一生来做总结。我特意的查了查“传奇”这个词语的解释: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的故事。若为着“不寻常”这三个字看来,也是的,传奇,她确是大多数人眼中的传奇。
    而在我,我只愿把她看作是一个女人,一个愿意按着自己的内心生活的女人。恰巧,她又是一位女作家。
    她被誉为“30年代的文学洛神”。她也和张爱玲等一起被称为“民国四大才女”。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有太多想说的,反而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为着萧红,为着导演是许鞍华,也为着汤唯扮演的萧红,我在电影院老老实实地坐了三个小时,看完了一部讲述萧红短促而又悲凉的一生的电影——《黄金时代》。而这让很多人觉得过于长的三个小时无疑是值得的。(虽然票房不高,但和电影有关的影评却不少。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读来,倒比看电影还热闹。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电影,也是一样的。有多少观众,就有多少不一样的《黄金时代》和萧红。)
    我还是不太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刚看过电影《萧红》之后,就看到了电影《黄金时代》的消息,那时候我想到了一句话:生活这张逃不开的网。其实没有什么可比性,演员都是很不错的。如果真要比一比的话,《萧红》中的萧红显得太过理性了些,像是被修饰过的;《黄金时代》中的萧红,可能会让你感觉她离真实的萧红更近一些!
    在萧红短短的31年的生命历程中,她经历过的男人实在是够多了,以至于她自己都说她的绯闻是要传下去的。表哥、未婚夫、萧军、端木蕻良,还有最后守在她床榻的骆宾基,甚至于一些人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论证大胆揣测与之有暧昧关系的鲁迅。
    萧红爱萧军,所以她跟着萧军时能够忍受他的拳头和出轨;萧红也爱平凡的,正常的生活,所以她嫁给端木。
    《黄金时代》,没有跌宕起伏,没有惊天动,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大起大落,没有激烈,没有搞笑,没有刻意,没有极致感动,也没有极尽哀伤,它只是平静而又详实的介绍了那个叫萧红的女人的一生。只是尊重和还原。
    虽然是知道的,但是看到萧红的孩子去世的那一段时,我还是深深的感觉到了“命运”这个词语的狠毒和可憎。
    萧红自己也说自己是孤苦的。母亲早死,父亲无情,祖父死后真是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表哥终归选择了自己的家;未婚夫弃自己于不顾;遇到了萧军,算是寻到了一段时间的依靠,却也无法长久;嫁给端木,端木又是懦弱,并且也没那么痴情。
    萧军是不得不说的。萧军有着十足的顽劣任性的孩子性格,偏偏还是个能处处留情的多情的人。当家庭教师时可以和学生的姐姐传情,萧红出国日本期间,他还可以让他们的好朋友许粤华怀孕(孩子最终打掉)。萧红的第一个孩子,是萧红与未婚夫汪恩甲的,他们给送人了。萧红和端木结婚时,怀着萧军的孩子(萧军知道),就是那个生下来不久便夭折的孩子。影片在最后提到萧军和王德芬养育了八个孩子时,大家惊呼。我想,也有可能是这一对夫妻喜欢养育孩子,但更大的可能是他们的避孕工作没有做好,而他的妻子又是个不愿意随便把孩子打掉的人。
    和萧红同时期的女作家不少,比如鼎鼎有名的“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的丁玲。但萧红和她们是不一样的,萧红和政治是没有多少关系的。萧红说她只想有一个地方安静的写作。可那个时候,愿意安安静静的人恐怕只有她一个,太多的人想要轰轰烈烈。于是,一个女人的看似极其简单的愿望却总难以实现。
    丁玲在《风雨中忆萧红》中对萧红的回忆是这样的:习惯于粗犷的我,骤睹着她的苍白的脸,紧紧闭着的嘴唇,敏捷的动作和神经质的笑声,使我觉得很特别,而唤起许多的回忆,但她的说话是很自然而真率的。
    丁玲还说萧红是不会长寿的。丁玲可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预言家。
    有一本介绍萧红生平的书,书名叫《从异乡到异乡》。这书名起的再恰当不过了:从异乡到异乡,尽是他乡无故乡。连“少小离家老大回”都免于体会了,因为没有家可以归。
    萧红的文字,没有华丽,少见优美,不逞能,不修饰,不讽刺,也不赞颂,她把一些事平实的讲述给你。
    她的文字有着丢不掉,避不开的真实。
    《生死场》,让人觉出一种透骨的悲凉和奋力的坚强。若不深究,很难想到那些字是从一个年轻的女作家的笔下流出的。
    《呼兰河传》刚问世时并未得到重视,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那时大家都在顺应潮流,为着抗战文学而积极努力的创作。在《黄金时代》的结尾,舒群说萧红在那时做出的选择是“逆向性自主选择”。给一种选择下这样的判定,也是时代独有的特性。
    《黄金时代》来源于萧红的一段文字:窗上洒满着白月的当儿,我愿意关了灯,坐下来沉默一些时候,就在这沉默中,忽然像有警钟似的来到我的心上:“这不就是我的黄金时代吗?此刻。”
    可是时代不一样了。如今的时代里,“黄金时代”的存在空间少了许多。而对于《黄金时代》电影的票房惨淡,从别处看来的一句话对此有着很好的解释:民国迷们可以过度解读,普通观众需要风油精。
    虽然时代不一样了,大家却也还是在忙着生,忙着死。忙的没有时间去准备一瓶风油精。
    或者一些人对于一个女人的生平及文字,也只是在忙着追逐,尔后,又忙着遗忘。
    也所幸还有人愿意追逐,即使会被遗忘。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的故事,可是我在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