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23岁的幼子大福,一时候这几个肩负还有只怕

孩子是父母甜蜜的小负担,
有时候这个负担还会比想象中更加艰难,
一条本该是在大海中自由自在的鱼儿,
误入了人间生做了人,却依然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内心世界该是怎样的呢?
是像大海一样孤单的宁静吗?
有多少人能接受这样的孩子呢?
连母亲都不愿意承担这种压力,选择了逃避,
父亲却一点点的为他构建了一个海一样的世界,
直到自己将要离世,为他一点点的安排以后的生活,
教他学会自己煮鸡蛋、自己学会乘公交,
自己学会将衣服分类,并且自己穿衣脱衣,
父亲是为了让他给别人少带来一点麻烦吧,
因为在没有一个人会像父亲那样细致入微,那样无怨无悔,
父亲走后,
大福的世界就真的像海洋一样了,
因为连最爱的爸爸都成了那只长寿的海龟。
还有铃儿,一个承受着另一种孤独症的女孩,
电话被大福拿起的时候,她又是怎样的境遇呢?

      几年前看过一部电影,说实话电影的名字实在让我提不起看他的兴趣,因为朋友的几次推荐,最后还是去看了这部电影。这部电影的名字是《海洋天堂》。

      对于电影的拍摄手法和剪辑技巧这种专业性过强的东西,说实话我并不太了解。在我看来,这是一部平凡,文艺,通俗的电影。但却是一部能让人深思,值得大家一看的好电影。生活困窘,智障家庭,生老病死......这些生命中所无法承受的重量,在导演和演员共同努力下拍成了这部年度煽情大作。 

      随着时间和荧幕拉伸,电影院成了一片都沉默了,海洋馆里凝固的蓝色开启了这部电影。辽阔的大海上有一支小舟,47岁的单身父亲王心诚患肝癌晚期,担心22岁的儿子大福,这个患自闭症的儿子无人照顾,准备同他一起坠入大海,去另一个天堂。而大福水性好,救了自己也救了父亲。父亲便不得不继续忧心忡忡为大福未来可以适应社会,能够独自生活而想方设法给他寻找后路。

      父亲王心诚说“我怎么能放心呢”。其实一句我怎么能放心呢,是社会上每一位父母的真实写照。当我们还是胎儿期的时候,他们总是小心翼翼,担心这儿对我们不利担心那儿对我们有害;当我们终于降临这个世界,他们总担心会不会营养不够,身体不强壮;当我们读书了,又开始担心我们是不是会被人欺负,担心我们是不是跟不上老师的进度;上中学了,担心我们考不上优异的大学;毕业了,担心我们找不到工作了;工作了,担心我们是不是太累了;担心我们是否成家,担心我们的生活,担心我们的一切,担心陪伴着每一位父母,担心没有尽头。还记得几年前,妈妈要骑电瓶车出门,她也已经很多年没有骑过电瓶车了,外婆告诉妈妈要小心点,妈妈说她都那么大了,都知道的。而外婆的回答,我至今都没有忘却,外婆说“你是大了,可是在我眼里,你还是我的孩子啊”。在父母的眼里,孩子永远都只是孩子。但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和岁月的负担,孩子们也不可能不学着长大。有些事情,有些东西,总该得弄明白的。

      电影里的父亲王心诚,为了防止儿子走丢,父亲连夜给儿子的衣服上绣上名字住址血型;为了防止儿子走丢,父亲一次次带大福坐公交车告诉他在哪儿下车;为了防止儿子走丢,父亲一遍遍问大福上东路下车了没有。为了儿子日后有工作,放下面子拜托海洋馆的人员给一份工作儿子,每天教他拖地,为了儿子日后有东西吃,一遍遍告诉他鸡蛋怎么煮,为了儿子有一个情感寄托,一遍遍的告诉大福,“海龟的寿命啊,是最长的了,爸爸过几天啊就要变成海龟了”。有的时候,大福学的生气了,父亲又任由大福咬打,还搂住大福“没事啊,慢慢学,慢慢学”。电影的结局也是意料之中,父亲把能教大福的都教了,大福也终于学会了,而父亲也去了另一个天堂。

忧郁23岁的幼子大福,一时候这几个肩负还有只怕会比想象中尤为不方便。      我想这个结局对于他们来说也都是幸福的吧。海洋馆里的那方“海洋”是大福的天堂,大福会做一条鱼,趴在海龟背上,而父亲也会化作一只海龟,永远陪着大福。

      我想这个电影的目的不是为了夺取观众的眼泪和掌声,而是唤醒成千上万的子女们回头看看自己的父母,多给他们一些关心,懂得感恩。

      此时此刻,想对我的父母说,你们辛苦了,多吃绿色食品多运动,我在舟山过的很好,不用担心。只是呢,有点想你们了。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忧郁23岁的幼子大福,一时候这几个肩负还有只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