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所怜悯的并不真正存在,而是我们集体

剧情的通俗,是因为这样的病患家庭生活就是非常—————病人的单调沉闷以及通俗!难道还要病人传奇的际遇和浪漫的生活?成为贩卖剥削孤独症患者?那才是真正的恶劣!

       本是搜索桂纶镁的电影,又看到李连杰在其中演出,后来发现文章是出演蜗居里的小贝的内地演员,觉得这部剧值得一看,于是认真看了一遍。但吸引我的不仅仅是这些明星的演出,而是其中的剧情,给我的整体感受是带着些许痛的怜悯,对于人类所经历的一些与生俱来或无法逃脱的苦难,深表同情。

创作的真诚无法在其上洒狗血,只能忠实的传达和同情。李连杰是传达一个平凡折磨的父亲传达得最内敛,最以生活化的真诚向病患家属致意的杰出表演者,角色说服力百分之百。摄影杜可风是世界一流华丽风格创造者,却也拿出对病患清苦生活的真诚垂怜,不做任何美化痛苦的雕琢,近乎纪录病患生活般的忠实,是宗教情操高于艺术华丽的关注表现,让人看见艺术家另外一面的社会关怀。

    孤独症,与生俱来,患者自闭寡言,无法对世间有相对正确的判断,无法独自生活。一个父亲,独自抚养患有孤独症的孩子,在生命行将终结时,依旧念念不忘孩子未来的去向,本想带着孩子一起死,影片开头一幕是王心诚带着大福跳海,但没成功,于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安置孩子的生活,但因年龄的关系,孤儿院、养老院都不收大福,精神病院又太恐怖,最后还好有一家民办机构(影片中未说清楚,估计也是收留一些孤儿之类的)愿意收留他。为了能让大福独立生活,王心诚利用生命剩余的时光,耐心教他如何脱衣服、煮鸡蛋、认钱、坐公车、拖地等,最后还扮成大海龟陪他游泳,好让他知道爸爸一直在身边。这一切的一切,需要怎样的爱,才能够支撑住这病重的身躯。

朱媛媛等所有配角皆平实低调如真实人生,可圈可点。唯一不足的算桂纶美吧,过于养尊处优细致时尚的外型,不像流浪讨生活未受教育生命力强悍的失学少女,这种角色少女时代的陈小艺颜丙彦说服力就真实。

    影片内容虽平实无华,也展现了一个父亲对孩子深厚的爱,但我觉得导演其实是以小见大,希望人们去关注这样的一群弱势群体,他们身处社会的边缘,需要更多的关怀和帮助。那么,如何投入资源,建立并健全相应机制,如何投入人才和科研,真正从科学上帮助他们,使他们能够康复起来,重新投入到社会中去,这是全社会应该关注的问题。

经历文革之后的集体心灵,我们的社会,长期呈现群众对温情嗤之以鼻,对温情嘲讽不屑的状态,嘲笑温情。以温情为肤浅的固定视野,其实是《集体沮丧心灵》的结构,代表的不是这部平实真诚的温情有任何虚假或《烂片》,而是我们集体心灵长期否定温情由于历史的沮丧。

    这样一群人,真实地存在着,却沉浸在自身幻想世界中,无法自拔。为何活着,或许他们并不自知,但既然活着,必然有其因果。或许我们所怜悯的并不真正存在,但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不仅仅是一种责任,也是人性的自我救赎。

这是我们宗教情操教育的破碎和失败,不是这部片子的失败。

    人类在面对某些厄难总是如此的无可奈何,地震、海啸、洪水、泥石流、干旱。但这不能成为放弃的理由,有憧憬,看到希望,并努力朝着生活更好的方面前进,行动本身就是一种抵达,使我们度过苦乐一生时,能安然并富有激情。

无法接受来自于生活真诚的温情者,都是以冷酷为艺术的沮丧灵魂。

原文摘自:

冷酷残暴带来的病态的难言的快感,于是成为长期癖好的电影主题,是没有宗教美善国度的悲哀。

如果在美国,这样的一部关怀病患,拿出真诚不玩弄技巧和华丽和噱头的社会关怀,也许得不到任何电影技术奖,导演艺术奖,却能得到最佳电影奖。

但愿这样真诚关怀社会的电影一部接一部出现,终于软化了我们好冷酷好耍酷好摆酷才是艺术的集体沮丧灵魂。

一出道就以黄飞鸿如日中天的李连杰,《洗尽铅华》的演出让人落泪,武打皇帝的皇冠让人早已忘记他炉火纯青的演技,特于致敬。

文章对孤独症病患心理逻辑深入探讨,层次动人的演出,和李连杰一起成为关怀社会主题电影的不朽经典,可以相见安慰了多少孤独症病患的父母亲。以佛教用词,他们的1慈悲为怀,做了无量功德。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或许我们所怜悯的并不真正存在,而是我们集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