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形式和戏剧类同,一种是萧红向往的平静生

    许鞍华和李樯苦心孤诣潜心创作的实验性文艺片,注定是拍给一小撮文青看的。影片形式和戏剧类同,叙述者凝视观者所产生的间离效果似是有意为之(力求客观并将旁人占据在远处去观看萧红),其结构和奥逊威尔斯的《公民凯恩》有异曲同工之处(以旁人视角描绘主角一生)。大段《呼兰河传》和回忆文稿原话作为影片组接的旁白和台词,这种创造力的方式让萧红变得更加立体。纸上的萧红和现实的萧红,灵与肉的双重扭合会让你心疼。对于民国时文人群像的描绘,影片表现得异常出色和细腻,功夫下得很深。至于萧红,还有几句话想说——这是一个生来就追求纯净和自由,但生不逢时的女子。向上舒张的灵魂和现实情感的伤痛,如同大雪纷飞的哈尔滨,美艳而冰冷。而她那未被囚禁的“黄金时代”,或许只存在于记忆中色彩斑斓的后花园。她的文字,值得一读,她的魂藏于其中。

“黄金时代”许鞍华说是集她艺术成就于此的电影,我也是抱着极高期待走进电影院的。三个小时下来,我想说的是我看得后脑袋疼。

无疑“黄金时代”是一部试图讲述一个时代的片子,而不是像许多影评人说的那样是一部萧红的人生史。不错,影片是阐述了萧红的一生,但请不要忽略了除了萧红之外的萧军、鲁迅、端木...这些人可不是作为摆设放进电影里面的,而是为了反衬导演所真要传达的内容。所以,在看电影时绝对不要抱着去看萧红一生史的心态,而是要抱着去看一个时代的心态,以萧红的视觉去看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人。

“黄金时代”在电影里代表着两种意味,一种是萧红向往的平静生活在那个时代近于乌托邦的梦想,一种是处在那个时代的文艺一代人。前者借动乱得以很好的衬托,后者则是通过萧红所遇到的后来为人所熟知的那个时代的伟人来展现。近乎乌托邦的梦想集中表现在萧红的向往上,影片的一开始就以萧红的自述引出来,平平淡淡的生活...那句“后花园...”让我想到了“死亡医生”里一个安乐死的病人临死前的一番话:我家的花匠周四会过来栽种万寿菊,万寿菊开花的时候会把整个院子围住...平平述来却带人进入一个无限惆怅与哀伤的境地——因为没有或者再也看不到,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向往。萧红是那个时代超越时代的代表,她感性只想安安静静关门写作,但时代却把她推上了风浪口尖,她不得不去应对——她的向往也因此而显得如此有力也如此无力。影片前端描述的是萧红让家人身败名裂的成长史,她注定是一个“不按本分”——不属于那个时代——的人,她和表哥私奔,和毁约了的未婚夫同居并有了孩子...这些都是她性格使然,是对时代反抗的表现——真性情。她表现得像小女子,在和萧军相遇到结合,在与萧军分开到与端木结合,她所求的不是什么投笔从戎也不是一腔热血,而是那样不切实际的乌托邦,这个乌托邦里有男女之爱有家人之爱有朋友之爱有自然之爱,所有爱都是平等的。这个梦想不为当时的人所理解,和萧红一样,在战后才让人意识到她的价值所在。

8455娱乐场,萧军与丁玲是和萧红不同的两种人。萧军与丁玲都一腔热血,投笔从戎。在别人的眼睛里就是:萧红只为个人,萧军与丁玲只为集体。这也是性格上的原因吧,萧军与丁玲更具有时代性而萧红则是超越了时代的。但无论所做为何,背后都含着一个类似的目的,只不过这个目的相对于萧红的纯粹来说就更复杂与暧昧了——与政治挂钩的东西能不暧昧?就像萧红和萧军的关系一样,一方是纯粹而一方难以纯粹。鲁迅先生在电影里说了一句更具有时代性意味的话:不为将来,只为当下...其实所谓的只为当下乍地一看会以为是个人主义或者是时代局限性什么的,但其实“只为当下”就是“只为未来”的另一种表现方式,每个人心中都有憧憬的未来所以才会不惜个人利益而尽力去做。同样的,鲁迅心里也是有着相同的乌托邦的,相信那一代人的心里都怀着同样的梦想,只是每个人各尽其事。萧红在电影里和萧军在因为去不去西安产生分歧时说了一句:这是不安其位。所谓的不安其位说的就是每个人各尽其事吧,这也是萧红和鲁迅选择的道路不一样的原因。再来说端木,端木作为萧红最后一个男子显得有点懦弱和不近情理——像萧红的那句“你真像布尔乔亚”,端木确实有点小资,我也很害怕他不能与萧红“共患难”。但不管历史真实如何,影片里的端木与萧红共患难了并且能看出他是极爱萧红的。端木和萧红所持的乌托邦并不一样,他是真切的关心自身利益,保全自身为上,但他的乌托邦又和萧红很像,因为都是同样的希望一种“可以安静的写作”的环境。“北方是哀伤的”,一句话写出了整个时代的哀愁与向往。

“黄金时代”的另一个意味便是那一代人,有鲁迅萧红萧军丁玲....那一代人的存在造就了“黄金”本身。对于自由的热切向往,从萧红的散文里从鲁迅的批判里从丁玲的满腔热血里,表现得淋漓尽致。“黄金时代”让我想到的是“午夜巴黎”,展现法国20年代的文人,但同样,所谓的黄金时代并不该是向往而是创造,因为每个时代的人都有向往的时代,而人往往忽略了自己所处的年代同样可以成为黄金时代。所以“黄金时代”会表现出一种哲学意味——也可以说是美学——这是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黄金也是狗屎的时代,这是天堂也是地狱....黄金时代是创造是追求是往内心寻找的时代!作为“黄金时代”的组成,萧红属于天才类型萧军属于刻苦学者型,但在时代里,人和人没有区别,该做的都是“听天命尽人事”。之所以说萧红是超越了时代的,是因为她选择的方式与鲁迅、丁玲这些人不同,但毋庸置疑目的是一样的,这点鲁迅先生可是看得很清楚的。“黄金时代”是向往也是时代本身,这赋予了整个影片更高的韵味。所以,“黄金时代”所阐述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并不是一个时代而是任何时代。

看“黄金时代”无疑很多人还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这样的表现方式在关锦鹏的“阮玲玉”早已见过,许鞍华居然把这当作自己最高的艺术表达?也确实,“阮玲玉”里面我们见识过了这样的表现手法,就表现手法而言确实无创新——这是技术上而言,就主题传达上却是要胜“阮玲玉”一筹:因为“阮玲玉”着重在对阮玲玉个人的刻画上,而“黄金时代”却不是刻画一个人。但同时问题出现了,如果说许鞍华想表达的是一个时代,却表现得没有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好。“一代宗师”里不止描绘出一个时代而且每个人都有其丰满的性格,而在“黄金时代”里则有种不上不下的感觉:人物塑造不丰满,比及“阮玲玉”逊色;时代表现意图不够明显与完整,比及“一代宗师”逊色。在三个小时的影片里,我们看到导演对故事处理的暧昧态度,一方面好像要描绘的只是萧红一生,一方面却又像要表达整个时代....这样就造成了影片不上不下的感觉,表述不完整让人看着会迷惑会不舒畅。也难怪别人看完影片而大胆下断言说:这不过是一部萧红的人生史...黄金时代”的亮点本来在于要传达的东西,但导演却把要传达的东西暧昧起来,就让影片掉价了。而影片更着力于描绘画面以及声效:声音与动作的配合我不得不感叹其产生的震撼力,就像萧红最后那个转身的镜头随着音乐达到高潮——这绝对是一个很有力的镜头也是很有力的结尾。但从整个影片来说——片段式的好终究难以掩盖整个影片所存在的缺陷——不需要花笔墨的地方花笔墨太多,像最后的萧红之死,我觉得是为了反衬端木的人格,而对萧红毫无塑造可言,那么断可不必花大篇章去描述,毕竟你要描绘的是“黄金时代”而不是一个人。

以萧红的视点去看一个时代,以萧红的一生去看一个时代,一个黄金时代。影片的基调一开始就奠定了,是一种悲怆与向往掺杂的感情。按照我个人的情感,我觉得去掉影片开头萧红自述的那句:我出生在...死于...会好很多,整个影片格调也会升高很多。但暧昧才是影片最大的问题,导演还是缺乏了一种大胸怀。相对于许鞍华其他影片,我还是喜欢她的“千言万语”和“天水围的日与夜”。如果说“黄金时代”是许鞍华想要的最高的艺术表现,那么很遗憾,真的还没有达到那么高的水准。总的来说,这是一部对得起观众的电影,但如果是这样的表达的话,三小时太长有点拖拉。期待许鞍华更好的作品。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影片形式和戏剧类同,一种是萧红向往的平静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