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婴带着赵雍躲在山里十八年,那复仇就必将是

    既然复仇未必就是义举,那复仇就一定是悲剧吗?在关于“悲剧”的诸多定义时,我发现,有一种补充通常是一致的,即悲剧能够使怜悯忧伤痛心等日常情感得以净化和升华,激起观众的悲愤和崇敬。可见,悲剧不仅仅和命运、人性有关,而且包含着一种令人信服的超越性意义,并且这种力量能够战胜一切,最终决定了主人公的命运。由此,伟大的悲剧才会具备人类精神史上不朽的意义。

关于赵氏孤儿,我们先来讲四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晋景公时,赵盾死了之后赵朔娶了晋公主庄姬,结果赵朔死的早,最后弄出一处叔叔和侄子媳妇的家庭伦理剧,另外两个叔叔赵同赵括看不过去把赵婴齐发配了,结果“晋赵庄姬为赵婴之亡故,谮之于晋侯曰:原屏将为乱,栾郤为征。”庄姬联合外氏进言晋景公把赵氏这两支给灭了,结果最后才想起自己是赵家媳妇这个事实,带着赵氏孤儿躲在宫中,家底也充公了,“武从姬氏畜于公宫,以其田与祁奚。”这里压根没有什么屠岸贾、程婴、公孙杵臼什么事。倒是有韩厥的事,“韩厥言于晋侯曰:成季之勋、宣孟之忠而无后,为善者其惧矣。”好几代忠良,灭族太狠点了吧?晋景公也觉得不忍,“乃立武而反其田焉。”以上来自春秋左传。
第二个故事。晋景公时,赵盾死了之后赵朔娶了晋公主庄姬,袭了父亲的位。“大夫屠岸贾欲诛赵氏”。韩厥劝屠岸贾罢手,屠岸贾不听,劝赵朔逃跑,赵朔不听。于是“贾不请而擅与诸将攻赵氏於下宫,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皆灭其族。”庄姬同样跑回宫中躲着,生下赵氏孤儿。赵朔的友人程婴和门客公孙杵臼讨论了一下“立孤与死孰难”的问题,商讨出了一个连环计,“乃二人谋取他人婴儿负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然后程婴假装投降,“谬谓诸将军曰:婴不肖,不能立赵孤。谁能与我千金,吾告赵氏孤处。”公孙杵臼假装被出卖大骂“小人哉程婴!”程婴带着赵氏孤儿躲在山里十五年。十五年之后晋景公忽然觉得不安了,“景公问:赵尚有后子孙乎?韩厥具以实告。”君臣二人在诸将面前摆个场面大家就把屠岸贾给出卖了。“於是召赵武、程婴遍拜诸将,遂反与程婴、赵武攻屠岸贾,灭其族。复与赵武田邑如故。”最后程婴自杀跟赵朔、公孙杵臼报信去了。以上来自《史记·赵世家》
第三个故事,“他人婴儿”变成了程婴的亲生子,细节更加丰富。以上来自元杂剧《冤报冤赵氏孤儿》,伏尔泰给翻译成话剧《中国孤儿》。
第四个故事。韩厥不是士大夫,成了屠岸贾手下小白脸杀手,反到公孙杵臼升了职。多了一个程妻的弄巧成拙计中计,程婴没有带着赵氏孤儿隐姓埋名,而是让孩子认了屠岸贾当干爹,跟韩厥这个刀疤大叔一起抚养赵孤长大。有点像丘处机对杨康,打算长大成人知道真相就能一下子不认贼作父。程勃压根不信,一声义父唤得比谁都亲,反之屠岸贾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猜忌中也人性纠葛了,其实程婴也纠葛教唆未成年犯罪是不是不厚道。最后养父义父你插我我捅你中死掉了,韩厥莫名其妙失踪。整个故事在美好的幻想回忆中淡出。以上来自凯哥电影《赵氏孤儿》。
让你选,你喜欢哪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腹黑宫廷正剧;第二个故事是《岳飞传》《杨家将》多了传奇的历史;第三个故事是悲剧文学最标准的范本;第四个故事是要展现导演客串编剧的文艺情怀。
8455娱乐场,人性这个东西,哪怕你纠结成麻花状,还是可以两句话说完。自从影视作品开始关怀潘金莲通奸西门庆背后的人性矛盾之后,所有的好人都不完全好,所有的坏人都不完全坏,杀人放火的要回头流个泪,大义灭亲的要怀揣公报私仇等等等等。到现在为止我多么怀念过去的作品里简单但饱满的故事构造,但据说陈凯歌是要写一个“一个快意恩仇的故事”?!分析元杂剧《赵氏孤儿》的艺术特点,都是第一结构紧凑简练第二人物形象鲜明第三悲剧性。到了电影这里就变成了第一大部分时间都在看赵孤和仇人怎么腻歪第二全剧下来貌似都没有坏人了至于第三……我们这么说,西方悲剧美学注重悲剧和个体毁灭的必然性,“两种社会义务、两种现实的伦理力量的冲突”,强调两种善的斗争和用和解来解决冲突的调和主义。中国悲剧则偏重“血亲”思维影响的文化认同,忠奸善恶的冲突中正义的一方前赴后继斗争的最终消灭邪恶势力。中国悲剧美学体系下,其实八卦中流传的高璇与任宝茹因为“接受不了赵孤和屠岸贾情深意笃十五年、听了自己身世就提刀弑父这样的情节”而退出,也是应该的,但是终究问题在于没事搞什么劳什子的认贼作父?!不过我也实在没有看到一个“快意恩仇的故事”……
说到哲学和人文关怀什么的,我们跟凯哥一样都是半吊子,他写不好剧本我们也搞不出《论悲剧美学》。不过,有时间思考屠岸贾应该纠结到什么程度,不如当个考据党,我就从没能从国产影视作品中看到一个有好好做历史功课的,这样你还怎么去比HBO?!什么服装发髻马镫围棋青铜剑的我们都不好意思说了好么。

    既然公孙杵臼和程婴的密谋关系不存在,那前文所述的义举式复仇的意义也就随之消解了。程婴口中反复沉吟待到复仇之日“我要让他(屠岸贾)知道他是谁,知道我是谁”,听上去更像是个人复仇,而赵氏孤儿只是他复仇的工具。程婴表面上接受了亲生骨肉被摔死的惨剧,只称“这就是命!”,但却心心念念我要让他知道我是谁。这种故事的编排在人性上当然是合理的,如我前文所述,程婴的复仇也是相对正义的,他让赵氏孤儿与屠岸贾培养出感情再手刃屠,只是复仇设计层面的问题,不作讨论。

    首先,影片取消了公孙杵臼和程婴密谋复仇的问题。影片里,处理公孙杵臼的段落有些草率,如果试图把公孙杵臼也塑造成一个义士,那表现力是较弱的,公孙杵臼不再是原本故事中非常重要的合谋者甚至主导者,他仍然是整个故事不可缺少的环节,却与故事的核心复仇行为无关。

    其次,影片放平了人性,把复仇归置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语境中。程婴善良谦和,遭遇变故后忍辱而坚韧,葛优扮演起来格外有亲和力,让人顿生同情。屠岸贾在赵盾赵朔父子二人的政治淫威之下受到掣肘,憋了不少窝囊气,也未必就一直是个春风得意的小人形象,尤其是和程勃(赵氏孤儿)的父子情,屠岸贾表情细微处丰富而动人,王学圻演得入木三分。甚至是复仇之日决斗的几个回合,也一直保持着电影叙事不事张扬的平稳节奏。陈凯歌经过“一个馒头的血案”后,在电影把握上确实放松了许多,使复仇这样一个本来沉重而残酷的故事,压抑的色彩弱化了许多,也不乏鲜花绿草、欢声笑语和人情味。

    然而,如果仅靠铺陈人性和人情,是否就可以支撑起这样一部复仇大戏呢?窃以为还是不够的。《史记》、元杂剧的《赵氏孤儿》,以及今日的电影,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阐释系统。司马迁有文人士大夫的价值观作支撑,元杂剧则渲染了黑白忠奸的道德色彩和强烈的戏剧张力,而今人遇此题材,是借他人的酒杯,浇心中之块垒呢?还是回归古典精神,受其滋养和启发,从而完成当今时代的价值追问呢?我想,至少,电影《赵氏孤儿》还不是一出真正意义上的悲剧。

    先秦时代,是一个以小共同体为本位的社会形态,门客对主公有较强的人身依附性,封建制下的权责关系通常不会越级,大夫对诸侯负责,诸侯对天子负责,而门客只需对主公负责。门客中多数只是“蹭饭”吃,可不乏有与主公惺惺相惜者,遂引为知己。程婴和公孙杵臼便是这样的门客。当赵氏一族三百人被屠岸贾灭门,仅留下呱呱坠地的男婴,二人便当仁不让也无可选择的承担起“复仇”的重任。

    传统社会由于缺乏公民社会才有的平等独立的司法体系,正义和公平的存在是有边界的,这使得自助正义即复仇就有了法学意义上的必要性。作为文学作品的程婴和公孙杵臼的复仇,具备传统社会除血亲复仇之外的现实合理性。

       传统中国文史不分家,司马迁“杜撰”一篇门客程婴、公孙杵臼为恩主赵朔复仇的故事,名曰《赵氏孤儿》,因其文学价值被近人王国维称之为:“即列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也。”

程婴带着赵雍躲在山里十八年,那复仇就必将是喜剧吗。    既然在有限条件下复仇是合理的,那是不是这样的复仇就都可以称之为义举呢?血亲复仇是一种生物性的反射,你杀我我杀你的单纯行为显然和价值取向无关。公孙杵臼牺牲性命和程婴牺牲亲生骨肉只为保住赵氏孤儿,在这之前,他们有一段十分精彩的对话,公孙杵臼曰:“立孤与死孰难?”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强为其难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这种舍生取义的审美人格正是先秦时代所提倡的义士品格。当公孙杵臼和程婴宁可牺牲自我、忍辱负重、历尽艰险也要完成复仇的使命,支撑他们的正是这种忠义价值观。

    再让我们来看看电影《赵氏孤儿》吧。导演陈凯歌一向热衷展现人性的复杂,上一部复仇作品《荆轲刺秦王》因为过于放大人性近乎骇人而落了个观众“看不懂”的评价。看不懂不要紧,电影不必承担每个人都看得懂的义务,尤其对于颇有人文色彩的精英人士陈凯歌,曲高和寡也是一种褒奖。但仅仅想通过铺展人性就获得认同,也是件很费力不讨好的事。张艺谋《满城尽带黄金甲》便是一例,仿佛除了人性之外,也别的了,而似乎人性,虽然强烈,也粗浅了些。中国当代电影的价值观模糊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也彰显了当今社会价值观的普遍缺失。大部分国产商业片,如果能迎合一些大众文化的小趣味小情调小热点,就算不错了。至于价值观,还是尽量回避吧。

    复仇的动因未必就是纯粹的,也许公孙杵臼和程婴只是由于善良和不忍之心,才一步步被逼上了复仇之路或者说是英雄之路。复仇的过程未必就是坚定的,越王勾践面对己身耻辱尚且需要卧薪尝胆才能坚定信念,证明复仇的信念再强烈,也会随着时间淡化。更何况,如果走上十字架的真相里也包含着基督曾受到最后的诱惑,那程婴又何以能够一颗红心永不动摇的坚持十五年呢?可是,在经过无数人性的试炼后,在经过动摇和怀疑之后,程婴的复仇成功,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丰满,更看到了心中所尊崇的价值的力量。

    话说回来,陈凯歌是如何诠释他心中的《赵氏孤儿》呢?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程婴带着赵雍躲在山里十八年,那复仇就必将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