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的角色甚至没有任何交待,影片从赵氏孤

看完这部电影,是压抑,是感动,是唏嘘?摸摸心脏的位置,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今天和闺蜜跑到新天地UME看《赵氏孤儿》,其实凯歌的片子我们基本都看,不是给他面子,而是给当年的《霸王别姬》面子。我们老是认为能够拍出《霸王别姬》的导演,绝对是个好导演,无论他失足多少次,我们都应该给他机会,说不定哪天就迷途知返了。但事实证明,我们又上当了。

凯歌导演不缺少制造惊心动魄大场面的能力,也不缺少牵着观众情绪的技巧。片中各种关系冲突不断,却没有一个让我感到感同身受。全片弥漫着超脱与置身事外的冷静和冷酷。赵氏孤儿的无奈、隐忍、救赎、悲凉与豁达显得如此曲终和寡和孤独。

只给打了三星,因为我认定这是部商业片,不是文艺片。《赵氏孤儿》明着的硬伤就有三处:

Why?

1、明星太多,焦点分散。其实在影片开头的半小时内,凯歌同志就把所有的女性角色都给“杀”了(他真的很“腐”),所以干嘛要用冰冰同志呢?或许找个普通的美女效果会更好。另外,张丰毅演的公孙也只是少量戏份。外加上大小主角王学圻、黄晓明、葛优、赵文卓、海清等,简直就是明星班底。就算是文艺片,也被硬掰成商业片。

我认为影片是凯歌导演完成自我回顾与救赎心路历程的体现。我对他表示尊敬,欣赏他勇敢地把自己的内心打开给世人检阅的勇气与气魄。

2、剧情不连贯。凯歌现在拍片子竟然会有不连贯的问题。很多人说前后半部剧情不统一,其实我觉得简直能分成三段,第一段是最好的,各路人马纷出、剧情连贯、背景交待清晰,感情铺陈很到位;但是第二段急转直下,完全可以改为“三个爸爸和一个孤儿”的故事,王学圻、葛优和黄晓明在这一段的台词和剧情设置戏剧性地朝“无厘头”发展。当赵氏孤儿咬了黄晓明的屁股逃跑之后,黄晓明对葛优说:“你怎么就这么让他跑了呢,他跑了,我们要怎么弄啊。”“怎么弄???”电影院里一片笑声。而第三段葛优饰演的程婴的死,实在非常突兀,感觉是陈凯歌到结尾处精疲力尽了,不知道怎么结尾,就凑乎着结束了。而且最后又完全以程婴的独角戏收尾,令人情感上无法接受,黄晓明的角色甚至没有任何交待,如果当时陈凯歌坐我旁边,我一定会问:“到底葛优是主角还是王学圻是主角,黄晓明是不是‘打酱油’的。”

8455娱乐场,片子大致看来可认识为哈姆雷特与儒家思想的汇集。影片从赵氏孤儿出发,对养父崇拜、崇拜破灭、鄙夷、轻蔑到重新认识父亲的伟大,完整地描述了男性的俄狄浦斯情节。片子分为几个层次,从3位父亲出发为主线,从不同的父权形象展开故事。

3、陈凯歌的老毛病:想说得太多,但啥都说不好。看第一部分,你会以为是史诗般的还原历史的佳作;看第二部分,你会以为他想表达希腊神话式的父与子之间的永恒命题,赵氏孤儿叫王学圻饰演的屠岸贾为“干爹”,他们之间有父子般的亲情、有生与死的仇恨、也有父业子承的期望,这完全能令人联想到西方四大悲剧之一—“弑父娶母”的俄狄普斯王,又或者是“父权主义”的古希腊社会(听说古希腊社会中,每个少年都会有一个所谓“干爹”,而他们的成人礼就是这位“干爹”对他进行同性恋活动,寓意是授之以男性的精神和力量)。而第三部分又变成程婴一个人,凯歌同志似乎又想表达小人物在大时代下的无奈、无力与悲哀,希冀平凡生活却又不可得的凄凉。其实以上三条线,凯歌无论选哪一条线深挖下去,都会成就一部好电影,但是他没有。

第一个层次比较清晰,葛优饰演的养父形象猥琐、懦弱,却来得真实,人性中的自然天性较强。被架起来的大义,被误读的人生,运动中父亲高贵形象的崩塌,少年的羞愧与愤恨,帮助勾勒了养父前半生的角色剪影。而后半段养父的华丽转身重新定义了父性的伟大,男孩成熟后了解到命运多舛下人类的无力,原谅、接受了真正的父亲形象-那复杂却又质朴的父性本色。

听说《赵氏孤儿》拍摄中间确实换过编剧,原因是两位编剧和导演的意见不合。凯歌是一位有才的人,但是有才的人老了,就怕固执。他或许固执于自己的才华,又或许潜意识里畏惧自己渐已失去才华,因而才患得患失、犹疑不决。这直接导致他后期的电影框架都很大,背景宏伟,但是没有力量!力量其实就靠结尾的升华,代表作《霸王别姬》其实每段都很有力量,但是结尾收得更好——“虞姬”那转身决然的姿态,真正一切尽在不言中,不由令观众愣在当场,胸闷异常!其实我们也不要你升华,至少维持个平均水平。但后期凯歌的作品基本都虎头蛇尾,从生理上来说,这属于勃起太早,后劲不足,容易早泄。《赵氏孤儿》的开头,范冰冰给程婴的儿子取名为程勃,但不久就挂了,说明勃不分早晚,主要是要有持久性,要维持平均水平。

第二个层次从杀父仇人出发。这个形象代表不可超越与敬畏。形象本身可以理解为绝对权力。绝对权力理性残酷,让人畏惧,然而也确实有温情一面。尽管这个父亲形象介乎于人性中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中间的那一层,然而仍然代表了不容置疑的权威、或者说君权、神权。导演在影片最后作出了选择,影片最终人性中两个父亲的对决中绝对权力的失败与自然天性的自我升华中,导演通过赵氏孤儿的一剑通过弑父,超越对于父亲的误解,将矛头指向我们文化属性中最不堪最泯灭人性的那一面。

其实纵看凯歌同志整个的电影表,也完全符合“勃起太早,后劲不足,容易早泄”的基本原理。《霸王别姬》、《黄土地》等代表作来得太早,功力下得太足。我想对于凯歌这么要强的人,一直无法超越自己也是件非常令己令人心痛的事情!有人说:“一刹那的光辉不代表永恒!”但事实证明,即便一刹那的光辉能够成为永恒的经典,还是不如细水长流的好!

第三个层次,从赵氏孤儿的生父出发。这个生父形象是完美的社会成功人士形象,影片没有做过多勾勒,但其桀骜不驯令人印象深刻。完美的社会属性与真实的自然天性,看来是无法在大环境下生存过久的。导演,或者纪君祥杀死了过于理想化的人物,有其现实意义的一面。

第四个层次,公孙大人与闹太套蜀黍,是赵氏孤儿的另外两个恩人。这两个形象的刻画让我不由得思考:士大夫阶层什么时候能够放弃这种以身取义的作风??牺牲小我,成全所谓的忠与义,忽略生命本真的美好与真实?于是,又见儒家的三纲。

导演属于士大夫阶层良好的精神贵族代表,处在环境中免不得受儒家”三纲“影响。特殊年代对于父亲的失礼、自身感受与社会角色、家庭角色的冲突让他在青春时代背负了沉重的精神枷锁。心存疑问却又怯懦于挑战权威的内心冲突,父权与君权的界限模糊,使内心的仇恨与敬畏无法割裂,当然这恐怕不仅是陈凯歌自身的问题,而是在中国特殊文化属性下的知识阶层的软弱与无力。从早期身怀知识分子胸怀天下的责任感却又绝对服从架构式的父权体系,到中年对于君权神权父权的重新定义与解读,我看到了一个与世界和解、与自我和解的超然陈凯歌形象。

导演较为理性的描述,让观众得以保持冷静地观察存在人性中的狡猾、卑微与伟大。我认为这部电影是成功的,去掉了很多以牙还牙的仇恨与政治因素。另外,这部电影很多角色与道具都富含哲学与心理学意味,值得深度剖析。

杂感1:
值得注意的是片中女性所塑造的形象,无论是市井的医师太太,还是高贵的国君姐姐,其社会角色无法超越其母性。人性中自然属性的那一面永远是优势。然而男性却由于赋予了过多的社会角色,无法将自己的自然属性同社会属性剥离,实在是一种遗憾与可怜。

杂感2:
影片最后的超现实镜头,让我想起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Solaris的最后一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杂感3:葛优绘制的手卷是否最后要小交代一下?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黄晓明的角色甚至没有任何交待,影片从赵氏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