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同的生父是国民党的少将,借用伟同老爸对

      这部片子是李安“父亲三部曲”中的一部,父亲这个角色也是本片中最耐人寻味的一个。
      从一些人的话中我们可以得知,伟同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师长,年轻的时候是很有权势的,有老张做厨子,有老陈做司机,而且老陈还成为唐人街饭店的老板。
      从他到美国之后的作息呢,我们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生活方式比较健康,并且很雅致的人,典型的中国精英阶层的老人。
      在那个时代,他是老爷,不仅是家里的一堆人,包括他的妻子、孩子都是处于他的权威之下的。而他自己又是处于中国传统思想观念的权威下的,好面子,讲究传统的人情世故。
       对于父亲的态度,影片中其实一直都有暗示,向伟同讲自己逃婚,装睡,假装练字,在赛门和伟同吵架时低头吃饭,和伟同卫生间偶遇......影片对于这种情节做了特殊的处理,节奏放慢,给一些静态的特写。
        一切的暗示都在为最后揭示父亲其实什么都知道做铺垫。
       “不被你们骗,我怎么能抱上孙子呢?”
       有人说,这显示了父亲的聪明。作为曾经的将领,他能够一切不漏痕迹,掌控全局。
       但是我觉得这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影片展示的并非仅仅是东西方的文化冲突,还是以西方为代表的现代新潮思想和中国传统的冲突。中国传统的社会里,性被极度压抑,人们没有很多的自由,只能被动的接受,而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呢?崇尚自由,解放天性。这两种文化背景加在一起,冲突也难免。
       影片表面是高伟同屈从于传统,为了满足家人假结婚。但是父亲才是这场剧里最彻底地失败者。
       他不多说也不揭穿,是他深知自己无能为力,只能屈从于儿子。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底线任然是“抱上孙子”,去迎合那个旧有的价值标准。剥夺了他的能力,却消不掉时代和社会赋予他的目的。明明知道自己不再具有统摄全局的力量,却还要去试图继续撑起。
       他只能妥协,假装,来维持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
       片末他高举起的双手,是一种屈服,也是一种解脱。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温尼不熊(来自豆瓣) 来源: 《喜宴》讲述了留美的成功男同志伟同被父母逼婚的故事,他不得不与非法停留女艺术家葳葳假结婚以躲过父母的催促,但不断的波折使伟同父母一次又一次推迟返台时间。因葳葳的意外怀孕使伟同男友赛门在沉默中爆发,各自心坏鬼胎的人们都在努力维系表面上的平静…… 故事发生在西方,却从头至尾刻画出中华文化的细枝末节。整场闹剧的源头都来源于高家二老的逼婚,伟同父母拥有明显的短期取向的价值观,坚持履行社会责任。这一点从影片开头就能看出,父亲不抱到孙子不咽气、二老远赴美国为儿子主持婚礼、提出要按礼数到葳葳家提亲……随着主角各方的深入了解,老一辈的传统思想更为突出,父亲向伟同娓娓道来自己当兵的缘由并感叹着传递高家香火的重要性,虽然这在后来看来既是讽刺又是怜惜,但又自然到令人信服,也为这个谎言的延续进行铺垫。 在前期相处过程中有一幕令我印象深刻,清晨的阳光照在伟同父亲熟睡的脸庞上,伟同抖索地感测父亲的呼吸,不知道他那时是慌张担忧,还是真的有一瞬希望父亲就此再也不要醒来的想法。伟同的内心是矛盾的,这是否也映照出了两代截然不同的思想上的矛盾,一颗渴望独立自由的心不得不被伦理道德约束,如果没有所谓的束缚,可以省去许多后缀麻烦。但现实就是长期取向与短期取向的相互冲击,这样看来父亲安然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得那么僵硬冷漠,伟同代表了不被主流所接受的年轻一代,小心翼翼的试探仿佛在挑战这父辈的权威,最后也是以退缩妥协为终。 剧情渐入高潮,中国最传统、最具代表性的文化也在通过这场婚宴传达至观众心中。从伟同起床向父母跪谢、一起回忆童年往事,到一对“新人”敬茶、小男孩跳婚床,又到婚礼上向来宾敬酒等环节,到最后闹洞房,平时看来再正常不过的婚礼传统到旁观者眼里竟然如此疯狂混乱,难怪老美要忍不住问了“我以为中国人都是柔顺沉默的数学天才啊?”。 是的,被放大至喜剧形式所表现的那场中国婚宴,让我们见识到了“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新人向中国好友敬酒,人人都起哄多喝点,反观外国好友,大家安坐在座位上,小小抿一口,微笑着祝福新人;大菜上桌,赛门起身兴奋品尝,却被同桌的长辈占先;糊涂入错场的宾客在得知不是陈家婚宴后仍满不在意的继续蹭吃蹭喝……决心将中国特定文化扩散美国的亲朋好友们终于在闹洞房之后放过了这对“新人”,爱凑热闹的人们前一秒还在抱怨赌运不佳要决战到天明,下一秒就能被婚床上调戏新人的游戏吸引过来。社群主义由此凸显,人们抱团活动,一群群地来,一批批地走,匆忙过境之后留下一片狼藉。但这样的社群意识也是另一番人情味的体现,对西方强调的自由个性个人主义的冷漠形成鲜明对比。 不难捕捉到影片中出现频率相对较高的一个词:面子。我们听到了不能在美国丢了面子,又或者是不喝酒就是不给面子的说法。最要面子的要数伟同父亲,他曾经的手下干将老陈,经营着曼哈顿最高级的中餐馆,深知师长爱面子的性格,可以说是为师长,而不是为新人,举办了一场长足师长面子的喜宴。这便又可以看出国人对官位等级的敬畏,尽管老陈已经是大餐厅的老板,他仍然不敢与高家同桌,毕恭毕敬地顺从着师长的要求;尽管是在美国,伟同父亲在主持婚礼时也不忘先提及领导王处长。注重领导的社群主义被散落于影片的各个细节,时刻讽刺着深陷其中而又不自知的我们。 来不及亲热的赛门慌张地系上皮带,同框的还有伟同温顺地为父亲绑上血压计,这是激情与伦理的碰撞。雪白的西式婚纱显得鲜红的中式旗袍是那么鲜艳刺眼,根深蒂固的家庭、家族观念,在这场中国式闹剧中欲盖弥彰。也好在国人对待感情的隐忍含蓄使故事结尾能走向一个令众人满意的方向,实现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喜宴。 不同文化间的矛盾也是如此,分不清是对或错,道不清孰是孰非。借用伟同父亲对“新人”的劝告:你们两个在完全不同的环境里长大,以后生活在一起,万一在思想上、生活的习惯上格格不入的时候,一定要相互体谅,多多沟通,处处站在对方的立场为别人着想。借此自省,以此示人。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伟同的生父是国民党的少将,借用伟同老爸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