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听人说王朔(wáng shuò )的小说属于"流氓"

    非常奇妙的开始,很小的时候确实看过这部电影,不过因为年龄尚小并未理解其中含义,并且被遗忘在小时候无忧无律的生活中.
    高中时候听无聊军队脑浊的我是顽主,突然对这歌产生了兴趣,在歌篇里看到此曲改变自顽主,心想一定要看看.没过几天翻王朔文集的时候无意发现了顽主,从这时候开始对王朔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了.文章里那些可爱的人让我一下开拓了思路,非常贫的对白非常适合那个大环境的空虚一代的描写.后来在CCTV6又看到顽主的电影,当然我觉得还是电影这种方式表达的要好一些,比书要精彩一些,对整体的框架进行了润化,使整部电影非常合情合理,只是服装表演那块的意图还不清楚,难道是表现中国革命史么.
    甲方乙方其实可以算是顽主的第二部,仨哥们关了3T后叫了一些哥们姐们后又开始好梦一日游了,他们不挣钱谁挣钱啊.

就听人说王朔(wáng shuò )的小说属于"流氓"小说,在歌篇里看到此曲改动自顽主。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听人说王朔的作品属于"流氓"小说,那时还没听到“痞子” 文学这一说.可后来看的一些当代的小说,才知道,有很多比王朔还"流氓"的作家,王朔根本算不上流氓.

这是最早的误读,除此之外,就是在王朔批评很多人那个阶段,感觉这人挺傲的.可是看了王朔写的一些批评文字,并不是在那里干骂,里面还是很多值得深思的问题.当然不能否认当时他过激的言论也比比皆是.

看《顽主》,是电影,书还一直没有看,其实基本上是按书上写的拍成电影的.这回看根据王朔的小说改编成的电影跟以前的感觉不太一样.对王朔的印象也虽着时间和自己思想的成长有新的认识.

年轻一代中有了代表,然后是五六十年代的作家学者中也在给王朔设置文学地位.我比较喜欢的作家阿城就说王朔是真正改变文学语言结构的作家,是一种语言风格的颠覆。看似流行,却是真正的先锋。这种语言结构的变化,不但影响着文学,也影响着日益发展的影视剧.电影先不谈,看看电视剧这发展的20几年里,跟王朔有关的都有哪些.《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都是老百姓和熟悉和喜爱的.这样一来,人们的美学欣赏也迎来新的变化.所以那些例如年代,时代这样的名词里就少不了王朔的印记了.

最大的误读,也是最没有境界的误读,认为王朔的作品是畅销小说,通俗小说那一类的.通俗和畅销都没有错,错在这两点并不直接与王朔的小说挂钩.王朔的畅销,是因为在他的语言结构中有很鲜明的雅俗共赏的部分.但一味归为俗套就错了,看看《顽主》就知道了.杨重代替别人与女孩约会,和女孩侃了一大堆,支架不住,打电话求助哥们.那哥们说到:“跟他侃尼采。”后来又说,“跟他侃弗洛依德。” 而杨重说他对弗洛依德不熟.一般没有人文和思想境界的人是不太清楚这两个人是谁的.这表明看似并不严肃的调侃者王朔的脑子里是有着相当严肃的人文知识背景.这在王朔嘴里,有了特别的优势,而在现在的年轻作家中会有些无奈.因为谈了哲学,认为你做作,卖弄才华,不谈哲学,又觉得你浅薄.当然聪明的作者,跳过这两者,在搞新的东西.而大部分人则小心的走在夹缝中,难以脱身.

提“王朔”这个名字,好像是属于90年代的热门话题,但现在虽然不是那个流行和“火”的时期,王朔的作品仍有谈不完的话题和感想.

阅读王朔,推迟了很久,主要基于一些误读的信息,代替了我自己的判断.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没有读过这个人的书,就不应该用别人的判断来影响自己的.于是在阅读了更多的先锋作家之后,又重新回来关注王朔的作品.也就是在阅读王朔的这段时期,有以前不一样的评论也进入了我的耳朵.那些年轻的70后作家也在回顾自己的当代文学时,把这启蒙的大任给了王朔.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就听人说王朔(wáng shuò )的小说属于"流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