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鞍华的《黄金时代》,故事讲一群文艺装逼小

故事讲一群文艺装逼小青年在天朝的亲切关怀下,自主创业开了家公司,为人民服务。

  我们在《黄金时代》里看到的萧红,不是“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而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许鞍华北上,是扬短避长;选择与李樯合作,是“遇人不淑”。许鞍华就像是香港的市花洋紫荆,脱离了她温润的港岛土壤,就失去了她展现细腻才华的根。当年萧红从东北一路流落到香港,颠沛至死;许鞍华则选择离开南方一路向北,前途未卜。也许萧红与许鞍华之间,相隔的是大半个世纪的宿命。
                          ——题记

上世纪80年代,一个装逼青年的黄金时代。天安门前骑自行车的人群,像瘟疫一样冲撞,穿白色制服的交警沉醉在自己编织的舞蹈动作中。卖手绢的柜台小姐整天逼着替身男友给她讲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路人甲站在领奖台上就浑身有湿人范儿,一群狐朋狗友坐在板儿车上愉快地回家了……

  一年下来,其实没几部国产电影值得你掏腰包,今年国庆档接连有三部质量还不错的国产电影上映,已实属罕见。一部陈可辛的《亲爱的》,一部宁浩的《心花路放》,还有一部就是接下来我想多说几句的,许鞍华的《黄金时代》。

大姑娘头发一甩,就甩出一条长江一条黄河……

  《黄金时代》名不正,许鞍华言不顺
  我记得这部片最早出预告的时候,就叫《萧红传》,改成《黄金年代》应该是今年初才定出来的馊主意。说《黄金时代》这个名字不好,是因为咋一看气场太大,我相信有不少影迷在看电影之前,都会以为这电影除了讲萧红,还要大排场地为我们展现一个大时代的氛围,但事实上并不是,故事所在的背景看起来不小,但实际拍出来的格局不大。故事由头到尾,都通过萧红身边的爱人师友来讲萧红,这班家伙里面虽然有鲁迅这样的逼格爆棚的大人物,但总体上还是在左翼作家这个框框里,这只是那个时代,那个文坛里的其中一个框框,以此代表时代,还不够。
  当然,看过片子的影迷,或者熟读萧红作品的读者,都该知道许鞍华的这个“黄金时代”,是取自于萧红给萧军的信:“是的,自己就在日本,自由和舒适,平静和安闲,经济一点也不压迫,这真是黄金时代,是在笼子过的。”也就是说,许鞍华想拍的,还是萧红一个人的黄金时代。但问题在于,这样一个名字,还是容易引起观众误会的,比方说我,观影前我就一直想提问,萧红所活跃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算得上中国文学的黄金时代吗?当然算不上。中国文学的黄金埋在魏晋,白银埋在唐宋,新文化前后的泥土里,不知道能不能挖出铜铁。
  还有个误会,就是来自王小波门下走狗们的,我在网上还看到过这样的留言:《黄金时代》只有一部,那是王小波的。可别挑战王小波门下走狗的智商,他们可是像他们主子一样“很讲逻辑”且“很会写杂文”的。

看这种片子放的时间久了,就会变成纪录片。看看那时的装逼犯,还满是藏不住的纯情。他们有他们的悲情,然而80年代过去了,黄金时代过去了,我们只能强忍住笑,憋出一身冷汗……

  李樯毁许不倦,鞍华还是“投海”去吧
  我非常喜欢许鞍华。她很细腻,很会把握小人物和市井生活的平淡细节,《天水围的日与夜》,《投奔怒海》,《女人四十》,《千言万语》,很能打动人。
  但是,她的这部新作我不喜欢。许鞍华的镜头仍旧细腻,但用在一个以时代为题的电影上,多少有点不合适。就算许鞍华的本意只是想拍萧红一个人的传记,但要讲清楚一个人物,是不可能脱离她所生存的时代背景的,放到这部电影上说,就是你如果只把镜头对准萧红的小圈子,是不足以把萧红的形象描画得丰满的。
  在这点上,许鞍华的长处反而害了她。整部电影用了不少特写,镜头太窄,注意力放在了太多小细节上,除了几次唬人的日军轰炸,一些在轮船上逃难的镜头,观众基本感受不到太多时代动荡的氛围。那个时代到底有多乱,人们有多彷徨,生活有多流离,许鞍华基本是采用了有点伪纪录+话剧式的混搭,靠人物耍嘴皮子来讲述。但电影是电影,单靠几个特写人物跳出来讲故事,是讲不出画面感的。
  有人问,我拍个人物小传记非得拍得那么宏大吗,非得讲大时代背景吗?当然不一定,但问题是,你现在拍的这个人物,正是那个动乱时代的一个缩影。而且从《黄金年代》的萧红版海报标语上看,“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这是无所畏惧的时代”,正因为时代的大和乱没渲染好,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不是萧红“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而是 “不做死就不会死”。
  事实上,同样是以动荡的国家与社会作为背景,许鞍华则将《投奔怒海》拍得一级棒。《投奔怒海》之所以拍得远比《黄金时代》要好,原因可能有三:第一,剧本上,《投奔怒海》的故事性更强,冲突更剧烈,比李樯的《黄金时代》更有戏剧效果;第二,《投奔怒海》的视角,是小人物的视角,这是许鞍华最擅长的,和她的调性很对路,而《黄金时代》为时代盛名所累,要讲太多文坛大人物,视角是文化人,知识分子的视角;第三,《投奔怒海》拍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是香港回归前途初定的年代,许鞍华身处这样的社会变局之中,容易对《投奔怒海》中的,越南社会的生活形态产生彷徨和共鸣。
  许鞍华北上,是扬短避长;选择与李樯合作,拍了难言成功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和《黄金时代》,是遇人不淑。她就像是香港的市花洋紫荆,脱离了她的港岛土壤,就失去了她展现才华的根。当年萧红从东北一路流落到香港,颠沛至死;许鞍华则选择离开南方一路向北,前途未卜。也许萧红与许鞍华之间,相隔的是大半个世纪的宿命。
  而作为许鞍华的一个影迷,我还是更愿意看到她重新“投海”,回到她最拿手的路子上去。

蛮好看的~

  萧红到底不是张爱玲
  就像罗大佑和李宗盛,萧红和张爱玲之间的不该比较的比较,也是老话题了。消费完张爱玲和林徽因,现在轮到萧红,但萧红最终不会像张爱玲那样红。
  林徽因没什么可说的,她有后来的小名气,是赚到了。
  张爱玲在通俗文学上很值得一说,她和电影的渊源也很深,给香港不少电影写过剧本,她的小说像《倾城之恋》,《半生缘》等等也一直被翻拍。张爱玲其实原本也并没有这样火,她能升级成为后来文坛教母级的人物,一来是得益于夏志清的高论,让大家重新注意到这位爱讲情调和姿态的女作家,二来是得益张爱玲活得久,她是一九九五年在美国去世的,那已经是一个现代媒体业开始迅猛发展的年代了。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作品,张爱玲的作品,是带有都市情怀和小资情调的,是适合被改编为影视作品并容易被现代大众接受和消费的。
  说萧红很难像张爱玲那样红,根本原因也在这里。同为女作家,萧红完全不是张爱玲那个套路的,鲁迅说萧红的《生死场》“力透纸背”地描写了“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和张不一样,萧红不是咖啡伴侣,她的作品就是咖啡本身,是苦涩的。在现代,萧红的作品找不到广泛传播的土壤,或者说,这个年代并不需要萧红,而作为文化消费品,萧红的作品也远不如张爱玲的小资情调能卖钱。因此,萧红其实很难像张爱玲那样红成现象,否则不至于在近几年,萧红屡屡被改编搬上大银幕的并不是她所写的作品,而是她本人的传奇——她本人比她所写的小说,更适合被都市人消费。

  也许我对《黄金时代》的恶感,完全是畸变于对许鞍华往日风格的钟爱。抛开个人情感因素不说,即使这部电影有许多不如意之处,但仍然是一部颇有情怀的电影。更重要的是,你国庆节约个姑娘去电影院,看《亲爱的》太催泪,看《心花路放》显得你有点low,惟有《黄金年代》最适合用来装逼泡妞,不过去之前你最好先复习一下文化课,以免姑娘问你“萧军萧红是不是两兄妹”的时候,你云淡风轻淡地答一句,“是啊,乱伦”。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许鞍华的《黄金时代》,故事讲一群文艺装逼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