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如此性格的角色无论原著本身或是电影只

“我说《顽主》到底怎么样?好看不?”
“这个不能说,您可以自己去看,不过可以透露一点,内容相当粗俗!”
“是吗?哎呦!太好了,哥们儿就喜欢俗的!”
 
前一阵在Trevis推荐下看了王朔,弄了一套《谐谑卷》,结果是插科打诨没一点儿正经,不过回头想想倒是把人情世故给道出来了,对于情商低的宅女相当有现实指导意义。今天又看了改编的同名电影,思绪澎湃,一定得好好说说。
今天... 我... 在家里...看了这个电影... 很好...
突然 要写观后感,思想上 思想上没有准备,可以说米家山拍了这部电影是件好事……
 
1.电影拍出了小说的神韵
这里头北京人的北京味和那股子侃劲那是相当正。随便捡几句台词出来都是经典,比如上边改编引用的几句。再比如:
杨重:“人生就是这么回事儿,就是踢足球,也许啊一大帮人在那跑来跑去整场都踢不进一个球去,可你还得玩儿命踢,因为观众在玩儿命地喝彩打气。人生就是跑来跑去听别人叫好儿。”
 
美萍:“哎,弗洛伊德说当儿子的都想跟自己妈结婚,对吧?”
杨重:“跟我妈结婚那是我爸。我不可能在我爸跟我妈结婚之前先和我妈结婚,错不开啊!”
 
秋风:“草地上,开满鲜花,可牛群来到这里发现的——只是——饲料。”
 
片头片尾的“瞻仰毛ZX仪容,凭本人的工作证、身份证、或者介绍信入场”
杨重给一个手淫狂支招:“不要过早上床,熬不住了再去睡,内裤要宽松,买俩铁球一手攥一个,黎明即起,跑上十公里,室内不要挂电影明星画片,意念刚开始飘忽就去想河马想鳄鱼。实在不由自主就当自己是在老山前线一人坚守阵地,守得住光荣,守不住也光荣!”
……

影片拍摄上映日期是1989年。当时年幼对那个年代我完全没有多少实体记忆,所以只能凭借当时的影像拼凑我们的父辈们正当好年华时社会上的众生相。上世纪80年代无疑是最好的时代。
“五讲四美”深入人心,人们思想单纯、心无杂念,人人都爱人民公仆,大街上秩序井然完全归功于每个人的组织纪律性奇强,大家生产劳动积极性格外高涨,喊着口号一丝不苟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指标,争当爱岗标兵且工作原则性极强,走个小后门就成了好大点儿事。像电影里刘美萍作为一个商店买手绢的售货员遇到熟人,最高待遇莫不过“哎,你们买手绢吗?”

2.89年拍的现在看都前卫
电影对小说有两处明显的改动,一个是给作家颁奖前的走秀,小说是一笔带过,电影里是重头戏,而且是神作!一群牛鬼蛇神在舞台上群魔乱舞,中国近现代人物统统上场,拿红宝书的,练女子健美的,穿官服的,包二奶的...相互斗的还有相互逗的,把这些人的微妙关系表现的淋漓尽致。
还有一处不同就是结尾了,小说本来还有续篇,对3T公司的结局没有交代。电影里3T公司被街道党委宣布处分,最后镜头消失在处分公告前长长的排队的人群中,增添了荒诞的气氛。
小说里提到过“垮掉一代”,我觉得这电影主角就是中国垮掉的一代。一群无所事事的青年整了一个3T(三替)公司,号称“替您排忧 替您解难 替您受过”,其实就是收钱给人出(馊)主意,办假颁奖晚会,代人受骂诸如此类。他们声称自己整天什么也不干,看看武打录像、玩玩牌、要不就是睡觉,没有崇高理想,不考虑将来。他们在上一辈人看来就是混蛋、寄生虫。道貌岸然的教授认为他们是浪费青春,简直不可救药。他们可以选择更光鲜的生活,可他们偏不喜欢成为衣着光鲜,举止优雅做事业的人,他们心甘情愿做一个看起来在轻飘飘慢慢下坠的人,却觉得自己灵魂中有些东西得到了升华。
 
3.音乐也是很不错的
有弗拉明戈吉他,有摇滚,有电子,有迪斯科。
 
4.演员现在都是名角儿
年轻时的葛优没秃顶,还挺深沉(我知道你们是说我傻);年轻时的张国立还挺帅一小伙儿;年轻时梁天很瘦,特英伦;年轻时的潘虹很美,特知性;年轻时的侯耀文还是一脸坏样...

与大时代背景不同的一伙儿青年:于观、杨重、马青。我们姑且先按照片中赵老师的说法叫他们“失足青年”。他们没事儿打打小牌、侃侃大山、打打哈哈。以前也总是在《血色浪漫》里听钟跃民提到“顽主”,现在终于对这两个字理解更进一步。表面看着浪费生命、不思进取,但心底却都是纯真乐天、热心善良的小年轻。本着“替人排忧,替人解难,替人受过”的宗旨成立了个什么3T公司。

2009.9.26

王朔的原著我没读过,故无法评价片子是否忠于原著或是省略了哪些细节。第一感觉电影就像冯小刚的《甲方乙方》的原始版本,3T公司的性质于“好梦一日游”有着颇为微妙的异曲同工之处。没看这个之前觉得《甲方乙方》真叫好,但现在觉得还是《顽主》更值得回味。

一向很喜欢嘴贫但不惹人讨厌的角色,而且最好加上骂人不带脏字。这个片子可好,一下子来了仨:葛优温吞的幽默、张国立的快人快语、梁天的调侃挤兑(从《我爱我家》开始一直很喜欢梁天极富喜感的小眼睛)都是那么恰到好处丝毫不会让观众对这几个青年生厌。要知道如此性格的角色无论原著本身或是电影只要处理不好,一线之隔很容易就成了“流氓”。

我不是北京人,却对一口“京片子”特有好感,总觉得老北京的韵味是越品越醇的。重新把片子过了一遍,整理记下精彩台词对白,但文字怎么也不如生动的影像来的更有感觉。

【用以存档,仅供参考吧。】

◎一女顾客:“……往哪一坐屁股发沉眼发光跟抽水马桶似的一拉就哗哗喷水,知道你有这特长那中苏谈判请你去得了。外面跟八哥似的,回家怎么一见我就没词儿了?”
马青:“我改。”
女顾客:“改?改屁!除了尿床你这辈子改什么了?”

◎杨重:“人生就是这么回事儿,就是踢足球,也许啊一大帮人在那跑来跑去整场都踢不进一个球去,可你还得玩儿命踢,因为观众在玩儿命地喝彩打气。人生就是跑来跑去听别人叫好儿。”

◎马青:“……就杨重享清福啊,每天替人去约会,我要求换工种,跟他换。种田还得休耕呢。”
于观:“咱不是有君子协定在先的吗?你太温柔太多情,让你去办这种业务我不放心。”
马青:“可杨重也不是太监呐!”
于观:“可他懂职业道德,他能跟别人胡扯上一天仍然津津有味,他就有这耐性。你行吗?要是你,你准把这临时工干成全面承包。我不能隔一天让一个丈夫打上门来一回吧。”

◎美萍:“哎,弗洛伊德说当儿子的都想跟自己妈结婚,对吧?”
杨重:“跟我妈结婚那是我爸。我不可能在我爸跟我妈结婚之前先和我妈结婚,错不开啊!”

◎马青:“……我也觉得特空虚,结婚特没劲,找来找去不是找来自己爹就是自己妈。哪像人家外国啊,谁跟谁都能睡觉。人家也方便都有房子,你自个儿有房子吗?家里老有人儿吧。我就特佩服人家外国女的,睡完就完。而且无论怎么睡也不扭着人男的胳膊买这买那。”
美萍特无奈:“杨重,咱们走吧。”
马青:“甭老拉着我们哥们儿,你已经被我接管了……”

◎山寨颁奖仪式入口迎接处。
一男青:“哎,哥们儿今儿有舞会吗?”
于观:“有,那请柬上不都写着吗?”
男青:“我们可经常上当,说有舞会把我们框来了,结果开了半天会什么都没有把我们轰出来了。”
于观:“这回您放心,不但有还是一水儿的Disco。”
男青:“会前有时装表演吗?”
于观:“很精彩的时装表演。”
女青:“舞会有免费饮料吗?”
于观:“有,不过许吃不许带。”
女青:“那还算值。”
于观对在旁的作家宝康:“有什么办法?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它就有‘左中右’。”

◎山寨颁奖大会上,冒牌作家们纷纷发言。
秋风:“草地上,开满鲜花,可牛群来到这里发现的——只是——饲料。”
柳絮:“人们说我的这边儿——是长江,人们又说我的这边儿——是黄河。”片刻沉默后面无表情走下台。

◎林蓓:“无赖,你要是无赖了也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宝康:“不对,这无赖的准确意义应该说是‘无所依赖’!”

◎宝康:“你们这哥儿几个里头就数杨重风度最好——深沉!”
杨重:“你骂谁呢你?我知道我傻。”众人大笑。

◎关于“万人大餐厅”的神侃。
候耀华饰的砍爷:“你对目前世界上这情况可能不大了解,无产阶级队伍人民少,资产阶级队伍不断壮大,着外国人整天憋足了劲儿干嘛?不就上中国吃来了吗?你看人外国人那肚子。”
于观:“办不了,中国银行从来不为这种‘野鸡项目’担保。”
砍爷转向杨重:“哎,我记着你好像说过你们家有一远亲原来在中国银行一副行长家当过阿姨。”
杨重:“没错儿,你要想拐他们家孩子,我能跟她说说。”

◎赵老师问杨重:“哎,你是哪儿的?也是3T公司的?”
杨重:“我就是一傻“波一”,您甭为我费心。”
赵老师无奈笑答:“哈哈,年轻人总是过低估计自己啊……”

◎赵老师:“你们平时都干些什么啊”
马青:“我们什么也不干,看看武打录像、玩玩牌、要不就是睡觉。”
赵老师:“找些书看看吧,书是消除烦恼解除寂寞百试不爽的灵丹妙药啊。”
于观:“我们没什么烦恼。从来不看书也就不烦恼了。”

◎于观翻越护栏被交警逮住:
交警:“你怎么从这蹦啊?说你呢,听见没有?”
于观:“说我呢?!”
交警:“你有病啊?”
于观:“对。今儿早上我刚从安定医院跑出来,医生追了我700多里地。”
交警对丁小鲁:“以后像这样的人过马路都得有人领着,行了。哎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于观:“嘿嘿,我是她舅舅。”
丁小鲁:“你怎么不说你是我外甥啊?”

◎杨重:“警察说什么你就听着,别自尊心那么强。就当你还小,你爸骂你一顿。替人家想想,马路上成天站着,除了电线杆子没第三个倒霉的了,钱也不多挣是不是?再不得词儿让人家训训你也太不人道了。他训够你了,自然就把自行车还给你了,毕竟是维持秩序,不是盗贼团伙嘛。”

◎于观对肛门科大夫:“……等等,您该不是那个什么屁眼儿保养方面的行家吧?”
大夫顾客讶异过后:“我对您的措辞很遗憾。”

◎马青接于观老爸的电话。
马青:“喂,找谁?”
于爸:“找于观。”
马青:“于观不在,出去了。”
于爸:“去哪了?”
马青:“你谁啊?问那么多嘛?”
于爸:“你甭问我是谁,于观去哪了?”
马青:“去你妈的!”

◎仨人去医院陪床。
知识分子顾客:“你们怎么坐在这里不去伺候妈妈?我出钞票不是请你们坐在这里休养的啊”
马青:“咱妈刚才拉了坨金子,我们正盘着算怎么分呢。”

【截图相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2626976】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要知道如此性格的角色无论原著本身或是电影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