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日本传说为骨干,只可以钦佩句小姨子宝刀未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拙愚居主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除了故事之外,还有个拍法的问题。日本电影是以故事为根本,拍摄手段极为单一,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坚持,和独特的审美。而韩国电影恰恰是钻了这个空子,以日本故事为核心,加以好莱坞的拍摄手法。〈白夜行〉电影也是有日韩两个版本。

北京爱情故事,看来以后要正视陈思成导演这一身份了。向来不喜爱情片,认为都是无病呻吟的矫情,只是因为时间合适而去看的,却是意外之喜,重树了我被大闹天宫打击过的看电影的信心。
又是分段式的拍法,这种拍法现在虽然很多,但每段都有亮点的不多,每段都能让你投入进去的更是少之又少。虽然剧中描述的青年、壮年、中年、少年、老年的爱情中,属于你的年龄段只有一个,其他的你不一定有共鸣,却一定会有戒惧、回忆、憧憬、感动。导演的视角是从纸醉金迷、欲壑难平、灯红酒绿的世界开始的,这里有第一次经历爱情与物欲的交锋、初遇诱惑的青年,有投身欲海、放纵不羁、自以为是的壮年,还有过尽千帆,洗净铅华、尘埃落定、彼此宽容的壮年,有纯纯的、香香的、软软的少年初恋,还有岁月沉淀后愈加澄澈的最美夕阳红。
最后佩服下自己早早就看穿导演的几个小心机小花招。再赞一下嘉玲姐姐,一开始的港式普通话很有违和感,却能让我很快适应,人声合一,只能佩服句姐姐宝刀未老!必须吐槽句我大天朝二三十年如一日,永不跟随潮流,永远坚持特色的校服,电影太写实,太接地气了。20140214

在这部《少年》中能很明显的看出杨树鹏导演的用心和野心,特别是前半段氛围的营造。但也正因为上面所提到的一些问题,使得成片显现出来的缺点还是有点明显。多组角色之间的联系不紧密,最后的揭秘也不够意外,有些角色比较多余,比如此类犯罪片中常见的傻瓜,还有周一围的演法,还是有点太过煞有介事,装腔作势。张译演的警察搭档之间的互动,与其说是幽默,还不如说是冷笑话。反正给人的感觉,张译不管是演警察,还是罪犯,在此类片子里都是活跃气氛的担当。

《少年》的故事设定,不可能不让人联想起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来,一对“生死之交”的苦命男孩女孩,一个锲而不舍的老警察,一段陈年旧案。当然东野的故事里,主角很“黑化”,极为隐忍,甚至到了残酷的地步,但也恰恰是因为这份极致,而制造出了一种悲凉的美。

虽然在某些地方能看到一点小惊喜,但问题还是此种类型片,要找到真正的突破口,而不是一味的相信现阶段只要模仿,学得有模有样,就是胜利。因为以韩国此类电影来说,即使故事上比日本差一些,但至少他们尺度可以很大,不但是暴力场面的设计,或者是一些禁忌内容的呈现,而在这方面内地的电影创作根本没有这样的自由度。所以全盘的模仿,不太可能有实质上的进步。不用贪多,只要找到一个特别的点,集中用力便成。

但很显然,咱们国家跟日本的国情不同,男女主角不可能是纯粹的坏人,也就不可能生长出那种罪恶之花,于是虽然主体设置差不多,但接下来的故事走向,跟《白夜行》虽说不上是南辕北辙,到底区别还是挺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虽然这片以《少年》为片名,但真正少年的一段只是在片头和片尾,中间一大段还是十年后青年的故事,如果非得强作解人,那可能就得这么说,因为少年时遇到了极大的生理及心理创作,这位少年的心境,以及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就永远停留在了“少年”时期。这当然是一种诗意,文艺范的解释,跟正片的内容并不相符。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影片最大的类型是犯罪,但很多对白处理得也还是挺文艺,这当然是本片导演及编剧杨树鹏的风格和趣味。

《少年》和之前的《火锅英雄》都是学的韩国拍法,连演员的表演也大抵如此。这样做的好处当然是视听语言比较丰富,还有不少追车戏和动作戏。但问题是,很多事情不能舍本逐末,这类两段分隔时代的犯罪故事之所以吸引人,是故事和人物设置本身,而不是其它附着的,很多动作片里都能看到的元素。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以日本传说为骨干,只可以钦佩句小姨子宝刀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