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去世,而又像刺猬般的彼此伤害

 
      
       看完《黄金时代》,结局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萧红死得太悲惨了。在沦陷的香港,在日军的占领下,孤单地躺在医院里,油尽灯枯,她写着“身先死,不甘,不甘。” 人死如灯灭,在那个烽火连天的乱世,女性的命运是很难自主的,连知名的女作家都这样,而况一般的女性呢!
       每当看完这种悲剧,随着倾泻的泪水,我就感慨自己的幸运。此刻,当我写着文字时,起码没有隆隆的炮火在屋顶上落下,起码没有饥饿和死亡的威胁如影随形。
      萧红的感情悲剧让人唏嘘,其实她和萧军确实是深爱的一对。但是文人的敏感和激情,让他们两人相互激发出创作热情,而又像刺猬般的彼此伤害。另一部小宋佳版的《萧红》电影中,借由鲁迅之口,来评价他俩,“你们两人像两只刺猬,在冬天相拥取暖,离得近了,彼此伤害,离得远了,又相互思念。”而且萧军那种东北大老爷们的思想意识,骨子里对女性并不是平等的尊重,他欣赏萧红的才华,但是不能容忍她盖过自己,他需要一个传统奉献型的家庭妇女做自己的妻子。他喜欢打抱不平,喜欢拯救女性,从而导致一段又一段的风流韵事。多次的出轨伴随着家庭暴力,确实让人很难忍受,这些和追求个性解放,反对封建包办婚姻,进而思想偏于女权的女作家是难以调和的。
       好友说,“如果不是在战乱时期,萧红确实是更适合找端木这样的男人生活。”确实,颠沛半生的萧红要的只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端木这样的小男人更适合过寻常日子。体贴,温和,没有棱角。但是在战时,他的怯弱和胆小却是致命伤,最让人诟病的一段是他拿着唯一的船票独自逃命,丢下一个孕妇在沦陷的武汉。
    有人说她惯于依附于一个又一个的男人,骨子里是软弱的。不要嫌弃她的软弱,这和她童年被冷落被轻视的生活有关,根据心理学的精神分析法,人的性格缺陷都能在童年找到缘由。粗暴的父亲,冷淡的母亲,忙碌的祖母,仅有祖父的爱怜,母亲在她八岁那年就去世了,父亲和亲友因为她的出走而断绝了关系。她太没有安全感了。哪怕享受到了一点人间的温情,她也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地死死拽住,不敢松开。哪怕是端木让她再失望,她也不敢放开世间最后一点的温情。特别是在那样战火纷飞的年代,饥饿和死亡阴影交替袭来,朝不保夕,一个孤独的女人,没有亲人,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身体又差,医疗条件也恶劣,她无能为力。
      童年的爱的缺失,特别是父爱的缺失,对女性的人格形成有极大的影响。她太缺少关爱了,所以别人对她有一份的关爱,她就会回报十分,甚至是一百分,她把感情看得太重,把自己看得太轻,在感情生活中失去了平衡,失去了自己的分量,把对方宠坏了。所以一个又一个的男人接近她,爱上他,又伤害她,使她伤痕累累,陷入到更可悲的境地。
     鲁迅先生说,娜拉出走后,不是堕落就是回来。没有固定收入和缺少安全感的女人,别说是在乱世里,盛世里都很难生存。她这样的精神和状态,自己的生存都有问题,又怎能抚养孩子呢?不知道那两个可怜的孩子真实下场如何,但是那种生命如草芥的乱世,大人都难说活下来,别说刚生下来的婴儿了。这是个人的悲剧,这也是战乱时代的悲剧。
萧红的神经质与敏感无助,让我想到林黛玉,都是出世的才情,忧郁的性情,深深的孤寂,骨子里的孤苦无依。有人说“很多伟大的作家都有一个悲惨的童年。”童年的不幸,促使她拥有比一般人更敏感的内心,靠自己的内心感受来感知这个世界,所以她的作品带有灵气和诗性,是一种任凭心绪召唤的文字。
    她的欢笑是那么的短暂,但是也有展颜的时候。她和萧军同为鲁迅发掘并扶持就是她生命中最大的亮点。身为文坛首领的鲁迅对文学新人的点拨如醍醐灌顶,他是良师,他是伯乐,他像夜间行舟中指路的明灯。而萧红之于鲁迅,更有着一种对长久缺失父爱的满足。学者郝庆军认为“父亲一直是萧红心头的一块阴影,像烙铁一样,不时地烙在她不太坚实的心上。父亲不但没有给她带来爱的温暖,反而给她永久的创伤,这就不难解释萧红过分的自尊中包含着深深的自卑”她在鲁迅身上找到了她多年寻求的梦想特质——睿智和热忱,这是一个理想父亲的典型,鲁迅也在不知不觉中充当了这个角色。萧红病逝时,不要求葬在任何一个爱人身边,也不要求回故乡,唯愿葬在鲁迅先生的坟墓旁。
     该片最成功的是对文人群像的刻画。那时确实是一个文人辈出的黄金时代。他们有着激情似火的年华,有着远大的理想和不懈的奋斗。有着崇高的献身精神和无畏的探索精神。口号和歌声,军号与炮火,随时燃烧着激情,随时准备为信念而牺牲。那个火红的时代,是有一种现代社会缺失的情怀。
    我是第一次在荧幕上见到鲁迅的形象,王志文化妆后,我简直认不出来了。深沉的声音和浙江口音,还有那简练而一针见血的语言,传神地刻画了文学旗手鲁迅。还有丁玲,又一个传奇女作家。她和萧红是多么的不同,爽朗大气,豪迈洒脱,莎菲女士在战斗中不断的成长。还有很多文学名流,给了萧红无私的帮助。
     当然,我认为该片存在着瑕疵。一个是对于萧军形象的塑造太单薄,冯绍峰惯于演风流倜傥的古装美男,对于侠义热忱的东北大老爷们形象难以驾驭。反倒是《萧红》里,黄觉演得更好一些。汤唯的萧红比小宋佳版的萧红更传神贴切一些,小宋佳太漂亮了,少了一些文艺气息。另一个瑕疵,我认为是采用了“离间”的舞台手法来拍电影,这是导演的大胆尝试,但是演员们突然对着镜头大段的独白,打破了影片的流畅性,使观众难以顺畅地代入自己的情感。
     夜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让我们重新拿起那些火热的书本,重读他们的作品吧,重温那个文学史上的黄金时代。

她一生坎坷,短短的三十一年里看尽人世沧桑,遭尽世人白眼。她命运多舛,被初恋抛弃,又险些沦为妓女,后和恋人过了一段幸福时光,又几经磨难。

可是她又是那么优秀,鲁迅曾奉她为女神,在文坛上与国民女作家张爱玲齐名,她用尖锐的笔触创造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图片 1

《黄金时代》的萧红

她叫萧红,原名张乃莹。九岁时失去了母亲,从此她的生命变得暗淡。她恨她的父亲,贪婪、暴力,后母又是那样的陌生。唯独祖父,总是笑盈盈地看着她。祖父是她童年乃至少年生活那段久违的温馨。

在萧红十八岁的时候,祖父去世。萧红唯一的支撑伞倒下了,想着曾经相处过的时光,走过那段祖父和她手牵着手走过的路,萧红大哭。

我想世间死了祖父,就没有再同情我的人了,剩下的尽是些凶残的人了。

她想起每次父亲打她的时候,她总是躲在祖父的房间里,祖父总是安慰她,快点长大吧!快长大吧!

后来萧红终于长大了,她去上学,接受新思想,在学校发表文章,参加反帝国主义运动。这位新时代的女性在学生时代就表现出不寻常的大家风范,注定了以后会一路坎坷。

拼命地逃开,最终却回归原点

图片 2

当萧红进入出嫁年龄的时候,父亲私自为萧红定了一门亲事,小军阀的公子汪恩甲。接受新思想的萧红不肯接受这样的包办婚姻。她不甘心当一个跟在丈夫身后的小女人,于是结束这桩婚事。

汪家颜面尽失,将萧家告上法庭,巨额赔偿使得萧红的父亲大怒,扬言勒死萧红。幸好好心的小婶救出萧红。可是父亲并没有放过她,父亲下令将萧红开除族籍,家人不得接济这个不肖女。

萧红流落在哈尔滨街头,孤苦无依。每天食不果腹的生活着,倔强的她哪怕饿死,也不回那个人间地狱。

可是生活就是这么戏剧,也就是这时,她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当初她执意要去退婚的汪恩甲。《黄金时代》中,萧红初遇汪恩甲,是在一个小旅馆里。当时萧红穿着一身夹袍,头发蓬松,汪恩甲看到这么一个单薄的姑娘,并且是他曾经的未婚妻,动了恻隐之心。“原本我以为,离开了我,你会过得更好。”

这一年,他们同居了。对萧红来说,汪恩甲是她落魄时暂居的那个房梁,她是一只燕子,始终要飞走的。这种感情,无关风月,只是面临窘迫时的一种选择罢了。

他们也曾度过一段欢愉的时光,对于汪恩甲来说,不过是一场男欢女爱,逢场作戏而已!所以承诺就显得不那么重要,必要时一走了之是最明智的选择。

1931年,沈阳沦陷,日军占领哈尔滨。汪恩甲抛下怀孕的萧红和一笔外债,从此杳无音信。

哈尔滨东顺兴旅馆的老板在萧红无力偿还房租的情况下,待萧红产下孩子后,准备将萧红卖进妓院。聪慧如萧红,怎会坐以待毙?于是她写了一封求救信,恰巧这封求救信被《国际协报》的裴主编看到。文人之间总是惺惺相惜的,虽然裴主编无法筹到钱去解救萧红,但是也不忍看到她受苦。所以派萧军去给萧红送去慰问,这次见面在萧军和萧红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那是她一生中最爱的男人

图片 3

萧红与萧军

萧军看到了旅馆里憔悴的她,于心不忍。尽管生活拮据,萧红与萧军相谈甚欢。他甚至有点不舍得离开这个地方,临走时,囊中羞涩的他还是给萧红留下了五毛钱。

之后,萧军为萧红的事四处奔走。天无绝人之路,那年八月,哈尔滨的一场洪水,拯救了二萧。

影片中,冯绍峰饰演的萧军架着一艘船来到东顺兴旅馆,拉着萧红。那一刻,萧红是幸福的。

后来,他们租了一间房子,可是因为出不起房租,房东没收了他们过冬的被子,他们就那样相依相偎过了整了冬季。

那时萧红也产下了一个女儿,可是他们连自己也养活不起,如何养活的了这个刚出生的孩子。所以这个孩子从开始就没有来得及享受母爱,就被送走了。

影片有一个情节,当时萧军坐在书桌上写文字,萧红不知道想起什么了,抽着烟,拿起本子写了《弃儿》二字。我在想,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狠心的母亲,可是又想萧红又是多么的悲哀。一个母亲,有了孩子,却不可以养在自己身边。

和萧军在一起的日子,是萧红一生中最少女的时刻。那段时间,虽然会过得贫穷,但却无比温暖。

和萧军在一起,她走进了文人的圈子,认识了白朗一行人。他们可以吃着一碗丸子汤,吃得津津有味。他们像孩子一样,笑着闹着羡煞旁人。

后来,二萧因为时局动荡,辞去了家教的工作,迁居上海。在上海,他们遇到了人生中的伯乐——鲁迅先生,鲁迅先生珍惜二萧的才华,不忍他们受苦,经常接济两人。

他待她亦师亦父,她引他为知己

图片 4

鲁迅与二萧相谈甚欢

鲁迅把二萧带进了上海的文人圈,而萧红的才华也在这里展现出来。

连鲁迅的妻子读了萧红的《商市街》之后都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把商市街写的这么好,可见对萧红才华的肯定。

而日臻佳境的萧红和写作瓶颈期的萧军难免会产生矛盾。萧军是一个典型的大男人主义,他讽刺萧红的文章,在不顺心的时候还会家暴。对于萧军来说,他更需要一个女人去依附他,但这个女人一定不能比他强。

感情不顺的萧红成了鲁迅先生家的常客。对于鲁迅,她像师父一样敬重,而且在鲁迅身上可以得到久违的父爱。而鲁迅也对她特别宠爱,连许广平都看着吃醋。

影片中有一个情节是萧红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像一个少女一样站在鲁迅面前,先生,我今天穿这条裙子好看不?

他们之间隔了很远,坐黄包车一个小时,可是萧红每天会去拜访鲁迅先生。而萧军在这个时候有了外遇,那个女孩子勇敢地爱着萧军,就像当初的他们。

而真正的导火索是萧军想参加山西游击队,萧红始终认为作为文人就应该做好本分,上前线只能送死。

这一次分别,他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们的感情止于临别时那个侠骨柔肠的拥抱。

他们不过是乱世中相互取暖的两个人而已,却意外地结为夫妻

图片 5

病中的萧红与端木

与端木蕻良结婚,是意外又是蓄谋已久。端木欣赏这位女作家,但他们却是通过萧军认识的。朋友妻不可戏,但是欲望这东西是很难掌控的。就在萧红怀着孩子的时候,她嫁给了端木。

而端木和萧红的结合惹闹了文艺界的许多人,他们曾经多么看好二萧,他们为二萧的分手感到惋惜,所以在端木与萧红结婚后,好多友人拒绝来往。

端木是富家公子,温润似水,宽厚有礼。可是他缺少男儿应有的担当,所以他无法在灾难来临的时候挡在萧红前面。

当时武汉战乱,萧红拖朋友买两张船票,可是船票只有一张,于是萧红把船票给了端木,自己留在了战火纷飞的武汉。她不怪端木,因为端木连自己都不会照顾。他们的结合不过是乱世中的相互依托罢了。

后来,萧红逃亡香港,在香港生下来萧军的孩子,可是那个孩子夭折了。过不久,萧红被误诊出喉癌。动了手术后的萧红只能躺在床上,而这时只有一个青年骆宾基陪着她。

在萧红余下的一个月时光里,端木时不时消失。他也许在逃避,不想面对萧红的死亡。可是萧红还是走完了短暂的生命旅程。

记忆中的萧红很单薄,就像她的生命,可是这个女作家在用整个生命生活着,她的才华无可否认。同时,她也活在这几个男人内心深处。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祭奠着曾经出现在他们生命中的这个女人。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祖父去世,而又像刺猬般的彼此伤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