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首歌,她也无法爱上沃特

    
     总有一首歌让你想回到过去;总有一首歌让你不敢再去听;总有一首歌,让你视为心头至爱无法取代。于我,便是这首《梦之浮桥》。
     “悲凉之雾,遍被华林”,这首歌如一地清冷的白月光,照着你一步一步,走上一座孤独没有尽头的桥。一跳一落的音符,宛如少女踮起脚尖跳舞;重复往返的旋律,是手臂中抱着空气,不断旋转的华尔兹。桥的那一头,是那个你日萦梦绕却一生无法得到的人。
     这首歌是电影《面纱》的插曲,我们也只谈电影里的爱情。
     沃特是从一开始便深爱凯蒂的,爱的深沉又内敛,他了解她的虚荣、浅薄,依然向她求婚,愿给她一生的承诺,带她逃离她所厌恶的家庭。我一向喜欢这种理性克 制,又有些过于严肃木讷的男人,埋头于工作认真钻研、沉默寡言,在他乡之国一己身将民众健康责任挑肩,相信诺顿的出演也迷倒了大多数女青年,然而故事设 定,这些优点,女主完全看不见。
      凯蒂是完全对沃特无感的,她庸俗浮躁,年轻貌美,刻板单调的生活,说教乏味的对话,完全滋养不了这朵渴望赞美的花朵。不出意料的,她与惯会风月的查理出轨,成功挑起沃特的恨意,使得他发疯报复一般开启了一段直接霍乱之旅,也直接导致了活特的死。
      何幸何幸,爱在极端环境下渐渐苏醒。凯蒂重新认识眼前人,沃特一吐心声,他最恨最不能原谅的,不是凯蒂,却是那个始终深爱凯蒂的自己。竹筒取水成功,素日紧绷的脸上终现缓和的笑容;爱人肩头依偎,于美丽山水之间你侬我侬。
      沃特的爱,是转动门环又松开的手;是再次听到钢琴声那错愕的眼;是于暴乱人群中急寻凯蒂挡在她身前;是酒后一切的释放;是得知凯蒂怀孕的狂喜;是安慰她孩子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的果断;是赴绝境前爱人额头上轻轻的一吻。
      沃特死了,凯蒂整理遗物而离开。此时响起这首曲,是清脆的童声合唱。纯净如天籁,却让人难过满怀。 我们总是失去的太快而爱的太迟,刚刚尝得爱滋味,却要马上体验世事荒凉人世无常。你来时给我一场烟花绚烂的爱情,你离去我的爱方才开始。从此天地茫茫各一方,从此人海碌碌不敢忘。
       生离,死别,说不清哪一个更加沉重。那是求之不得,爱爱爱爱到要吐的绝望,与天人永隔、永不复见的绝望。未经历这生死之痛,便更尊重这刻骨铭心的一往深 情。
       这份痛,是项脊轩外的亭亭入如盖;是小轩窗下的对镜梳妆;是眉黛烟青,昨犹我画;是悠悠经年,魂魄入梦;是命运弄人造化游戏;今昔何夕,君已陌路。
       举目荒凉,茫茫一片在地上,自君走后,无人再来,我一人拖着残躯,走在爱燃烧过后的余烬上。凭回忆去烤火,用爱你来取暖。兵荒马乱,人命何轻。而爱过,始终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我,永不相见,再无期盼,至死怀念。    

看《面纱》这部电影有快十年了。还记得在五道口电影院和TN一起看的时候,深深被爱德华·诺顿文质彬彬的完美知识分子形象折服,并感叹凯蒂为什么不能爱上一个这么帅的男人。爱德华·诺顿为这部电影准备了多年,电影也拍成了令人信服的爱情故事,从最初的不理解、出轨,到患难中的感情升华,宗教信念,到最后的生离死别,观众是跟着电影中的感情线走的,没有人不相信,凯蒂最后没有爱上她的丈夫,并为他的信仰守候了一生。

十年之后,把毛姆的原著小说《面纱》重读了一遍,这才发现,在原著中,凯蒂从始至终都没有爱上沃特。正如影片中、也是书中的台词所说,凯蒂推心置腹地向沃特说道:“我就是这样长大的……我宁愿去桑威治打高尔夫球,而不是那些博物馆、名画……”所以,极其可惜的是,虽然她为沃特的情怀和牺牲精神所深深折服,她也无法爱上沃特。到最后她对沃特的感情,更像是信徒对圣徒的崇拜。书中不厌其烦地描写她在修道院做工的情节,与贵族出身的院长嬷嬷的交往,也是在用作者看来更崇高、更超我的哲学冲淡男女之间的感情。而沃特对凯蒂的感情,是肉体上的爱带着怨恨。他爱凯蒂,像一个男人爱女人鲜艳的容貌、活泼的性格一样地爱,但他们在生活方式、兴趣爱好上是无法交流的,在他们最和谐的时候也无法交流;他们的灵魂是无法对话的。这也说明为什么沃特要带凯蒂去湄潭府,这是种狭隘的报复和嫉妒。

8455娱乐场,最能清楚地说明这一点,也最震撼的地方是沃特死的时候,他仅有的遗言是:“死的那个是狗。”这句话脱口而出,对古典文学一无所知的凯蒂并不能理解它的意思。这句话其实出自《挽歌》:一个善良的人救了一只狗,最后狗因为一己私欲(和人一样)咬伤这个善人,所有人谴责这只狗疯了,并坚信善人会死,但最后善人痊愈了,而狗死了。他是带着负罪感死去的,报复和折磨凯蒂的负罪死去的。“我经历了一段坎坷的路途,但现在已经全好了。”死亡对他来说是解脱,而非折磨。多么讽刺,如果是爱情电影的话,最后不应该说“我爱你”或者至少"我原谅你"吗?在他看来,需要被原谅的那个人是他,而这原谅是人性上的,而非感情上的。

人性,而非感情,是毛姆的小说中一直在探讨的话题。在短篇小说《爱德华 巴纳尔德的堕落》中,他就旗帜鲜明地提出这一点。他所探究的不是优裕的生活、鲜艳的容貌、完美的爱情,而是在这些都不复存在之后生活的意义。他让主人公过上高更式的生活,远离尘嚣,到无人知晓的小岛上去,在那里领略生活真正的意义,与传统上五子登科的成功背道而驰,并认为这才是超越自我的成功。从这个意义上讲,他的小说更是哲学和寓言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aking王小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总有一首歌,她也无法爱上沃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