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制中的人物很少,李静发掘了罗海涛与姜城的

第一次有冲动的要写一写自己观后感,看了很多的关于同性之间情感的影片和文学作品,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触和情感的纠结,我希望所有的恋情都有美好结局,可是谁能说的准哪,就算是被主流社会所接受的异性之间的情感也往往逃不过悲情的命运,是什么让我们所谓的情感发生,发展,而后还要面对失去后的万劫不复。

这是一个含混的同性之爱的故事,在南京开小书店的王平背着妻子林雪与男同性恋者姜城有染。对丈夫行为生疑的林雪委托罗海涛跟踪王平,发现了姜城的行踪。气愤的林雪到姜城任职的旅游公司大闹,迫使其与王平分手。罗海涛有一个在制衣厂做工的女友李静,但他却在跟踪的过程中对姜城产生了好感。罗海涛与分手后情绪低落的姜城交往,二人关系日渐亲密,但与此同时他又难舍李静。在三人共同出游的过程中,李静发现了罗海涛与姜城的暧昧关系,伤心落泪。一座城,许多人,都在感情的路上崎岖前行……本片被提名2009年第62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并获最佳编剧奖。
我看这部电影算是一个意外,LOLI没事干让我陪她看的,其实她是把这部电影当做是同志电影来看的。
娄烨的镜头的运用是粗糙的,如同他所要表达的主体——时下普通中国人(特别是同性人群)情感与性的混乱、混沌和琐屑。每个画面都没有经过精心的布置,如同家庭拍摄的DV般业余但是却又不露声色的刻意,人物在画面中位置,以及背景完全地被人物本身和杂物充斥,即便是人物的特写也通常让五官及杂物充塞整个画面,让人感到一种无序的压抑。这正和影片中的主人公的爱情心理相一致,在这部电影里,我们找不到脸谱化的个人,也找不到为爱而生死相依的情节,因为真实,我们甚至感觉不到浪漫。同样因为真实,频繁出现的性爱镜头中,肢体横陈占满整个画面的情况更是常见,我们甚至无法感受到性爱的激情。
娄烨镜头下的每个人物在无时无刻不在梦游,他们是分裂的,他们都不大明白他们的感情和爱情究竟是什么。江成勾搭上有妇之夫王平,并不介意与王平的妻子林雪一起生活,但当林雪发现他们之间的JQ并且动用社会压力给他施压了之后,他马上退缩,抛弃旧爱王平而选择新欢罗海涛,而当罗海涛也离他而去,同性恋的他却选择了与新女友在一起;王平同样是分裂的,他可以背叛妻子,但他遭遇抛弃和背叛,他选择了悄无声息地自杀;罗海涛同时拥有江成和李静两个同、异性的情人……三个男人都活在他们的梦幻中,他们分裂而又混乱,在下一刻真诚是种奢望,他们的行为你都无法预料。他们的气质里有种老气横秋的漠然和压抑,这大概是时下中国人常有的特质——连爱情与性都如此地黯淡与漠然,当然还有婚姻与生死,灰暗地,毫无意义的,悄无声息地。
我不理解娄烨一开始给予那两朵莲花的特写的内涵,因为更多的时候,娄烨的人物还没有盛开就已经枯萎。
娄烨也许在探讨一种最为真实的凡人的爱情,他们没有关于爱的哲学,只有爱的行为,没有爱的誓言与厮守,只有每时每刻不定的变动、迷乱和彷徨。如同性冲动一般,不知何时而来,也不知会以何种方式而释放。每个人都处于不安和谎言之中。所有人都在性中寻求相互的慰藉和安全感,然而激情之后,那不过留下的是释放之后的疲倦和对视黯淡的眼神。这或许就是娄烨所要表达的——他也许没有野心,他抽掉了时间、地点和大背景的意义,他要讲我们注定都是孤独的,这种孤独并不仅仅是被压抑的同性们。
然而在这样类似于存在主义的探讨同性之爱的影片里,娄烨也许并没有像批评所说的那样他回避了现实。当那些普通人漠然地遁隐于迷乱的性爱之中的时候,总有一些“我”之外的力量会把他们拉回到他们所处的时代、地域和社会的结构与阶层。故事中,江成因为林雪让他在大庭广众下出柜的威胁,迫使他离开了他的情人王平;罗海涛的女友李静为了拯救造假行贿失败的工场场主X哥而向有关系的明哥献身,自愿接受潜规则;而江成意外中被林雪划伤了脖子,在市民冷漠中的他漠然选择等待着死亡,却被佩戴着臂章的人拉回生者的国度……虽然这些的情节并非主要叙事,然而当性与死亡,个人所支配的完全自由也完全仰赖于支配我们的背景时候,那么我们也许理解他的人物漠然与冷漠的态度,我们也可知道逃遁于性爱中寻求安全感又有何种意义?

我想我们感情开始的最初大都是贪婪的,也大多不会去想也许有天我们要失去时所要承担的痛苦。

我不反对同性的恋情,两个字表达态度的话,支持。

回归影片的本身,影片中的人物很少,台词很少,人物没有夸张的造型,没有妖艳的妆容,整个影片甚至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泥土的气息,而恰恰这种接地气的影片,真正的走进了我的心里,影片的气息一直围绕在我的周围,一再的让我回味,久久不肯离开。

影片的人物里,最让我感兴趣的是王平的妻子林雪,一个中学的女教师,她有着一个知识分子常有的一种清高,也有着为人师表的正面形象,这些都不足以让这个人物使人印象深刻,最吸引我的是她作为一个同志妻子的人物形象——同妻,这个在同志背后更加让人压抑的身份。她在觉察到丈夫的出轨迹象后,雇佣了一个无业游民的双性恋者罗海涛跟踪偷拍自己的丈夫,第一次罗海涛把他拍到的王平和情人偷情的照片给自己看的时候,我没能忍受住好奇开始翻看相片,仅仅几秒钟之后,她照样没能忍受住自丈夫情人是个男人的事实,愤怒的把相机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就算有了这样的证据她依然没有和自己的丈夫挑明,她选择了让罗海涛继续的跟踪,继而她来到了丈夫同性情人江成的工作大楼下,远远的看着这个夺走丈夫对自己的爱的男人,一脸的平静,内心里却是波涛汹涌的激浪涌流。

之后丈夫提议要和伪装成自己校友的情人一起吃个饭时,在丈夫情人的楼下她一脸平静,语气如常的答应着,她那时候在想些什么,那是一种极端愤怒之下的麻木吗?我不得而知。
三个各怀心事的男女平静的坐在一张饭桌上,林雪匆匆离开,江成只动了几下筷子,只有王平在被这平静的表象的蒙蔽下,一个人觥筹交错,没有意识到危机真在一步步走进他以为开始和谐的生活。

面对丈夫的背叛她选择忍受,不管这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清高作祟还是一只是作为一个妻子中国的传统观念里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最重要的我觉得应该是爱情在起着支柱她精神的作用。她爱着王平,爱着这个平凡的男人,她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份平常的爱情,平凡的教书育人,相夫教子的中国传统女人的家庭生活。如果不是后来王平发现了手机里的偷拍照片,她大概会一直把这个耻辱放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承受,她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忍耐加上时间的作用让丈夫慢慢的回归自己家庭,她以为丈夫只是好奇,只是想在婚姻之外寻找些许的刺激,就像一个孩子玩累了终究会回到自己的身边,她以为丈夫看到照片之后会忏悔,会自责,会祈求自己的原谅,她大概设想过N种丈夫道歉的情景,却单单没想到文静的丈夫第一次出手打她是因为自己偷拍同性的情人,有那么一瞬间她错愕的站在原地,清醒后的林雪,愤怒的冲向自己的丈夫,在那副颜色依旧鲜红的喜字前面,愤怒的林雪抓住王平的衣领,问他:这日子还过不过?王平选择沉默,选择离开,选择去同性的情人那里寻找最后的温柔。

丈夫的离开,点燃了林雪心中急剧已久的怒火,她冲到江成的办公室,像一个泼妇一样把江成的办公室弄了个乱七八糟,她用了一个女人最原始的方式,发泄着自己对于命运不公的无力反抗。

当王平忍受不住情感的空虚,极端的选择自杀之后,我们没有看到林雪的悲痛欲绝,只看到某天的清晨,她颓废的起床,披上衣服,在有些黑暗的厨房里,煎一个鸡蛋,默默的走向镜头。我以为这个人物在这部影片里的生命应该就这样结束了吧,如果只是这样,我想我大概对于这个人物的命运也只能些许的同情,而不会有更深层次的情感。

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在江成失去第二人情人的落寞的走在街道上时,他不会想到这个大概早已被自己忘记在那片天地里的旧日情人王平的妻子林雪,穿着孕妇服的林雪,发疯一样的冲向自己,他有的只是防御,已不像以往那么有攻击性的回击她,林雪丝毫没有任何顾忌,她把锐利的玻璃划向江成,这个破坏她家庭,让自己失去丈夫,让自己的孩子失去父亲的罪魁祸首。

林雪的悲剧源自哪里,我能看到的原因是她不幸的成为了一个同志的妻子,而固执的她在婚姻出现问题的最初依然选择坚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委曲求全,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禁锢,冲不破的枷锁,走不出的固化。

一个传统隐忍的中国女性,大概是很多那些不敢出柜的同志们的首选结婚对象,而我觉得这就是作为一个同志的最大悲哀,无论做为谁都有拥有幸福的权利,可是很多人却选择了以条自己不幸福,别人也不幸福的路,和异性结婚的同志为了逃避社会的压力,卑微的选择到近异性恋的婚姻里去,用婚姻的围城为自己的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城堡,却永远的把灵魂漂流在围城的外面,围城里的男女不快乐,围城外的灵魂愈加的孤独,选择婚姻的同志一辈子都在为自己的灵魂找一个不可能的家。

而为什么那么的女性会选择一个伪异性恋的男士结婚,是因为大多的同志对异性表现出得都是贴心,有礼貌,给女性很多异性恋的男同胞们所不能比的温柔,他们大多在事业上很出色,待人接物上更加有礼貌,不难怪我的一个女性朋友大呼,这个世界上优秀的男人都不爱女人的感叹。

大家现在都在讲和谐社会,可是没有一定程度的宽容和理解,这个和谐大概是很难在短期内就和谐的了的,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感情的归属,每个同志也都能大胆的寻找自己灵魂的住处,不要自己不幸福的还要拉上一个被你制造不幸的女人,我们拒绝家庭暴力,我们拒绝家庭冷暴力,我们拒绝没有幸福可言的婚姻,如果你不爱,请不要让更多的女人不能爱,如果你不能给予,请不要在无辜的女人身后躲避该有同志承担的风雨。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录制中的人物很少,李静发掘了罗海涛与姜城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