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小孩都这么叫,太平盛世里没有灾祸与无

我们太年轻,我们还不懂爱情。可是等我们懂的时候,都已经老了。

“不,我是这儿的主人”蒙着面纱看不见任何情绪,我只能透过语气去猜测,像是随意的回答。

他们用一瞬间来相爱,却用了一辈子来相知。也许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没有适合不适合,只有珍惜不珍惜。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然而一旦培养不好就会变成一出悲剧。

我问“那是不是没有了爱情,就可以当斋姑娘了”问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一场乱世的霍乱成全了沃特与吉蒂。或固执,或骄傲。戴着面纱拒绝审视,这爱情的无端与短暂。可这都只是电影里的戏码,太平盛世里没有灾祸与无常,戴着面纱的人们依旧看不清内心的表情。   

一个月后,她蒙着面纱回来对我说“晓雯,一定要珍惜爱你的人”然后送我离开。

村里的人都没有人见过斋姑娘面纱下的容貌,而我蒙着面纱也没人看出有什么变化,我就这样平静的过着斋姑娘的日子。

 

她终于转身,我看到了那张精致美丽的面孔,但是许是长期带面纱的缘故,面容显得有些惨白消瘦,红红的眼眶更显得憔悴。这样的女子,谁见了都会心疼万分吧!

 

“那我告诉你吧!我是斋姑娘,但是我并不想当,我有我想要的生活,可是我别无选择。我并不想成为所有人都为之尊敬的老爷,我只想做像你一样平凡的女子。”她的声音是那种平静而又带着哀伤,这使她的背影在我看来更加落寞。

Norton说得好:我们都太傻了,非要在对方身上找我们所没有的东西。

“因为我是这儿的主人,恩,是主人。你一定饿了吧?我让他们给你准备吃的。”她说完就走上了阁楼。

 

回到我的小民宿已经是夜晚了,蒙面的女子正好和我撞上,我看着她深邃的大眼睛透过面纱勾出模糊的轮廓,我想她一定是个美人。她望着我打量她的眼睛,然后对我说“你就是王晓雯?过来这边坐吧!”我点点头,随她走到客堂里,她依旧戴着面纱娴熟的泡开了茶壶中的茶花,洛神花茶清香酸甜,抿抿嘴我问“你也是这儿的房客嘛?”

 

我不知道这一个月她都经历了什么,只记得她和我说谢谢,她将守着那些记忆安安静静的在阁楼里度过一生直至老去。

有点冗长的爱情片,却是如此的细腻。看完久久不能释怀,仿佛经历了太多太多。想起昨晚的自己,太冲动,以至于伤害了彼此脆弱的心。

图片 1

爱究竟是什么,是一见钟情?是婚姻?是忠诚?是责任?是互相扶持?

我吃着晚餐,望着阁楼,这真是迷一样的女子。手机这时候响起,排着密密麻麻的的未接电话,我把手机关机了。回到房间,我经过“老爷”的房间,她正站在窗台边望着什么,及腰长发一身素色长裙,桌上放着纱布和小篮子里的饭菜,我想她现在一定没有蒙着面,这使我想走近去看看她的样貌。

电话挂上的那刻,我已泪流满面,哪怕他说一字爱,我就会回去了的。我蒙上了面纱,成了这镇上的斋姑娘,小孩们口中的老爷。

“你为什么叫她老爷?”出于好奇我还是忍不住问了。

而我像个被发现的小偷,慌张而尴尬“没,我只是路过想要和你打声招呼”

“你为什么那么好奇我尼?”她没有回头,望着远方,我始终不知道她的表情和心情,但是我感觉那一定是落寞孤寂的,用面纱隔起的情绪成为了人和人无法跨越的鸿沟。

这个陌生的城市,古老的文化气息,我顶着蓬松的头发,橡皮筋随便一扎,然后下了阁楼去吃饭。

“如果只是害怕伤害,那么就没有必要去拥有。斋姑娘一生忠贞,也一生孤独。尽管如此,但我仍然想去经历爱情”我在心里喃喃她说的这句话,我以为我会一生守在这儿,代替她一辈子。

“给老爷啊!”

我并不想提及我的太多故事,望着她有些若有所思的迷离神情,我问“这儿怎么都叫你老爷?”

“没有,村里的人都没见过她的样子”

她笑了笑,并没有作答,而是直接避开我的问题,她细细打量了我一下“怎么独自一人跑来丽江?而且又带那么少的行李,难道是和家里赌气离家出走?”

如果只是害怕伤害,那么就没有必要去拥有。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太无聊了吧!”

斋姑娘和我说她有她爱的男子,可是她被奉为斋姑娘别无选择,今天她爱的男子来找她,她想离开了,可是倘若她离开了,她的家人又无处安放。这样的宗教和亲情的绑架让她别无选择,她只好一直守着这个小阁楼,可是她不甘心。于是我想代替她做斋姑娘。

喝着粥吃着小咸菜,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走来,坐在我对面的小孩马上起来毕恭毕敬叫着老爷,我疑惑的看着这一幕,女子望了望我,然后走上了阁楼。

“我累了,对不起”

“那么为什么蒙着面纱?”

“为什么你一直戴着面纱?”

“为什么别无选择?”

后来我收到斋姑娘给我寄的照片,照片中她笑得很甜,她对我说“无论世界怎么对待我们,都要幸福快乐生活”

她轻轻的说着,很轻很清晰“你想干嘛?”

这个熟悉的城市,我依然顶着蓬松的头发,橡皮筋随便一扎。有那么一刻恍惚,我觉得我还是斋姑娘,我没有面纱却被生活束手束脚不得动弹。我已经快忘了当时答应代替她的原因,也许是心疼她,也许和她一样对爱情心有不甘,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也许是受过伤,所以害怕再被伤害,我想我已经变成了斋姑娘了,一生忠贞也一生孤独。

“村里的小孩都这么叫。”小孩继续玩弄着手中的纸人,头都不抬。

江岩叹了一口气,“晓雯,你回来好吗?不要再任性了”

“村里的人都说老爷是个美丽的女子,至于为什么蒙着脸我也不知道。”小孩嘟了嘟小嘴巴。

我在幻想着她的容貌,又好奇着她的一切,但很快我便忘记了这个迷一样的女子,望着这喧闹而繁华的街道上买着各式各样带着民族文化气息的东西,我走进一家衣服店,由于出门太急以至于就带了一身衣服,从试衣间走出来的时候,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王晓雯呀王晓雯你怎么这副模样。”店主望着我“您穿这套衣服真美!”我收起了刚要泛滥的心情,拿出钱包付了钱然后出了店。

过一会儿我望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提着饭也走上了阁楼,她下来的时候,我问“你这是送饭给谁吃尼?”

“让我回去看你娶别人吗?江岩,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在我打电话给江岩的时候,我用着沙哑问着“江岩,你到底爱不爱我?”

“那你见过老爷的样子嘛?”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村里的小孩都这么叫,太平盛世里没有灾祸与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