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是挑选的结果,剩者为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坦布哀多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如果各位有感兴趣的话题不妨微我,你的乐意聆听是我最大的鼓励,驱使我写的乐此不疲。

“剩者为王”其实说到底还是一句毫无营养的自我安慰,旁人多是不屑的,感情的世界里遵循的也依然是胜者为王。其实许多剩者被剩下了只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去恋爱,为何不去尝试一下与自己相反的生活,用追求代替等待。反正就是谈个恋爱,又不是去赴死。
    每逢佳节,对于一个剩者来说,怕是少有如记忆中那种倍思亲之感了。不记得从哪一个时间点开始的,从那以后,每一年的这些时刻,每一个喜庆的日子越发充满仪式感,你和那些所谓的“关心的人”好似每一年都在重复着一些固定模式的戏码——对于你来说,心底常常有一种声音提醒你青春即将过去,慢慢地提醒着你即将步入中年——也许你自己心中并不完全认同这些自以为然,可是不自觉就生出这些感慨,或许真的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文字看多了,自己也毫无知觉就被污染了——佳节到了,该感慨时光易逝了,该想着安抚一下又苍老一岁的心了。特别是这种生日接在佳节之后的人,在自我一顿悲悯之后,害怕又期待长辈们在祝福之后,也像走程序一般关心关心你的人生大事,你明明说要躲避这些关心,当少了一些“关心”的时候你又若有所失。好似真的过完这一天,仿佛眼角的皱纹也会像赶日子似的要爬上来一道。看了一档养生节目,里面的老中医说女人7年为一坎,七五三十五岁就开始苍老了,掰掰手指头,距离这时间点越来越近,倍感惶恐。于是有些女人像喊口号似的,向这个世界宣称也算鼓励自己——“剩者为王”。
    电影《剩者为王》结尾处的老父亲噙着满眶热泪一边憧憬着女儿有一天能像赢了一般带着等待的男方出现在他面前,一边又希望他永远能和女儿站在一起,哪怕不知道能等到所谓对的人的那一天什么时候到来,他也尊重女儿的选择,希望女儿只能幸福,别的不行。人们常说,大部分中国人都缺乏信仰。的确,不信鬼神,没有宗教的人是我们的大多数,可是仔细想想,中国人对孝文化观念的推崇与重视,也是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和国家能够比得上的,从一方面来看也确实是可以称得上信仰的。而在剩者称王的这条道路上,“孝”无疑是很关键的一个因素,往往就是称王道路上的一个不小的障碍。见着老父亲那花白的头发、苍老的面庞、颤抖的声音,总是能触动剩者内心最柔弱的那个角落的。有时候想想,大部分不愿意将就与趋之若鹜的事情,换个角度,换种姿态,眼一闭咬咬牙也就那么一回事,大部分的剩者也就如电影的女主角第一次做的决定那样,循着是该成为父母的支持了,是该了却了父母的心愿了的想法,于是就顺着这些一时冲动,便妥协了;可是只要再稍微想得深入长远一点点,便可以记起自己的初心,为何非得等到被社会称之为剩者时候才来妥协,那必定是有过一些遵循内心的坚持的过程,而妥协在这既不是良辰身边又没有美景的时刻,实在是太可惜,这意味着你既辜负的自己从前的韶华又得赌上自己的未来。
    称“王”虽然是自己给自己的称号,可是我们总是还希望能成为某个人的“王”的。“某个人”从何而来?我们应该都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1991年5月的一天,铁凝冒雨去看冰心。“你有男朋友了吗?”冰心问铁凝。“还没找呢。”铁凝回答。“你不要找,你要等。”90岁的冰心老人说。
有许多人成年之后都把冰心称为心灵鸡汤文的开山鼻祖,想想也不无理由。年过半百的铁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了老人言,坚持等待,终于等到了某个人。可是我们还是能有其他选择的。
与其孤独称王、剩者为王,为何不真的尝试一下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学着主动出击,不去在乎什么美好未来,结局可能真的能够胜者为王。
    假若把谈对象比作一个能产生化学反应的化学式,除了一些促进或者抑制作用的催化剂,那么最重要的便是谈对象的双方这个充分条件。作为一个剩者,只有自己才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并非常常提起的要求高之类的借口,首要的原因还是缺少去谈的对象。或许身边人来人往,局外人看起来你本该如此那般风生水起了,而自己却依然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只是剩着剩着,也便成了习惯,好似耳聪目明渐渐地被充耳不闻、一叶障目所取代。这时候你就需要一个这样的人,激活滋润你即将干涸的那个角落,或者他能带你重新去发现身边的美好,去聆听赞美,他或者只是个过客,也可能成为最后的归人。
    和所有能够养成的习惯一样,孤独的剩者在一些漫不经心、不由自主之中也便成了习惯,人常常说21天就能养成一个习惯。而对于有些人来说,一个人的习惯怕是超过21年了。而没有旁人的循循善诱,怕是可能就会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了。你既不去找,想等待,也是既关上了门也忘记开一扇窗户,让某个人无处可进。找一个人,让他成为你寻找的前奏,等待的预习。称王也是需要练习的。当他牵引着你慢慢地打开自己,从一粒沙中看世界,无论你是要主动寻找,还是学着静静等待,你总算是一个有准备的人。剩者的终极目标大多还是想过上内心最初所勾勒出的生活的吧。
非诚勿扰一夜之间也变成了缘来非诚勿扰,缘分能否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光临,我们不得而知。大多数情况下,它可能需要一点点打破常态的勇气,一点点带着目的性的“预谋”,但是它终归因为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是未知的,所以才有了“哦,原来你也在这里”的惊喜欢欣;它也是稍纵即逝的,怕是经受完了那些一来二去的折腾,也该消失殆尽了;它可能在两个个体之间的接触中发生得更加顺理成章,眼角眉梢,毫无防备就光临了。对于剩者而言,坚持的理由,如果非得说出点什么来,怕也只能是缘分二字了。相亲,好似是大部分剩者无法逃脱的宿命。但是即使首先妥协了点什么,但是等到相亲的双方最后见了面,不由自主,也都是一副王者见王者的姿态,大多落得落荒而逃的场景。没有人天生就是这般强硬的姿态,只是需要一些引导,一些过渡。或许着种改变的方式便是这种引导与过渡,它虽只需要做些妥协改变,可是那点点勇气是必不可少的;它或许是称王道上的过程,也或许是结果,但是至少从一开始你就能有主动权,让那个未知的人尽量接近你内心那一套无形却一直存在的尺度标准,接下来的事情就可以交给缘分了。当然,我们有时候也想尝试尝试其他的角色,你也可以好好准备一番,静静等待别人来妥协于你。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既然坚持了这么久便也能够接受任何可能获取幸福的方式了。
    剩者们,愿你们都能找到或者等到,成为某个人的王。

铁凝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去拜会冰心老人,冰心就问她,你有男朋友了吗?铁凝说,还没找到。90岁的冰心就对她说:“你不要找,你要等。”结果,这一等,铁凝就到了五十岁的时候才和华生结婚。所以有人便说所有的相逢相遇都是上辈子欠的债这辈子来还。所有的缘分都是必然,既然如此,安安静静,等着就好。可是等啊等啊,木头删了丫头的微信;等啊等啊,四季枯了家里的杜鹃。于是再问:“等,光等,真的可以吗?”

情人节那天发的文,最欢喜收到的一条回复:有情人就庆祝,没情人就挺住。有位同事说:“情人节没情人怎么过呀。”答曰:“清明节没死人还得现杀吗。”多么痛的领悟,没有人是别人的全部。情人节什么最多,不是玫瑰而是剩女。对,这是个剩女的时代,而会被剩下往往姿色不差,条件不错,中等以上。

所以,亲爱的,如果你选的不是剩却剩了,请反省;如果你选了剩而剩了,请坚持。如果还有真心,不要把真心丢进花花世界。如果早在青春里弄丢、弄残了唯一的真心,那就买颗种子重新种上,就算不是心也会开出美丽的花。无论在地球,还是在火星,我们心里总得有些什么,才能在第二天睁开眼睛时,眼睛里也有些什么。

艾米说:“如果地球上没人要我,我就一个人去火星过”。我想告诉她,其实是你不要了地球,留了个背影在这里。

图片 1

前两天收到消息,五十五岁的莉莉吹完生日蜡烛后宣布了两件事:退休和结婚。一辈子追逐着所谓价值、所谓自由,最终却妥协于一把年纪和去医院时的孤单。对于婚姻的诠释,钱钟书老先生说的不起眼却最为经典:“婚姻就像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给身边围城内的人做了个普查,结果婚姻无趣百分百中票。可即使如此,城里人大胆直言不讳。城外的人,他们笑的自由,晒着潇洒,却连句真心话都说不全。

——声明:本文系作者Flora Jia原创,版权所属,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

生活是一种态度,认真的难免步步为营精打细算,嘻哈的不乏笑看人生随遇而安。我们奔赴向未知的前途,不知什么在等待我们,不知我们在等待什么,生的灾难在此乐趣亦然。所以,剩是一种态度,剩是选择的结果。真正难办的是态度完了,选择好了,却又想再走别的路。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剩是挑选的结果,剩者为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