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太多的風雲際會無法解釋,但自己要說啲

不知道爲什麽。到今日才想到。要對大話西遊說些什麽。
說是搞笑片。卻在最後一個回眸一句簡單的告別里悲傷得不可抑制。
說是悲情片。星爺那帶笑欲哭啲表情又讓人捧腹不已。

個體在歷史面前,如此無力,如此不堪一擊。沉浮之間,太多的不能自已。
當我們發現,迫於現實,迫於時代,我們有著太多的情非得已,無能為力,又何求從一而終。
時光流轉,人事變換,我們只是馬不停蹄地向前奔去。
是什麼讓程蝶衣愛上段小樓?是什麼讓錯愛糾纏一生?
歷史上太多的風雲際會無法解釋,誰知道哪一回邂逅、哪一次遇見會在電光石火間擦生出一段奇跡。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錯了,還是錯了,或許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個錯誤。如果沒有兒時的那一次雪地罰跪,那一次開門放人,大師兄就只是大師兄,小石頭就只是小石頭。
那一次舔傷,那一次勾臉,你如何理解,他又如何理解。不是不能愛,只是你願意一輩子活在戲裏,他卻要俗世的生活。你是真虞姬,他是假霸王。
後來,兩個人的故事變成了三個人的故事。你恨那個佔有了大師兄的女人,然而在這個內心無比強大的女人身上,你卻找到了常年缺失的母愛的溫存。你愛那個你希望相伴終生的大師兄,卻發現無論你如何愛他,也無法忽略他身上的世故,也無法無視他的軟弱、他的背叛。
愛與恨,叫我們如何辨別。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不能擺脫歷史的擺佈。所有的故事,悲或喜,由不得人去思考,由不得人去抗爭,在那個多變的時代。
昔日評頭論足的那經理,到後來不得不為兩位名角俯首屈膝。當年唱錯詞的小石頭,則成了風華絕代的程蝶衣。
昔日冠滿精華的程蝶衣、段小樓,在指鹿為馬的時代,不能再唱霸王別姬。霸王與虞姬怎想會走向互相揭發的絕路,誰又能責怪誰的無情。
昔日不可一世、呼風喚雨的太監,不能再振振有辭堅持宣統的年號。街邊販煙,神志不清,麻木不仁,誰會想到他會如此下場。
如果時代逼迫你說謊,逼迫你妥協,一邊是苟且的生,一邊是孤寂的死,你該做何抉擇?
如果所有的“大勢所趨”都告訴你,你一生鍾愛的藝術“大勢已去”,它勢必要被閹割、被“改造”,你要如何安身立命?
太多的人世變遷,太多的情非得已,何求“從一而終”?
個體於歷史,顯得太卑微、太弱小,屈服或者堅守,順從或者抗爭,又能改變什麼。
沉浮之間,不過是讓一個人懂得:愛,是何,為何,如何。

但我要說啲不是一萬年啲誓言。最感動啲也不是一萬年啲誓言。
因為太明白。世事變遷。有些事情。終歸是不能從一而終啲。
承諾。
誓言。
盟約。
皆是虛妄。
正如東邪西毒里那一襲紅裙荊釵說。有些事。是會變的。

只是。偶爾會想起白晶晶新婚之夜留給至尊寶啲那封別離啲信。
鉨穿越多少時光回來找的那個人。不是我。
人啲心念是連自身都無法把握啲。
什麽時候。
尋尋覓覓以為此心未改磐石不移。
卻早已在世事變遷里變了心意。
七夜雪里。
霍展白以為會鍾情于最初一世。卻最終醒悟。有些事。永遠無法一輩子。
只是。醒悟得太遲。錯過得太早。
我以為我會愛你一世。
卻不料。抵不過繁華煙雲時光摧折。
最終。只能平淡而無力地。與你錯過。

而最後悟空啲回眸。其中亦有令人動容之處。
一切已經完美。
啰嗦啲師傅說話簡潔明瞭。
心心念念想其幸福啲那個人最終也能得以與所愛相守。
只有悟空明白。
他失去了什麽。
他錯過了什麽。
他無法給什麽。
除了這個最終啲吻最終啲無法說出啲心意。
背負了所有記憶。背負了所有傷心。
我只能這樣悲傷地看著鉨。
然後。轉身西去。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歷史上太多的風雲際會無法解釋,但自己要說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