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不如偷,李安出于票房上的考虑对故事结构进

色戒讲述了一个有关救赎和沉沦的故事,诚然,李安并没有想表现民族大义和个人情感之间的冲突,他更倾向于表现套中人的状态而忽略立场界限,就像影片没有任何牵涉到政治背景和历史背景。通过影片所传达给我们的所谓的“政治背景”或者“历史背景”只是一个符号。换句话说,这样的故事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任何时代。由此可见,李安是一如既往的,个人认为李安在这方面是成功的,这让我想起那部可怜的《云水谣》中男主角突然就变成了中共地下党来得好很多。
  
   故事结构没什么好说的,环回原理最初好像见于《低俗小说》,这样架构的好处在于有悬念,况且在《低俗小说》中,通过环回原理表现了每个人都是小人物这样一个事实,可是色戒中并没有任何线索可以支持这种说法,虽然我们可以说:这个始终没有名的易先生是一个代表,可是这和上文论述的主题不符,这个角度讲,李安出于票房上的考虑对故事结构进行了调整,增加了悬念。
  
   影片中有多处暗示,我之所以不用隐喻,是因为这些“隐喻”太过明显。
  
   第一,也是影片中最多出现的场景:打麻将。如果细心,我们可以观察到有一位太太始终在怀疑王佳芝扮演的麦太太,然而却一直没有道破,而影片最后当易先生身边的助理将情报和盘托出的时候,易先生说了一句“你早就知道了”。
  
   第二,王佳芝在“入戏”前,曾经给过一个在二楼摇扇的妓女的镜头,这镜头的寓意明确,而且后期从王佳芝的口中说出:“你要我做你的妓女”。
  
   第三,易先生刚审问完犯人,在车里对王佳芝动手动脚,这里有一个心理学上的概念:死亡激发性欲。
  
   第四,门。易先生多次在王佳之门前徘徊,推门进去时,易先生也入戏了。最后,易先生关门,故事结束。
  
   从某种程度上说,王佳芝和易先生都生活在恐惧中,这种对自己所扮演角色的恐惧渐渐吞噬他们的灵魂,他们在肉体上相互需要,不是因为他们耽于性爱,而是因为此时他们在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我不否认其初衷的不诚恳,但是,至少这种关系是坦诚的,也因为坦诚,他们才能够有进一步的发展。李安对这部分感情的处理很内敛,但不是因为其见不得人,而是应该理解成一种暗涌,时不时地从王佳芝的话中,易先生的眼神中流露出来。最后由一首“天涯海角”达到顶峰,又急转直下,这是出彩的地方。
  
   总而言之,这不是一部可以挖得深的电影,李安的这部电影也充分照顾了票房,最后行动时王佳芝的左顾右盼,镜头的快速推移都是悬疑片的惯用伎俩。可是我很喜欢《色戒》,我始终认为:好的不一定会喜欢,而喜欢的未必就是好的

      王佳芝只是时代洪流中一个小人物,她被推上历史舞台,只是因为她走在舞台上的乱树从中时,她爱的人在向她招手“王佳芝,上来啊!”于是她便自顾自地演了起来。她演话剧,她成为间谍,是因为她爱国吗?不是,只是她错爱了人。由此也不难解释,她放走易先生,因为她爱上了他。

      “你想让我当你的妓女。”王佳芝仰头望着他。

      这种“本能”体现在两个男人身上。第一个是邝裕民,邝裕民是一种符号式的象征,他英俊博学勇敢爱国,代表着传统价值观中的有为青年,良偶佳婿。女人爱上他,就像喜欢玫瑰一样自然。王佳芝像所有的普通女生一样本能地爱上了他,由此注定了她的幸与不幸。

     

图片 1

  色与戒

     

   

      易先生是王佳芝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王佳芝作为间谍想要杀易先生,最后却假戏真做,爱上了他。这里的“本能”指身体的欲望,也指爱的本能。身体的欲望当然就是那三段床戏了,床戏很精彩,看官须谨慎。每一段床戏都蕴含着大量的信息,可不能只看肉。具体的细节分析放在下面来讲。爱的本能是剥离了身份,道德之后的爱情,也可以用“禁忌之爱”来形容。间谍与间谍之间的爱只能叫“戒色”,间谍与汉奸的爱才叫”色戒”。一个好的故事需要的是“色戒”而不是“戒色”。除《色戒》外,像《英国病人》里的为救爱人而叛国,还有《白皮书》的犹太间谍爱上德国军官,都是其中典范。

      无“色”不成“戒”,无“戒”不成“色”,形形色色本是空,循循戒戒终归梦。

     

妓不如偷,李安出于票房上的考虑对故事结构进行了调整。      《色戒》从某种程度来讲,就如这段对话所说的是一个关于“娼妓”的故事。作“娼”的卧底王佳芝遇上了做“妓”的汉奸易先生。两人一唱一和,一来二去。从炮友上升到情人,从最初身体的赤裸到灵魂的坦诚。不得不说李安是一个很能get到观众G点的导演。这部借由张爱玲的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既有张爱玲的张狂艳丽又带着李安独到的细腻克制,并且延续了李安一贯的主题表达,个体与体制的角逐,自由对权威的宣战,最后以悲剧性的胜利结尾。虽然这部电影因为床戏的裸露在大陆被禁,但不妨碍它成为一部经典,刻在李安从影的丰碑上。

      说到死亡,这里讲一下王佳芝那个令人费解的选择。行动失败后,她从衣领里掏出那颗毒药,吃还是不吃?她选择了不吃。因为不吃她还是王佳芝,吃了她永远是麦太太。个体与工具,她选择了自己。

      整整三段床戏,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滴汗,每一抹泪都让人窒息,疯狂的情欲之外只余痛苦。

      首先,对于个人,王佳芝是整部片里最由“色”所支配的人物。她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出自“本能”。

    除此之外,“色”代表着个体的自由。李安在此作了最悲观的解释。最能体现这一点的是影片的尾声,王佳芝从凯司令咖啡厅里出来,她想跑,却叫不到车,于是走在街头,看着橱窗里的自己,最后叫到了一辆黄包车,她说去福开森路,易先生给她的那间公寓,这时候的她是坦然的。大家应该注意到,黄包车上插着的风车。这里风车象征着个体的自由,由此联想,王佳芝走向的不是死亡而是自由。

    “色”代表着人的本能欲望,“戒”是规章是体制,是法律道德上的约束。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分割,有“色”从而产生“戒”,由“戒”必然暗含“色”。“色”在前,“戒”在后。这就像那句俗话说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人的本能欲望往往能突破各种道德的局限。,电影里不乏讲色与戒的,但大多无法掌握分寸,“色”多一点,沦为三级片的哗众取宠,“戒”多一点,又被批判成站在道德高地上的说教。而李安的电影在色与戒中取得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色戒》中,“色”可以分为两个层面来讲,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体现。

    “戒”的第二重含义是体制,整部片中能彻底代表体制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张秘书,他是日伪安排在易身边的一只眼睛,他代表的是日伪政府,他的第一次出场就是跟在易的后面,随时地监视着易。另一个人物是老吴,他是抗日地下组织的领导人,他代表的是抗日组织。他身上的体制性完全体现在那段台词中。“不要告诉我什么时候该行动,你给我听着,姓易的杀了我的老婆还有我的两个孩子,我还能跟他隔着一张桌子吃饭,这就是干情报的。”不管是张秘书还是老吴,他们都是体制的工具。他们唯一的使命是遵守命令,听从安排。他们所代表的体制也是捆绑在王佳芝和易先生身上的东西。

图片 2

图片 3

      “戒”代表着道德与体制。李安用不同的形式将它展现出来。影片开场的第一个镜头,由狗看的特写上摇到人看的特写,然后是一系列的中景,特卫们拿着望远镜在看,“看”这一个动作就奠定了影片的时代氛围和基调。前面说了,有“戒”必然暗含“色”,这就是人物悲剧命运的必然性。“戒”的另一个符号是手上的戒指。戒指第一次出现在太太们的麻将桌上,麻将桌其实就是一个小体制,这个体制里有身份,地位和阶层的划分。除此之外,王佳芝的第一次伪装,她由一个女学生扮成一个富家太太,镜头从手上的戒指上摇到王佳芝的脸部特写,这里的戒指代表的是身份,她是别人的妻子,而他是别人的丈夫,这是第一重“戒”,即道德约束。另外就要说到那枚鸽子蛋了,鸽子蛋是易先生送给王佳芝的礼物,仿佛是一场结婚仪式,代表着易先生与王佳芝间的爱情。在这里,色与戒是重合的。

    色与戒的合体集中体现在三段床戏上,三段床戏不仅推进叙事,在主题呈现上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第一段床戏是王佳芝从香港回到上海后,以麦太太的身份与易先生重逢,在一间旧公寓,易先生暴虐地强占了王佳芝,第一次,易先生是将王佳芝当成了妓女,这一点体现在易先生走时,将风衣盖在王佳芝的身上,“你的风衣。”仿佛是在说完事快走,彼此两忘。                                        第二段床戏是在易的家里,很有意思的是王佳芝的四次拉窗,第一次,王佳芝拉开窗帘,看见窗外的狗和走过的警卫,由此铺垫第二次拉窗,王佳芝看见易太太出门。第三次,王佳芝透过窗户看见易先生回来。第四次,王佳芝拉上了窗帘,开始了一场情欲的宣泄。窗外是“戒”,窗内是“色”。夹在中间的是在色与戒中挣扎的人。这场床戏后,王佳芝对易先生说“给我一间公寓。”由此,王佳芝对于易先生来说从妓女变成了情人。王佳芝也开始爱上了易先生,从后面她和邝裕民的电影院里的对话可以看出。“公寓的空气里有香水味,附近还有茉莉花香的味道,可是又不像是当天留下来的,枕头上还有灰尘,我不知道……”当一个女人在猜疑一个男人是不是还有另外的女人时,她已经爱上了他。

图片 4

    第三段床戏是在易先生给的福开森路的公寓里,在这段床戏前的一个场景,是王佳芝坐在车里等待审判抗日分子的易先生,可想而知,当时王佳芝的心理,身份上体制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接下来,狂热的床戏画面,王佳芝的紧张不安,全然在这场床戏中释放(“这就是为什么,就是为什么我也可以把他折磨到撑不下去,我还要继续,直到精疲力竭,我崩溃为止。”)间隙间,她看到一旁挂着的枪。(“每次他身体一抽倒下来,我就在想,是不是在这个时候,你们是不是应该冲进来,朝他的后脑开枪,然后他的血和脑浆就会喷我一身。”)这把枪是一种无形的体制,是王佳芝的梦魇,也是她的终结。

图片 5

      “我带你来这里,比你怎么懂得做娼妓。”易先生如是说。

    李安在访谈中讲到,自己拍完最后一个镜头,看着那张空空的床,忍不住大哭。电影的最后一个画面,房间门打开一角,光线透进来照在王佳芝躺过的床上,白色的床单上还有易先生坐过留下的痕迹。很满又空,满的是回忆,空的是心。佛家有一句话,“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王佳芝面对行刑队时,如此坦然。

图片 6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妓不如偷,李安出于票房上的考虑对故事结构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