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和李安先生——這兩者結合聽起來很彆扭

影片的最後,我又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張愛玲慣於營造的那種很女人的悲傷情緒中。王佳芝一個人離開珠寶店時那種迷茫的感覺,濃縮了她一生的迷茫:一切,都是為了什麼呢?少女時代,是為了抗戰救國,更是為了傾心的鄺裕民——但是他一次次把自己帶到受傷害的境況;後來,是為了殺漢奸易先生,可是殺了他又怎麼樣?她是如此渺小,沒法改變戰爭的勝負,更沒有人把她放在心上(特務組織完全把她當一枚棋子)。於是,珠寶店裡易先生的一個溫柔眼神,成了她迷茫中的一根稻草,她想也沒想就抓住了——她想:他是真愛我的。蠢到無可救藥沒錯,但就算她不這麼蠢,會有更好的結局嗎?

「但是在這不可理喻旳世界裡,誰知道甚麼是因,甚麼是果?誰知道呢?也許就因為要成全她,一個大都市傾覆了。」

其實本來我不想寫的,因為怕被人說俗……但是,還是決定寫點什麼——因為,這確實是一部值得一看的電影。

張愛玲的作品向來沒有多少人敢碰,強如許鞍華也免不了碰釘子。但《色‧戒》向世人表明,祖師奶奶的「魔咒」還是有辦法解除的。改編之大忌乃「忠於原著」,李安以《色戒》來改編已贏了第一著,簡短篇幅提供基本的人物與角色關係,亦可恣意揮灑,不為固有情節所局限。電影不獨以《色戒》為藍本,王佳芝有如《第一爐香》的女學生葛薇龍;又香港、上海相繼淪陷,讓王佳芝與易先生「再續未了緣」,即有著《傾城之戀》的影子。畢竟張愛玲成名於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上海,她一系列最出色的作品俱於那段時間完成。劇本盡得張愛玲之神髓,說《色‧戒》是張愛玲小說之「大雜燴」也不為過!

萬眾矚目的《色戒》終於在香港上映了。這兩天,身邊的人貌似一大半都去看了此片。於是一時成為熱門話題:msn簽名都是‘色戒歸來’‘色戒,尺度!’云云……,關於此片的日誌也不計其數。

生逢亂世,「還能夠活著見面」已是難能可貴,得快樂時且快樂。兩人各取所須,須求的背後又是基於當時的大環境。因此,唯有上海的「陷落」,才能成就「易王戀」。《傾城之戀》結尾的一席話正好成為《色‧戒》的註腳:

故事流暢得令人驚歎,雖然有大段大段上海戲,貴婦人戲,卻一點也不覺拖遝。至於傳媒熱炒的激情戲分——可以說確實尺度驚人(沖著這個去的人,應該不會失望),但是我看的時候半點也不覺得它激情,而被人物傳達出來的情緒給吞噬了。頭兩場戲是王佳芝為了獲得所謂“經驗”草草了事的初夜——和一個嫖過妓的男同學,可以想像是如何的生澀,屈辱和不甘心。過程很短,而且和後面梁的戲比起來,還算滿含蓄了。和梁朝偉的第一場戲是明顯的SM情節——原因很簡單:易先生對王佳芝的不信任,以及他審犯人審習慣了的暴力傾向。我當時還真的被梁朝偉殘暴的樣子給嚇倒了。接著就是一場很詭異的戲——兩個人擺出高度扭曲的,所謂的“迴紋針”姿勢(李安自己解釋說,這是因為兩個人都長期缺乏安全感,這個姿勢實際上是回到人類嬰兒時的狀態)。最後一場時間特別長,兩個人不斷的變換姿勢,不斷的互相索取;我感覺王佳芝是既沉溺其中,又十分痛苦——最後她甚至用枕頭蒙住易的頭,差一點可以殺掉他,卻手一軟被易翻身壓住。而這場戲之後,王佳芝情緒失控地向情報組織的頭頭控訴了自己身心的痛苦——她已經到了“戒”的邊緣。總的來說吧,雖然激情戲的尺度空前地大,卻確確實實是劇情需要,而且將該表達的東西表達的十分到位。

抗戰時期話劇演出蔚為風氣,《色‧戒》同樣以話劇演出為開端,再從演話劇到計劃刺殺「漢奸」,開場形同「兒戲」,已為鄺裕民、王佳芝等人的收場埋下伏筆了。如果說王佳芝只為一枚六卡拉的鑽戒而「變節」,未免太看扁她了。女性從不在乎啥「民族大義」,王佳芝參與話劇演出,是受到旁人與環境影響多於自發。後來加入鄺裕民一伙也是半推半就,為了刺殺「漢奸」連初夜也賠上了。回到上海渾渾噩噩,竟有機會重新接近易先生,明知危險,也要「燈蛾撲火」,無非要尋回失落的存在感。執行任務是假;幽會易先生是真,因此老吳才會說:「王佳芝不是弄情報的,她是麥太太。」易先生終日與恐懼為伴,當他將王佳芝摟入懷中,猶如一頭受傷的猛獸,要王佳芝來為自己舔傷口。與其說王佳芝是情婦,毋寜說王佳芝是他的母親。戰爭曠日持久,人的精神長期繃緊壓抑,正須要一扇逃避現實的窗扉,「假戲真演」又何妨!

演員方面,我覺得湯唯真的大大超出我的預期。之前看到她的定裝照,覺得她不美,甚至長得有點怪;而且又是個新人,估摸著演技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可是,電影裡她活脫脫就是王佳芝:學生時代的她,清純秀美,望向王力宏的眼神中完全是少女的癡情,仿佛他就是一切;變成成熟女人,易先生情婦後的她,眉梢眼角全是風情,演活了那種不自覺地沉淪。而她的長相,仿佛完全沒有現代的氣息,就是那個年代的人:細長眼睛,風韻十足。關於激情戲,我只能說——湯唯真的是放開自己,完完全全的信任李安,完完全全地信任梁朝偉了。李安說過,梁朝偉是所有導演的夢想。一點沒錯,太敬業了,演技太神了……至於王力宏同學麼,帥則帥矣,可是鄺裕民這個本來還有點深度可挖角色就這樣淪為一花瓶。當然了,原著裡的鄺好像連花瓶都不是,所以從這一點來說,他勉強稱職了吧。

雖說是「大雜燴」,絲毫沒有零亂之感,整部電影結構非常嚴密,且富層次感。有關上海與香港的「雙城記」,鄺裕民一伙人在香港還是「菜鳥」,輾轉來到上海後已非「吳下阿蒙」。王佳芝與易先生之「三段床戰」談論已多,現不贅言。神來之筆以王芝佳為易先生清唱一曲《天涯歌女》,湯唯與周璇孰優孰劣已無關宏旨,最重要是一曲《天涯歌女》完滿收束歷經「三段床戰」後的亢奮情緒。有道「易放難收」,李安之「色膽包天」固然令影片高潮迭起,激情過後又能收得如斯熨貼窩心,大開大闔之氣度著實教人佩服。

張愛玲和李安——這兩者結合聽起來很彆扭~一直以來,我都對張愛玲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既喜歡她那獨到角度娓娓道來的愛恨糾葛,欣賞她波瀾不驚的筆觸;又有點鄙視她的純女性視角——價值觀頗偏激。李安,其實只看過他的完美風暴,理智與情感和斷背山,華語題材的片子我都沒有看過。他是一個能把握大局的導演,但是我總覺得他太‘溫’了,拍出來的東西看得我憋得慌——總是不緊不慢地講述一些刻骨銘心的東西(貌似和瓊瑤奶奶正好相反)。但是這次色戒,我覺得李安挺好的發揮了他的長處:東方背景+美國經驗。而張愛玲的小說,在李安的理解和詮釋下變得殺氣騰騰,光芒四射。

電影以一場毫不含糊的精彩麻將戲開場(打麻將的情節在《色戒》裡非常重要,聽說李安專門請了一位高人寫了幾百頁的“麻將劇本”):快速切換的鏡頭,流水一般的出牌,語速極快的對白加上貴婦們流動的眼波,複雜的表情,使人一開始就被抓得緊緊的。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完全沉溺在李安營造出的焦慮的氣氛當中——仿佛站在懸崖邊隨時就要掉下去,直到電影結束。

何況,王佳芝臨終前平靜的眼神告訴我們:她其實是整個故事裡最不蠢的。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張愛玲和李安先生——這兩者結合聽起來很彆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