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只是错付了千般相思,爱是放心不下

临水照花,花容易谢。咸丰年间,她是烟花柳巷的风尘女子,他是柔情儒雅的太子爷。望那旧时花楼,九曲的楼梯上他一袭长衣翩然走来,她画着精致的妆容与他遇上,进入包厅,一转身便看见女扮男装的花容女子。四目相对,眉目传情。两人初见,看透了对方眸中柔情,如此这般,陷进去,便爱上了。 这场在石塘咀的一见倾心,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 他一个英俊风流的十二少,在他那句“你有好多种样子,哪一种才是真的?”说出口时,那眉眼间的深情,足以让她醉生梦死。纵使她爱他爱到痴缠,那飞蛾扑火般的决绝,如她烈火般的心性,就算玉石俱焚又如何? “真实的东西最不好看。”是啊,真实的东西总是不完美的,现实总是比眼前残忍千万倍。她一芥痴情妓女,如何配得上他的风情万种?如何及得了他的门第?高攀不可。在现实的残忍无奈之间,妓女与嫖客的荒唐爱情,面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不及眼前这风花雪月千万之一。如花与十二少间的情意,缱绻却陆离。倚在床上,二人如胶如漆,十二少柔情似水的眸子里,又有多少真情?他一个久经风月场的男人,她想要的,他又能给多少?她要的太多,多不过寻一人同白头度余生,而他太懦弱,面对她的生死相缠,他选择逃避。 每天每天,望着如花坐着黄包车去花楼,那个含情脉脉的十二少总会倚在窗口,一袭翩然素衣,平静地不见悲喜,深情地望着她渐行渐远。不论如何,他是爱的。一个出身显赫的南北行大少,能对一人做到这样,已是足矣。初见那天的“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正是对她的爱。他晃着两条腿为她放鞭炮挂对联,如孩子般青涩的容颜堆满笑容。 可惜造化弄人,再痴缠的爱恋却躲不过天人永隔。吞鸦片殉情,谁想那临死前的胭脂扣成了如花唯一的定情信物。人已不在,空留胭脂何从?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今日天隔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独倚蓬窗思悄然…”一曲南音《客途秋恨》道尽多少凄楚,总是无处话凄凉。忘川河边,奈何桥头,“你为什么没死?”空留一人落得悲戚流离,覆水难收啊!曾听人说过,爱是放心不下。是啊。到底放心不下。 如何放下?如花一等就是五十年。来到人世间,故地重游,已是人去楼空,物是人非。十二少啊,3811,你可还记得?一别五十年的石塘咀,它有多繁华,她心中便有多凄凉。岁月蹉跎里,是否雕栏玉石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五十年的等待,是怎样的望穿秋水?苦苦寻他未果,却撇见旧报纸上一行风花雪月的标题:名妓痴缠,一顿烟霞永诀;阔少梦醒,安眠药散偷生。迷离见,恍若那一曲南音娓娓飘来:“誓言幻作烟云字,费尽千般心思…是你的名字,错付千般相思,情象水向东逝去,痴心枉倾注,愿那天未曾遇。”回忆旧时风光,心里已经凉透半截。 “我来找他。” 半个世纪的寻回,有缘人终会再遇。当她看到眼前年过半百的老人,潦倒,风华不再当年。如花感叹,她凄凄婉婉地唱:“誓言幻作烟云字,费尽千般心思。情象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 ,延续不容易。负情是你的名字,错付千般相思。情象水向东逝去,痴心枉倾注,愿那天未曾遇 。” 去下脖间的胭脂扣,“十二少,谢谢你还记得我,这胭脂扣我戴了五十三年,现在还给你,我不再等了。” 她上穷碧落下黄泉,再见一面,是天地间有嫉妒者,故意捉弄,叫分和无常,叫缘分缥缈,半点不由人?也罢,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而这段故事终归是缱綣却陆离的爱情,卸尽纷繁终不弃的伤和凉。 五十三年了,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若只如初见,你是否仍会如初见般吟一句“哪来这么多愁?”

       “誓言幻作烟云字,费尽千般心思。情像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延续不容易。负情是你的名字,错付千般相思。情象水向东逝去,痴心枉倾注,愿那天未相见。”
     再看完《倩女幽魂》,突然很想看看哥哥的其他作品,找了《胭脂扣》。梅艳芳、张国荣,世间再无怨愁人。初看倾人心,再看倾人城。一对旧时痴情鸳鸯。可惜,定情之日,结局早已注定。“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十二少送给如花的联子,示意着十二少的感情原本就是如梦如幻,若即若离。如此,之后的一切便不难理解。
     痴情女子负心人的故事每天上演,而这个故事绝非如此简单。
8455娱乐场,     戴了53年的胭脂扣,我一直记得曾经的约定,3811,是我们说好相见的日子。整整53年,我一直在等你,等的心也倦了。只盼相依,诉尽千般相思。等不到你决不能放弃,因为我怕一离开,你来后会找不到我。还不来,你知不知道我还在等你。还不来,我只能自己去找你。原本只是错付了千般相思,万般痴心。爱火不减,渐老芳华,人面变异。不再问哪天会相遇。错付的胭脂扣,难堕轮回。

8455娱乐场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不可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本只是错付了千般相思,爱是放心不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