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巢作此诗,几乎在所有方面你都无法发现电影

对这种商业片,自然是不敢奢望“振聋发聩”的,我只想放松一下心情。而既然是动辄数亿的“大制作”,我会稍微提高一点期待,希望能获得一些想象力上的满足:突如奇来的意外,或者一种滑翔般的松驰感。

不难看出,借《雷雨》内核说故事有利有弊,《黄金甲》明显比同类型的一些大片故事说的要好的多,可或许是编导在潜意识里觉得大家对《雷雨》中人物结构和关系都相当熟悉,所以《黄金甲》里有些情节交代的并不清楚。总的来说,对于剧情,套用本片中王的一句话,“不能人浮于事,给你的就是你的,不给的你不能抢”。

国内的电影市场依然是畸型的,因此,导演们才华已尽,只能靠“挤”了。

关于传统文化元素:
《黄金甲》中用了不少中国传统文化元素。

至于电影老板们最关心的票房问题,张艺谋会说:就像那些本来并不奇伟的胸部,你看,只要我们这么一挤,不就搞出来了吗?(倍魄)

《黄金甲》14日晚点映的全国票房超过1500万,创历史最高纪录。而冯小刚的《夜宴》在9月14日零点首日上映时,票房是1200万。或许这简单的数据中,不难看出两片PK的胜负了。

于是,最后的问题就在于你对这样一部电影打算接受什么和容忍什么。王权的残暴是老生常谈;人性的简单化处理瓦解了悲剧感的可能;它甚至不遵守好莱坞大片“正义战胜邪恶”的黄金定律。可以肯定,这是一部在西方人眼中莫名其妙的电影,东方元素的堆砌挤占了对人性的丰富与关注,道具的排场之下,“人”被忽略了。以它争夺奥斯卡根本没戏。就像以往的《英雄》和《十面埋伏》一样,靠着资本投入的挤压形成事实上的竞争壁垒,它将在国内票房上横征暴敛。

片尾时“凤诏翔,日月光。四海升,开宇疆……”这样的颂歌也是化古代典籍而来,加上片中出现的插茱萸的风俗;重阳节;古诗词以及主题曲《菊花台》的中国风,使得《黄金甲》增加了不少传统文化气息,某些方面也加强了传统文化内涵。

在人物刻画方面,演员们可谓尽心尽力,刘烨的表演则更为成功。所有的不成功都出在剧本和导演上。对于这样一部勾心斗角的宫廷剧,看点应当在于人性的复杂和各种利益的纠缠。但《黄金甲》却让每个人成为一张固定的脸谱:李曼扮演的蒋婵只似一个轻薄的小妾;王后巩俐则完全被仇恨控制;刘烨囿固在“扶不起的阿斗”的设定下,没有一丝一毫“太子”的野心。周杰伦扮演的杰王子,是电影中惟一可能寄托出英豪之气的角色,在目睹他眼含热泪看着母后喝下毒药之后,观众大概都期望杰王子能在最后一击时做出绚目的表演——毕竟,他在边陲历练了三年,也该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将军了。但影片的结尾却只是有杰王子参加的长时间的团体操式的冲杀,而且,张艺谋注定要给他一个简单并且窝囊的死法。——整部电影就是这样没有灵气,几乎在所有方面你都无法发现电影所能带给观众的想象力的满足。

关于借《雷雨》内核说故事:
《黄金甲》的故事总的来说是差强人意的。众所周知,曹禺的《雷雨》是张艺谋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蓝本。这样的故事底子,赋予电影一个我们熟悉的框架。电影开拍前,北京师范大学的青年学者一起论证剧本,给了张艺谋导演一些可贵的意见。几年来,张艺谋第一次亲自上阵做编剧,由王斌完成了文学策划的工作。有报道称,剧本改写了12稿之多。实际证明,这是有效果的。

你惟一能明显看见的就是堆积的“中国元素”。王宫之内,人如蝼蚁,张艺谋差不多把所有的心思和银子都花在了这方面。无论是兵将还是侍卫与乐师都被指挥成各种颜色的点阵,像牙膏一样从宫门洞里挤进挤出。千军万马的安排比现代的空降兵还快,张导只需要转一个镜头,他们便各就各位,预备,齐!

在色彩上,《夜宴》比较压制,除去章子怡的妆有点像桃红色,其余多是灰灰冷冷的感觉;而《黄金甲》里的巩俐,妆色暗红,但上面有金黄的唇彩色,也就只有武隆那场戏,拍的是夜幕降临,所以有一点冷色调,剩下的在宫殿里的,全是暖色,非常饱满,令人印象深刻。琉璃的宫殿,可谓是流光溢彩,尤其是菊花台那场戏,全是金色的菊花,杰王子带领一群兵杀过来,一万多人穿的都是黄金甲。视觉上,眼睛里填的满满的,真不知道这太强烈的色彩是否会对保护视力不太好,当然,按照张艺谋的阐述,绚丽和奢华的色彩突出表现了封建主义的虚伪性,是有用意的。

所以,我的失望就在于,这是一部很“挤”的电影,和我们过于挤压的生活没有在心理感受上拉开距离。电影的一开始,就是王宫内的拥挤。成百的侍女晨起梳妆,她们统统住在一间一望无际的“集体宿舍”内,臣服于“张艺谋式”的视觉夸张。世界上有三样东西是靠挤出来的——海绵里的水、时间和乳房。如果你能想到这个笑话,就算是老谋子给你的节日礼物吧,也不枉华丽宫殿内所有女演员挤现出来的波涛汹涌啊。

二王子元杰:他不单是勇,虽然他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武功;他不但是智,虽然他流落边关忍耐三年;他不仅仅是义,他爱护兄弟、崇敬父亲。惟独他的一个孝,让人落泪,让人心痛。为了母亲,他率一万部足反叛父亲,仅仅是为了母亲不再受父亲的毒害。如同我们的现实社会中,长大的儿子挥拳向酒醉殴打母亲的父亲一样。已经失去两个儿子的王并不想杀掉这个他最器重的儿子,即使他反叛他的权威,他的规矩,他仍准备把未来的王位传给元杰,条件是元杰必须每天给母亲喂下穿心毒药。于是影片的高潮出现,元杰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对得起父,也对得起母。

热闹和拥挤会是你对城市的感觉,也是对年节的感觉。在北京,街道上人头攒动,“耶诞”的彩灯或符号已经开始提醒你调整出过节的心情。所以,忙碌的你大概需要挤出时间,汇同陌生的人流挤进电影院,去看一看“张字”招牌下的这部大片,就像多数人终究绕不过春晚一样。这差不多成了每年年底中国人的一大俗,堪比中央台的春晚了。

宫殿:《黄金甲》里的宫殿,基本都以中国传统雕刻工艺,搭配琉璃、黄金,十分华丽。金色建筑占了60%,琉璃也占了30%。在琉璃柱里,工作人员装了几百个灯泡,效果不言而喻。拍摄时,演员经过的走廊基本没有重复,只是想让观众弄不清这个宫殿有多大。

但这种掠夺带不来观影上的认同与尊重,这也将和以往一样。

关于与《夜宴》的比较:
虽然一个脱胎于曹禺的《雷雨》,一个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中汲取灵感,但我们说到《黄金甲》,就忍不住让要和《夜宴》做个比较:相同的题材,类似的故事,同样一掷千金的巨额投资,同样豪华的台前幕后阵容,同样费尽心思向着奥斯卡冲锋陷阵,使得《夜宴》和《黄金甲》的PK在所难免的。

但是在电影里,这种拥挤感一直没有得到释放。几乎全部电影镜头都是在封闭的王宫及室内,惟一的外景还是在狭窄的山谷(并且是夜晚),蒋太医一家被人追杀。延绵不断的局迫感却无法形成环环相扣的推动,因为故事的发展几乎是一眼见底、毫无悬念。如果和《夜宴》做一个比较,至少《夜宴》有开阔而漂亮的外景,情节推动也有意外之处。而《黄金甲》虽然没有会被大肆诟病的台词与所谓情节破绽,但也既无意外,也无松驰。

报时打更时的吉祥话:这些古语都可谓是韵味十足,令人玩味。比如:“风雨如晦,朝野满盈。平旦,寅时”;“善行无迹,恒德乃足。岁封,卯时”;“鸡栖于莳,君子勿劳。河清。巳时”。

对比两部大片,我们感觉《黄金甲》要比《夜宴》略高一筹。角色塑造及演员表现全面超越《夜宴》。《夜宴》中能看出冯小刚对细节的考究,他的确用了很大的心思,但张艺谋的《黄金甲》显得更大气,里面很多东西都是不经意的,不会让观众一下子就非常敏感地看出他花的心思,或许是有了《英雄》《十面埋伏》的前车之鉴了吧,这次显得更驾轻就熟了些。

关于宣传、票房:
在宣传上,《黄金甲》密集宣传攻势全部在后期时候爆发,而在拍摄前期则捂着盖着,深怕泄露了绝妙天机。在2月22日进行低调开机仪式的同时,就发布了一封谢绝所有媒体探班要求的公开信。此后,探《黄金甲》班而未果几乎成了所有华语媒体人的心病(专程前往凑热闹的奥利弗•斯通和斯皮尔博格这两个海外友人当然不能算)。直到九月末开始,《黄金甲》的宣传动作才算全面启动:9月20日在北京举行了为期一周的点映,“天价”门票和几乎所有先睹为快的观众共同发出“好电影”、“杰作”等溢美之词,此时舆论的口径基本统一:张艺谋终于把故事说好了,这是其集大成之作……10月18日,官网开通仪式,和开机相比,极尽奢华,张艺谋用陕西话演唱《双截棍》,周杰伦《菊花台》的MV也终于曝光。官网上的标语是“张艺谋最新鸿篇巨制,华人顶尖明星首次联袂”。剧情、剧照、花絮、主题曲,加上张伟平首次在博客上公开的张、巩十几年前的青春照……11月12日北美盛大首映,周润发与巩俐的亲热照,又成了几日娱乐新闻的头条。在12月14日全球首映之前,围绕在《黄金甲》周围的95%都是积极、乐观的正面评价。

菊花:作为在片中随处可见的意象,菊花成为片中重要线索。选用菊花,从“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字面上来看没有问题,真正的用意是造反的意思。菊花是时令花卉,也是王后密谋政变的暗号。张艺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菊与刀似乎是日本大和民族武士道的一个说法,但实际上,我想菊与剑应该是起源于中国,而中国对于菊的说法更早,所以我想在这个戏当中应该用菊花的造型。”

除去上述主要人物外,影片中那场规模浩大的战争,传令官一声“不要伤害杰王子”,代价就是全部的金甲兵和大部分的银甲兵送命,帝王全家五口的争权与仇视,片刻之间让上万士兵命归黄泉,那些金色和银色的小人,如复制般行动着,相当震撼人心,“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是诗意的说法,看过画面上的那些人复制一般的死法,我们小组的同学普遍认为极度残忍,让人震惊胆寒。

而台词,《夜宴》中有些文白夹杂的台词惹的观众笑场频频,《黄金甲》中有些台词直接照搬《雷雨》,其他的也显得比较自然,基本赞同张艺谋说的一个观点:如果过多注意到台词,那是因为剧情不吸引你。这次的台词没有什么特别卖弄,都很朴素。

关于人性:
王:太子生母喜欢菊花,王便高筑菊花台,每年赏花,纪念故人。可笑的是,他却毫不留情的手刃了自己所有的亲人,专制冷酷、凶狠暴戾——人性中的“嗔”。

综观全片,《黄金甲》和《雷雨》还是有距离的。《黄金甲》把《雷雨》24小时内的戏剧冲突扩展为48小时。《雷雨》中始终没有说明周朴园是否知道繁漪和周萍的关系,而《黄金甲》中大王对王后与太子私通有所知,王后被逼喝的是毒药;繁漪直到辞退鲁贵父女才向周萍挑破他和四凤的关系,王后则在影片开始不久就撞上太子和蒋婵的幽会;周朴园经过层层盘问慢慢导入才对侍萍相认,而大王则是一下子看到刺客脸上的黥刑便恍然大悟;周萍追到四凤家里见她最后一面是为了让鲁妈得知二人关系,而太子与蒋婵相会最重要的作用却是进一步展现王后的阴谋。《雷雨》中有部分周冲对四凤追求的叙述,而电影中并未提三王子元成对蒋婵的感情,而是让他发现王后与太子的特殊关系并杀了太子;《黄金甲》中又新塑造了二王子的正面形象;还有蒋太医,《雷雨》中的鲁贵是一个势力的市井小人,而在本片中则外残宫闺,内慈妻女,变成了一个为救女儿惨死的悲剧英雄。《雷雨》中最重要的一场戏是周萍、四凤兄妹关系被揭穿,在《黄金甲》中,王后出于了报复故意揭穿了这种乱伦关系,电影根本没有交代大王之前是否知道太子和蒋婵的关系。另外蒋婵冲出大殿是被一支长矛刺中,也就引出了王后的军队。

而对于票房,在上映后的首个周末就达到了9600万。单看南京各大影城,《黄金甲》的受欢迎程度由此可知。新街口工人影城,13个影厅中用了10个影厅放映《黄金甲》;新街口国际影城,8个厅用了6个,上影华纳影城,8个厅黄金时段全部放映《黄金甲》,山西路和平影城10个厅用了9个来放映。在首映当晚,上影华纳票房数额9万多元,新街口国际影城8万多元,工人影城的票房也达到了5万多元。无数观众涌向电影院,只为一睹《黄金甲》。这部投资3.6亿元的大制作可谓是“钱”途无量,有报道称总收入有望突破10亿元。张伟平也是豪言壮语“国内票房确保3亿元”,相信这也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武器:大王用的是剑,上面雕刻的龙是唐代装饰的典型图案。二王子元杰用的是偃月刀,很有气势。士兵就都用金枪和银枪。

子弑父、父杀子、手足相残、母子乱伦,这个家庭集合了天下间的丑恶至毒。唯一的人性希望只有寄托在二王子元杰身上。

对于这部影片,由于各方面原因只看了一遍,也就只能谈些感性的东西了,在2006年的岁末,一部《满诚尽带黄金甲》,尽显“华丽与精美”,自上映以来,关于《黄金甲》的争论就连绵不绝,此时,对于我们,欲说已忘言……(2006-12-25)

对号入座,《黄金甲》和《雷雨》人物的基本对应关系应该是:大王——周朴园;王后——繁漪;太子元祥——周萍;三王子元成——周冲;蒋婵——四凤;蒋太医——鲁贵;蒋氏——侍萍(鲁妈)。二王子元杰则是为了让周杰伦加入进来而特地增加的人物,他跟《雷雨》里的鲁大海是有区别的,鲁大海是一个很有反抗精神的人,周杰伦扮演的元杰并不突出反抗精神,而是一个特别正面、特别光明的人,按照张艺谋自己的说法,就是因为其他人都是冷色调,只有他是很光明的,从而令影片有所变化。影片中,王逼后服药,墙上挂着前妻肖像,这都让观众可以直接想到《雷雨》。原著中,周朴园逼迫繁漪吃药是很著名的一场戏,他故意让周萍劝蘩漪吃药,使各种情绪和冲突达到高潮,展示了其父权和夫权,尽显封建家长专制;《黄金甲》中,“吃药”这个情节被扩大和延伸。每隔一个时辰便会出现的“报时”,是王后的服药时间表。三个儿子依次劝母亲吃药,弱化了元祥太子与后这一层特殊关系,却反过来强化了主题,突出了“规矩”。张艺谋说“药是男权对女性的精神压力,《雷雨》里老爷给繁漪吃药,老爷说你有病你就是有病。《黄金甲》里,药已经进入了情节,历朝历代皇帝喜欢养生之道,求药、炼药。后宫都有药房。”

太子元祥:胆小懦弱无能,与母后私通,又爱上医女蒋婵,他想追求真爱,却又没有坚持到底的勇气。作为悲剧的发端,他触犯了志关重要的戒条——人性中的“色”。

这两个故事实在太像了,都是发生在政权更替频繁的五代十国时期(张艺谋说了“五代十国之乱自古未有,这个朝代给故事一个较大的发挥空间。”),都是王与后之间尔虞我诈的宫廷斗争,都是王后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却又都把把“杏枝儿”伸到了太子的东宫中,剧情的高潮都是集中在一场奢靡的宴会上,结尾都是悲剧,主要角色都是惨死。对比角色,人物PK依旧精彩,简单地说,葛优版大王——阴,周润发版大王——霸;章子怡版王后——狠,巩俐版王后——悲;吴彦祖版王子——惑,周杰伦版王子——孝,刘烨版王子——懦;周迅版痴情女——纯,李曼版痴情女——惨。

王后:她疯了,真的疯了。王下的毒,即使毒不死她,也毒坏了她的脑袋。她与继子苟合,劝亲子叛乱,“菊花绣好了,总要让它开一回”,明知死路一条,仍然要鱼死网破。她也是悲惨人物,如果要给她也找一个字来标注的话,那就是——人性中的“妄”。

中医:《黄金甲》里把中医文化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一番,重复出现多次的抓药、煎药的镜头都由专业人士指导。药膳房里的演员都是从同仁堂里找来的。对于中药这个方面,我们小组尚有疑问,从化学上来说,煎服的中药是否可以用琉璃碗来盛放。此外,一般中医吃药早晚各服一味,已经是多的了,电影中却让后每个时辰吃一次,除了显示时间变化外,其他的用意有待商榷。

关于数易片名:
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上,美国时代杂志在看过剧本初稿后,根据内容传出《秋天的回忆》的片名。好莱坞相当关注张、巩的再次合作,所以这个片名被过于的艺术化了。由于缺乏震撼人心的气势和影片内涵的体现,所以张伟平和张艺谋并没有采用这个名字。

其后,张艺谋和他的创作集体接连又提出过《重阳》、《菊花杀》等片名,仍旧因为同样的原因未用。几经周折和反复,最后终于从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的《不第后赋菊》中获得灵感——“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黄巢,这是一个试图挑战王权天命,最终被其碾的粉碎的人。黄巢作此诗,因屡试不中,遂以诗言志,立志要在皇城如遍开的菊花一般兴风作浪,其中豪气、志气、怨气、怒气、愤恨之气皆有之。引用他的诗,以及“菊花”和“黄金甲”这些在片中随处可见的意象,无疑是取其反叛和悲剧的含义。化诗句为片名,充满了霸气和大气,也能让观众联想到电影中刀光剑影的战争史诗场面。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巢作此诗,几乎在所有方面你都无法发现电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