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问她为什么不和罗比说话,池边西西莉亚对着

故事的开端,是二战前的英国,宁静的庄园,浓郁的英伦风景。脸色苍白、雀斑、敏感的少女布莱安妮,喜欢自己写出的剧本并为之自豪,隐喻着她丰富的想象力。她的姐姐西西莉亚,早早显示出成熟的一面,和家里老佣人的儿子罗比,都刚刚从剑桥毕业。

在漫长而炎热的夏季,英国乡村的花园里,飞燕草、樱草、金鱼草、羽扇豆、花毛茛盛放,草地青绿,蔓生的蔷薇搭成拱形的圆廊,蜜蜂嗡嗡。
布莱安妮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小脑子里充满了幻想,她在用打字机写着话剧剧本《阿拉贝拉的审判》。卧室的地上排列着动物玩具,整齐的朝着一个方向,老虎比象大,马比老虎大,后面是庄园的模型。逼真酷肖,连半新旧的墙壁颜色都一个样。
她把写成的剧本拿给人看,第一个告诉的人是罗比,一个园丁,失踪二十年的管家的儿子,她暗恋的对象。
罗比在花园里工作,布莱安妮和姐姐西西莉亚躺在草地上聊天,她问如果让你成为另外一个人,你会是什么感觉?又问她为什么不和罗比说话。
转头她在屋子里让堂姐罗拉和双胞胎排演她写的话剧,她是导演,她念剧本。她自以为是。
双胞胎要去游泳,布莱安妮无聊地看着花园,看见喷泉边的姐姐和罗比暧昧的情形,伤心愤怒。
西西莉亚手捧花束跑进屋内,把花插进一只花瓶里。花园里,罗比在工作。
这个时候,真是混乱。故事讲得忽前忽后,让人一时难以捉摸。
西西莉亚抱起花瓶,对着镜子整理一下头发,赤脚走到茶园里,遇上罗比,让他给她卷支布尔什维克香烟,口气是命令和疏淡的,语速飞快地聊天气和书,赞美菲尔丁有激情。讽刺他去读医科。
在争执中,两人掰碎了古董花瓶,西西莉亚大怒,跳下喷泉,去捡一块碎片,当她从喷泉里站起来,内衣紧贴在身上,湿淋淋的身体,纤毫毕现。
罗比呆视。
屋子里的小女孩伤心失落。她以为她看懂了面前发生的,她以为她的罗比背叛了她,她跑蔷薇花圆廊。夏天的庄园美如天堂乐园。只是这个乐园就快要失落。
哥哥莱昂和朋友保罗来访,保罗和罗拉之间火花四溅。
布莱安妮在花园编她的故事,罗比就是她笔下那个邪恶黑暗的爵士
罗比在给西西莉亚写信。在今后的岁月中他将不停地在心里给她写信:亲爱的西……
他写了两封信,一封直白热烈诱惑震撼,一封彬彬有礼,却装错了信封。他拿了信去赴宴,路上遇上在抽打草叶出气的布莱安妮,请她去为他送信。当他意识到弄错了的时候,为时已晚。注定将是一出失乐园。
布莱安妮拆开信偷看,看到赤裸裸的告白,慌乱中告诉了罗拉。
罗比带着决绝的心情拉响了门铃。
布莱安妮换好衣服,戴着珍珠项链,在门厅看到西西莉亚落下的发饰,闪着冷冷的光,引她走进书房,看见姐姐和罗比,一切就此改变。
“我能,而且我肯定。”她已为他定了罪,还成了审判者。
双胞胎离家出走,一家人出去找,布莱安妮在花园里再一次看到不该她这个年纪看到的场景,再一次震惊。她告诉母亲和警察,是罗比侵犯了罗拉,“我看见了,我肯定是他。”
当罗比带着双胞胎回来时,每个人知道不是他做的,但每个人都不为他说话,只有西说:回来,回到我身边来。
四年后,罗比从监狱去当兵,到了法国。六个月前,他和西西莉亚匆匆见一面,西说:回来,回到我身边来。
于是在战场上,罗比无时无刻在给她写信:亲爱的西。
海边的房子,白色的墙壁,蓝色的窗框,亲爱的西,那是他在战争中慰藉。
我们的故事会延续,我会寻你,爱你,娶你,无怨无悔生活在一起。
当他充满希望地冲向海边,面对的是30万人的敦刻尔克,每个人想着回家,而这就是他生命的终结地。
布莱安妮修女般的做着护士的工作,脏、臭、累、鲜血和伤口都让她有赎罪的感觉。当她披着深藏青的短披风走在路上,旗帜般鲜红的衬里翻出,使她像行为艺术般的美丽。路上的妈妈和儿童跟她和霭地搭话,护士的身份让她有崇高圣洁的感觉。
她找到西西莉亚的家,在房间里看到一张凌乱的床,罗比神色漠然地走过她身边。
她说,我给他们应有的团聚和幸福,这是人性的终级关怀。
于是那张凌乱的床是她的恩赐,西和罗比的冷淡怨恨都成了她的快感。她又一次在幻想中原谅了自己,翻起的红披风就是她慷慨赴死般的勇气。
她早就原谅了自己,她说,我那年十三岁。
她让他们彼此依恋,以西的温柔化解罗比的狂躁。她让西和罗比让她去找律师、父母解释当时的情形。能为他们做这件事,是她到临了都想办成的。
场景太真实,让人相信这一切都是正在发生的。小餐桌上的淡紫色的花,吃了一半的面包,煮开的水壶,放着勺子的果酱瓶。被风吹动的窗帘里是两人在拥吻。
如果这一切都曾发生过,那么她真的可以解脱。但是,没有。这都是她的幻想,她一直是个纵情于幻想中的人。
从少年到老年,她穿一个式样的裙子,梳同样的发型,戴同样子的项链。她沉浸在十三岁那年的气氛中,从不曾想过要解脱。她以此自在虐并乐在其中。
我没有看到她的赎罪,我只看到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姑娘,一手毁坏了两个人的生活。罗比死在敦刻尔克,没有能够回到他一心想念的西西莉亚的身边,西西莉亚死在地下防空洞,没有等到罗比的回家。
她一遍一遍地说:回来,回到我身边。他一遍一遍地写:亲爱的西西莉亚,我们的故事片会延续。我会寻你,爱你,娶你,无怨无悔生活在一起。
布莱安妮赎罪了吗?坦白如果就是赎罪的话,那她曾有五年的时间去进行。她一直是一个那么具有操纵欲的孩子,早熟又浮浅。在她十一岁时她骗罗比跳下河去救她,她自私地认为罗比是她的。因为罗比的别恋,她冷酷地撒谎,坚定地把罗比送进监狱。冷静得让人害怕。
到她十八岁,她仍没有勇气去见西西莉亚,只是在纸上幻想一个得到宽恕的故事。
西西莉亚和罗比的死成了她的十字架,背负一生,放不下。
然后在垂老之时她才坦白出来,说:读者不会愿意看到那样的结局,因此我给他们幸福。这是人性的终极关怀。
海边的白房子,蓝色的窗框,白壁陡峭的悬崖,雪白的浪花卷上沙滩。西西莉亚和罗比快乐地嬉戏。

可惜的是,少女的想象力却成为后来一切痛苦的源头。池边西西莉亚对着罗比脱衣的情景,罗比拿错给西西莉亚的信,在书房里看到罗比和西西莉亚的激情差面,以及导火索-表妹罗拉被人侵犯的遭遇,使布莱安妮深深地相信,罗比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为了坚持她的想法,她偷拿了西西莉亚那封信,甚至在警察前说出自己没看到的事情。很佩服导演在这段剧情里面的拍摄,从两个不同角度展示了事情发生的过程。少女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多么的不一样,对于一个10来岁的少女来说,的确会将自己的想象化为现实,而更深的原因,后面将会提及。

四年之后,含冤入狱的罗比,为了换取自由而选择了参军,在去之前他见了西一面。西西莉亚还是一样的爱着他,不顾家人的反对而去了医院做护士,不断期盼着罗比的回来,come back to me,这是她的心愿。西西莉亚告诉罗比,布莱安妮正在为当时的幼稚而忏悔。在法国的罗比,体会了战争的生离死别和残酷。他无数次回忆,回忆他救出故意跳进水中少女,回忆他做佣人的母亲,回忆他被拉入警车的情景。他和几个战友,最后终于到达了港口,可是,等待他们的光景,却如末日的影像一般,狂舞的人群,破落的帆船,战马的悲鸣,这里看到的只有绝望。那样的场景,暗示了罗比的结局。

影片拉回到布莱安妮的视角,她也许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晚上,她在楼上看着罗比被带走,而西黯然的情景。正如她自己说的,那时她以为自己懂了,但其实一点都不懂。她放弃了去剑桥,当了个护士,她做许多粗重活,以此来惩罚自己内心的罪恶。她向别人坦诚了自己暗恋罗比的过去,那次故意的跳水,与其说是淘气,倒不如说是间接的表白。

在看到罗拉和那个巧克力大亨将要结婚的消息后,布莱安妮开始怀疑当初自己的眼睛。在婚礼的现场,她终于记得那个侵犯罗拉的人,正是那位大亨。后悔的她立刻去找西,在那里她见到了从战场回来的罗比,说清楚了一切事实,本来以为这就是最后的大团圆结局了。

时光荏苒,转眼间布莱安妮已经成为迟暮的老人,名作家的她出版的最后一部小说,正是以自己的经历为题材。最后她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勇气去找她姐姐,所以,那个结局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而事实是,罗比在敦克尔克大撤退最后一天死于败血症,而西在炸弹引发的隧道洪水中溺死了,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心里的震撼难以形容。原来,原来自己犯的错,在不经意间就会给亲人带来无比的痛苦,即使后来想赎罪,天人永隔,愧疚始终无法解脱,只能一辈子背负这种沉重,留在一世的自责中。在那一刻,泪流满面。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又问她为什么不和罗比说话,池边西西莉亚对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