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表现了家属间的直系与血缘,影片从未在创

        影片在画面的处理上独运匠心。在许多国产电影将大场面,大制作作为重头戏的时候,导演却将大场面作为推动剧情的一种方式,使观众融入剧情当中。影片开头的音乐轻缓,抒情配合上画面的温暖,使人产生诗意的享受。而同期声的运用也增添了影片的生活气息,这些都与后来地震时惨烈的景象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种视觉与心理上的落差,让观众深切的感受到地震带给人们的伤害。在救孩子的戏中,面对拯救哪个孩子的艰难选择时,平行蒙太奇营造出的紧张与痛苦的气氛,使决定在抛向母亲的同时也抛向了所有观众。这样母亲的决定就变得沉重,也使得女儿“恨”的心灵枷锁形成变得合情。

方达不爱学习,独身在外闯荡多年,有车有房有了漂亮的老婆和孩子,有了成功的公司。他想为母亲尽孝道,可是他不懂母亲的心。母亲一直未嫁,是因为她的心中一直放不下已经去世了的丈夫,那句“谁能用命对我好啊”,彰显了唐山人对爱的坚贞。一直未搬,希望丈夫和女儿能回来看看,也表现了唐山人对亲情的呵护。在作为一个唐山人的代表上,徐帆老师在这部影片中表现的很不错。

      {唐山大地震}告诉我们,对于来自亲人的伤害,我们无法避免,重点在于正确地面对。亲人间的亲情是一直存在的,而我们的爱也一直都在。

在后来的方登生下了这个孩子,没有毕业的方登依然通过自己的努力来维持这个家。因为觉得没有脸见自己的养父,她多年没有与养父联系。最后她领着点点回家看养父,在养父责备的哭骂中,在新年夜养父骄傲的和老冯说他的孩子回来了的时候,方登那对血缘亲情禁锢多年的心在此刻有了一丝感化和松动。

      亲情的意义在面对着来自亲人的伤害时得到了最好的体现,母亲的决定使灾后的方登陷入在一场持久的“余震”中。而面对“救灾”问题,导演并没有将内涵问题采用生硬的简答题式的呈现方式告诉观众,而是通过方登心灵经历的感悟逐步还原问题本质。养母离世前的那句“亲人,永远都是亲人。”使方登意识到亲人间血缘的固有与紧密,使释然明朗化。而后来的“堕胎风波”再次叩醒方登,生命的存在就是最好的结果。直到看到汶川地震中的母亲,她明白了亲人永远都是爱我们的,只是在面对更多的生命个体时,自私的爱可能会是愚蠢的,因为这可能会有更多的生命为此不幸。最后看到了失去胳膊的弟弟,方登终于意识到,其实无论救了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亲人得到安全,因为那是爱的团聚与延续,比简单的纠结于选择要温暖得多,也人性得多。影片开头时“柿子”的出现象征了母女关系的裂痕,这份裂痕在32年的历程中不断被撕裂,被填补,而当“柿子”再次出现时我们可以看做那是亲情完成了一次回归,完成了宽恕的救赎,方登走出了这场心灵的“余震;”。

影片的一开始便交待了,这是根据张翎的小说《余震》改编而拍的电影。

       影片中,由陈道明所饰演的养父,相比较代表家的意义而言,更像是方登失落亲情的一种补充与丰满。在方登离家多年后回来的戏中,她对方登责备后,又去逗弄小外孙。这看似不连贯的情节背后,其实却是一种贯穿着的亲情为支撑。因为爱,一种高尚的爱。它的出现不以被关怀为基础,却以关怀为表现形式,无论是责备还是娇惯,都是以对方利益作为出发点的。“我天天担心。”在对方登的责备中我们看到的也是一种关怀,养父也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教会方登亲情的意义。可以说,养父在方登的成长中给予亲情的同时,也在帮助受伤的方登找回完整的亲情。

当方登回到家,看到了洗干净了的西红柿,回应了影片开头姐弟争西红柿的一幕。徐帆面对女儿的下跪,表现了这个母亲对自己孩子的深深愧意,她心碎的几乎已经没有言语,或者无法用言语来表述一切。随后的镜头,方登启开了自己的墓,发现了32年前的新书包,从小学到高中的各科课本,方登的心彻底崩溃了,终于明白了当年母亲不是不爱她,而是没有办法而做出的抉择,同时为自己32年都没有回去找母亲,给母亲造成极大的伤害而愧疚。亲人,终究是亲人。

 {唐山大地震}是2010年冯小刚的最新作品。这部作品,以方登一家人在唐山大地震的前后生活经历为线索,讲述了32年来发生在他们身上各自的悲欢离合。影片表现了亲人间的亲情与血缘,对亲人的伤害如何去宽恕与释然。

影片没有在构建幸福温馨上浪费过多的时间,直接就是夏季的傍晚,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地震开始了。冯小刚在场面的刻画上没有重复走大场面的老路,而是把地震造成损害给了一个个特写,在人们的哭闹、叫喊中给观众以心灵上最大的冲击。这一点要比《2012》做的好很多。

      介于商业片与艺术片之间的影片特色,丰富了本片沉重的故事背景,保证了影片的可观性,使它在保持既有艺术性的同时,又符合观众的心理认知。在上映后席卷了整个电影市场,这可以看作是影片艺术性与商业性的双赢, 可以看做是电影发展的阳光道路。

后来方登被好心的解放军夫妇收留,关爱备至,小心呵护。上了杭州的医学院,认识了帅气的学长,热恋中的方登怀上了学长的孩子,却宁可选择退学也不肯把孩子打掉。在张静初对陆毅说,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牺牲的时候,从一个侧面表现出了唐山人对生命的珍视和对“牺牲”这个词理解的升华。在临终前,陈瑾和方登说让她去寻找亲人,“亲人,永远都是亲人”。说出了影片的一个中心思想。而方登的心里根本没有原谅她的母亲,没有忘掉“救弟弟”那三个字,又怎么会贸然的答应去找寻自己的亲人呢。

随即就是地震后的种种惨状,尸横遍野,泣惊天地。一个远景动态镜头描述了地震后的唐山是那废墟一片。方达和方登被压在同一块板子上,两个孩子只能救一个,这一苛刻的条件把观众的心提了起来。最后徐帆无奈选择救弟弟的时候,小女孩的眼睛里瞬间就充满了泪水,叫了声妈妈,随即就是巨响和漆黑一片。当徐帆抱着“死去”的方登哭泣的时候,在这一个点上,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另外本部影片也给国产影片打了一记强心剂,说明国产电影还是可以拍出好片子的。

最后的最后,王黎光的配乐在这部影片上有了质的飞跃,虽然影片中的音乐还是有些偏少,但是绝对是有进步的,往再接再厉!

镜头随着飞舞的蜻蜓移动,简单的勾画出了1976年唐山的一个角落,但是成群的蜻蜓给人造成了一种不安或者惶恐的情绪。

当卡车司机的爸爸给了孩子6分钱去买奶油冰棍,小女孩手里抱着老式的台式电扇,推到了欺负弟弟的大孩子,疯跑进屋后的弟弟顺手拿了一个镇在水里的新鲜的西红柿,开启电扇后小女孩让妈妈先吹,自然的镜头在一开始就构建了一个粉碎四人帮后不久的幸福的中国家庭。一切都是那么幸福,没有任何的征兆。而往往极度的悲剧就是建立在极度的幸福之上,这是构成悲剧的基本方式。

08年的汶川地震,身在加拿大的方登和远在杭州的方达,都放下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义无反顾的奔向汶川,表现了唐山人知恩图报的性格品质。一个被压在水泥板下小女孩的母亲,为了避免救援人员的牺牲,毅然决然的决定锯掉女儿的腿。在这里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大爱,不在局限于唐山人,更表现的是一个中国人的品质。蹲在一旁的方登看到这个场景,想必是对心灵冲击很大的,她开始怀疑当年母亲的抉择是否是正确的。晚上休息的时候,方登找到了弟弟方达,在这一部分导演并没有选择姐弟相认的方式,可能是因为这部分的感情很复杂,或许是其他原因,总之略感遗憾。

本影片没有表现过多的唐山大地震,而是主要表现了地震后的唐山人,表现了地震给唐山人塑造了特有的意志品质,以及地震给唐山人造成的心理伤害,所以个人感觉还是用张翎小说《余震》来定义这部影片的名称更为合适。

侥幸活下来的弟弟方达终究是失去了一直胳膊,奶奶和大姑从济南赶来想把孩子接走。大姑从包里拿出张四口之家的合影的时候,一切宛如昨天,却已然阴阳两隔。奶奶和大姑带着方达走的时候,伫立在岔口的徐帆泪流满面却发不出声音,真正让人体会到什么是大悲无声。而方达下车重回母亲的怀抱的时候,徐帆的那声“达——”,喊出了心中的压抑,作为一个母亲的悲哀。

接着就开始了矛盾冲突——方登并没有死,大雨冲湿了她弱小的身体,冲开了堵在她呼吸道上的泥土,她又重新活了过来,在大雨中漫无目的的惊惧的走着,也许她脑海中不是亲人为什么不在了,而是一直在响着“救弟弟”那三个字。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影片表现了家属间的直系与血缘,影片从未在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