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也并不是说这片子就完全没有可观之处,接

这是我个人在电影院看过的最烂最恶毒最无耻最暴力最变态等等能用任何贬义形容词描述的影片,(我没有看过的满城惊呆黄金甲和集结号听说更过分),很多镜头都应为过渡刺激使我不得不转过头离开屏幕去看其他人的反应,很难想象导演最后的剪辑版这么具有斗争精神,这么暴力,而且崇尚展示暴力和展示用暴力对抗暴力。更强的是这部电影除了展示杀戮与强奸外没有任何其他内容(附带提到一些所谓“人性”),彻底的抛开了电影空间时间或者美学上的探索,向观众赤裸裸的呈现了一个作为工具被利用的“安全套”电影。导演真是强悍,我很难想象他怎么能剪出一部这样的电影,他自己在剪辑台上看到成片时,看到那些堆积的片断时不感到浑身难受么?可能导演本身是个口味很咸的家伙,才能忍受,2个小时的呈现出乎意外的“表面”,而且做到真正只有表面,对电影的理解真正做到了 “零”。

在圈子中已经盛传陆川的《南京!南京!》不怎样之后,我于一种偶然的状态看了这部片子。没有预期的眼泪,只是也并不是说这片子就完全没有可观之处。

早就听闻陆川对于电影的理解就是要讲好的故事,这次也不例外,他讲了个很刺激的故事,日本士兵攻进南京城后跟当地杂牌部队发生巷战之后抓住了英勇的中国士兵,一些被杀掉,生还的被拉贝送到安全区里跟难民一起,而这时候日本人碍于德国和日本关系不敢直接捣毁安全区,利用计谋引出几位主要负责人进去强奸数名妇女,而之前他们已经在拉贝秘书家楼下强奸了几名女性,日本兵的性欲宗这个时候开始不能满足,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全在说日本士兵怎么样想办法搞女人,搞各种各样的女人,日本的,中国的,韩国的,由国内来的慰安妇,中国抓的妓女,作为交换条件从安全区交出的妇女等等搞成了他们的慰安所,最后把那些女人都搞死了,一百个难民区的女性被租用了三个星期后只回来了七人,还有个被搞疯掉被枪打死的,之后拉贝先生因为破坏德日关系被调回德国,最后我们圣洁的基督教徒高圆圆小姐用英语浪漫地结束了他的使命,拉贝秘书因为某不知明原因被枪毙(从头开枪杀到尾,好烦……)结果就是大家都死了,日本人庆祝胜利,而角川军官心理崩溃自杀。生还的只有最开头巷战里出现的小豆子和死胖子。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导演让所有人都死得这么暴力,要让他们清清楚楚的死在镜头前,要让镜头对着他们中弹的伤口,被打穿的身体和头,要让那些悬挂的头颅和撕裂的身体出现在明晃晃的阳光下,从来没有夜戏,(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在太阳下进行着。

      大制作大手笔复原了南京城然后炸成废墟状,确实有恰如其分的灰蒙和残败,同时也造成场景少得可怜,感觉就是日本兵、难民都就在那几个地儿晃悠~~还有布景过于残败了些,虽然曾经固若金汤的帝都在日本炮火下沦陷,但也不至于看上去就那么枯朽。

日本人依旧是疯狂的,不要以为选择了角川的视点就是去符号化人性了,我们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真正是深入人心的,而且深入人性,在导演看来这就是大屠杀的真实一点不过分,而且在回答一位老人关于当年真实战争比这个还要血腥的说法的时候,他居然说还剪去了更加暴力的二十分钟胶片!这种对暴力的喜好真是可怕啊,从它票房过一切观众反应不够惨烈的回馈能够看出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多么喜欢斗争了,这么看来三十多年来中国人从文革时候过来的“打倒一切反革命”的思想没有丝毫改变,真是可怕。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样描写各种各样死亡的吧,从中间可以看出导演能力实在平平。

      影片的开头,日本兵临南京城下,城内逃亡的民众突破国军脆弱的封锁线,镜头里出现了刘烨所饰的陆剑雄们,这时候,最顽强的封锁也抵挡不了人心的离散和人出于求生本能的挣扎吧!

巷战中战士的死亡被描写得非常直接,导演的意图是一切他认为客观真实的东西都要直接表现,所以我们看到了他们怎么样装炮弹,怎么样打到中国军队的掩体,怎么样死人,日本人怎么样装死,用卑鄙的伎俩抓住了坚强不屈的中国士兵,后者怎么样不屈不挠等等,巷战后大屠杀的戏是非常长的,至少视觉感觉很长,那些中国人被分开带到各个地方用各种手段杀掉,导演用平行剪辑将他们死亡的动作连接到一起,我们就看到了长时间的无辜的中国人民接连倒下的恐怖镜头,而从一开始我们的耳朵边上就被强迫着“精致”的枪响,录音师真是牛,能把一声声枪响做得这么让人恶心,而且从头到尾没一刻消停,接着我们看到我们的战士毅然赴死,人群像波浪一样接连倒下,镜头停在无数尸体上很长时间,一片死寂,配上一些看似不太滥情但很做作的音乐,接着可恨的日本人走在进城的废墟上,随意杀着路人,做作的手持跟拍黑白镜头让人看到各种死亡的景象,更可气的是他还拍个日本摄影师来拍摄战争,似乎想强调自己片子也是这样的真实。日本兵来到教堂,见里头都是人,突然里头的人都举起手(教堂里敬拜的手势?不像,投降的?也不像,据导演说是他做梦想到的……很无语,)导演对于仪式的崇拜似乎是受了张艺谋大导演的影响,每一场屠杀的大戏都是仪式化的,教堂里头的“初次见面”也是极其仪式化的,总之他花了8000万人民币,他很有钱,他能请很多群众演员,所以很多这样的大场面,所以也没有“个人”(导演自己说的什么要宏大叙事)。接着走进去的士兵无意间对着墙开枪误杀了几个墙后的妇女(导演很多笔墨费在妇女儿童身上,可能从这上头能够更加好表现出战争残酷之类的东西)。

      南京城破,设想中应该是趾高气昂的日本兵进城,而南京市民则毫无抵抗,但在几个日本士兵巡逻至一个教堂发现大量中国难民时,陆川向我们展现了日本士兵以寡敌众的真实的恐惧和士兵角川无意射杀几名中国人之后的自责和惶恐。接着就是那场少量国军在街头发起的一场无望而惨烈的抵抗,国军不是谎言中的所向无敌,日本士兵也不是那个谎言里的残暴弱智,而是一方有理有节地抗争和一方有节制的主导性胜利。

接着拉贝的安全区工作人员出现了,高圆圆虚假的声音显得力不从心,她尽量伪装好自己跟整个影片气氛的格格不入,学习一位受上帝保守的基督徒的模样,维护她高尚的道德理想,当导演邪恶地安排日本人利用可爱的小孩埋伏安全区,让日本士兵进去强奸妇女的时候,她被安排在门口哭成泪人扶都扶不起来,接着义愤填膺的责问日本军官是否在日本擦口红的都是妓女,到含泪翻译有一百个女性要作慰安妇,到解救同伴搭上性命,我想在导演看来这也是很真实的,虽然这种模型同样板戏的人物没有任何区别。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镇压!于是有了几个交错的暴力而不血腥的镜头:街道旁随处可见的触目惊心的悬挂着的头颅和尸体,还有臭名昭著的万人坑的活埋,以及那机枪扫射下如疾风吹麦田、枯草倒地般地国人如波浪般倒下。无法估量的死亡染红长江之后,古来金陵盛地沦为一片死城。或许还应当提一下在小江等女人被强作慰问妇而致死后,赤身裸体被板车拖走时,也不见血迹等很脏的样子。嗯,我想说,这种暴力而不血腥,不能不说导演陆川在这点上是有洁癖的。

总之从日本人进城之后他们除了抢食物之外就是找女人,他们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强奸各种各样的女人,导演在这方面倒是形式主义的,比如有在拉贝秘书家楼下强奸平民女孩的,有在安全区中强奸被保护的女性的,有尝试从日本后方过来的美女的,直接找拉贝秘书家人的,有找安全区中一百名妓女的,最后还有要强奸圣女高圆圆的等等等等。

      陆剑雄死了,原本设想中他会与高圆圆饰的姜老师有段爱情来着,八卦未成,很是失落。但那个时不时露出傻而无畏却又淡定非常的笑容的孩子活了下来,他也算得上一种延续的符号!在影片里在影片外。

仔细想想整部片子都是强感官刺激的,而编剧的拙劣(整个电影的编剧是在是平庸得不能再平庸,一点巧妙的留白都没有,一切都是赤裸裸的,最白痴的剧作方式。)和更近乎白痴的对电影理解被掩埋了(很可惜,导演号称花了四年时间,找了那么多的素材却只作出了这样个东西,努力全都白费了),整部影片并没给我们留下“有人”的印象,至少我在写这个东西的时候脑子里的画面只有杀人与强奸,没想到作者这么直白的展示,一点都没有中国人的含蓄与内敛,这也是改革开放的成果吧。其实影片中有很多日本文化相当吸引人,我非常想了解他们军队的组织,比如军鸡的使用规则,军队的音乐,还有他们平时做什么,听什么电台,跳什么舞,结果基本上没有,我估计最后一段日本人庆祝胜利的仪式也是导演意淫出来的,日本兵围在钢琴边唱歌的段落总让人感觉太短,还没学会他们的曲子呢!还有他们模仿女人的舞蹈,太有意思了,结果全都被剪去了,让我气愤的问道,这片子是从日本人的视点来讲的么?太虚伪了吧,完全是借口,全是借口,我没有感觉到一点日本人的内在精神气质,导演假借把日本人作为视点为借口宣扬自己的观念却从来不曾理解日本,我想,中国人他也不理解的,还是在要求“表演”吧,在呈现最最表面的东西,让人头痛完一阵后就忘记的东西。

      国军的抵抗让一向自卑又自大的日本人开始履行胜者为王的姿态,日本士兵在唐家楼下对妇女的丑行把情节引向了唐先生一家和拉贝先生。大量的难民因为拉贝的“纳粹”身份而暂时在“安全区”而得以暂时残喘,而关于作为拉贝的秘书的唐先生及有安全身份的姜老师,则不得不说的是“唐先生一家”和“姜老师救‘丈夫’”。

一直以来我对这种用视听轰炸强迫别人流泪,利用强大的影院效果压榨观众感情的独裁电影有天然的抵触。看着身后那些不停擦着眼泪的女孩,我几次产生走过去抽她们几嘴巴的冲动,想狠狠骂“你们不也是甘愿被视听强奸的贱货!干什么为里头的女人哭,先哭你们自己吧!”。而后,电影一次次的疯狂,似乎我自己被也绑在椅子上枪毙了好多次,每次都被他们轮奸又痛苦活了过来接着又再把我枪毙掉,我的妈呀,痛苦死了,一辈子不想再看这种鬼片了。

       范伟饰的唐先生,是个复杂而又很真实的人,先是安慰妻子说“我们毕竟是给德国人做事,是不怕的”,再就是在拉贝因为政府公文要独自离开中国,他到日本人那里“想办法”前把婚戒交给妻子,以及出卖国人后仍被日本兵抢了妹妹、杀了女儿后歇斯底里绝望的他,最后就是克制生的本能让同事随拉贝离开而在被枪决前得意地告诉把他女儿从窗口扔下去的伊田自己妻子又有身孕了的中国男人。我想我无法用一个简单的叛徒来定义他的角色,因为他同时也是一个在死亡和灾难面前本能躲避和求生的人,更是一个家庭的支柱,一个女人的丈夫,一个小女孩儿和一个未出生孩子的父亲。而他那个在城破后仍然打着麻将的妻子,我只能说秦岚很漂亮。他的妹妹,虽然一开始并不惊艳,后来在“安全区”教孩子们唱昆曲和在日本军营被强暴后疯疯癫癫状况下仍咿咿呀呀,引起了我的注意,倒是也成了一条暗喻。或许,这里就引出了教堂内部分女人们举手自愿牺牲自我,成全大众这一幕和最后伊田开枪打死了唐先生的妹妹后说的那句:她很美,但她这样,死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rs2089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里感情喷薄的两个场面:江边人们临死前喊“中国人不死”的口号和教堂里这群战胜羞辱和死亡的恐惧后自动站出来的女人举手。但不知为何,感动也感动,但没有眼泪。

      我想,这部电影给我最大的震撼应该来自于对于日本士兵的表达。那个敏感的、生涩的、稚嫩的日本士兵角川,在教堂内无意射杀中国百姓后自责和恐惧的他,那个把慰安妇百合子当做妻子的他,那个在安全区看上了姜老师的十字架项链是询问而不是直接抢夺的他,那个在祭典上机械、茫然以及恍惚的他,那个最后帮助姜老师解脱的他,那个最后放走两名中国幸存者而独自“躺”在了一片野花中的他,让我们看到了日本军队里除了残暴偏执疯狂的战争机器、杀人狂魔之外的东西,比如对战争的反感和怀疑,对美善的追求和维护……

      那一场庆祝胜利的祭典,我并没有解读出如陆川本人所说的“战争的目的是异族文化在我们的废墟上横行无忌的舞蹈”,我只看到了角川,看到了他的机械和恍惚,也就是即使算是有良知的他,有对战争的彷徨、怀疑,但是仍然机械地成为了强大的国家机器上的一个小部件,而难以挣脱一种大的文化的钳制。

       陆剑雄和角川,分别化了编剧加导演陆川的名字中的一个字,我一直在想,陆川想暗示什么。最后,角川放走了俘虏,自杀了,永远地留在了野外的鲜花里,战争让一个良善的人不堪重负,背叛,所以只能留在野外,却又因这回归人性的背叛获得鲜花。那个处决了折返回来的唐先生的日本老兵伊田在洗澡,与他出现的第一幕同样也是在江边洗澡呼应了,他永远地留在自己的躯壳里,习惯了被战争消磨至麻木、无人性。而原本押解战俘的日本士兵水上,则跌跌撞撞往那座死亡之城走,回到他的出发点。战争留给侵略者的,是要么被战争摧毁,要么被战争同化,要么机械回到死亡之地,等待下一次被摧毁或者同化。

      南京大屠杀,该就是那个我讳莫如深的“屠城”字眼了,这种历史的大手笔,可以是之前看过的《七月八月》般以一个女人的婉转故事的小视角体现,也可以是陆川般有节制地回忆录式的展现,可以有“长亭外、古道边”般的凄婉,也可以是唐先生妹妹咿呀作唱的疯癫……我想,观众的泪水不该是判断影片好坏的标志,而电影在表达的维度以及节奏上的突破,是该为我们所欣喜看到的。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只是也并不是说这片子就完全没有可观之处,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