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观众来说楚门的疑心就是刺激,而施维亚则

楚门就像一个牵线的玩偶,他的出生、成长、结婚甚至于死亡都被安排好了,这一切看似是导演安排的,但背后真正的大手是媒体,是被信息操纵的观众。

  天才的学者麦克卢汉几十年前的“地球村”预言已经实现,而他的“媒介是人的延伸”更是被当今飞速发展的媒体所证明。
  全世界的人都围在电视机前观看着已经连续播放了30年的真人秀节目《楚门的世界》,酒吧的服务员和顾客、泡澡的男人、保安、抱着楚门抱枕的老太、日本的一家人、曾经在节目中出演过楚门初恋的女人……除了施维亚,几乎所有人都把这档真人秀节目当做工作之余的消遣,把它定位成娱乐节目,他们为这档节目着迷,担忧着节目主人公楚门的一切,但是他们无法参与到节目当中,只能被动地接受着导演为楚门安排的一切生活,以楚门的喜为喜,以楚门的忧为忧。其实他们完全可以把这种被动接受变为主动,只需要关掉电视,不再日夜追随,只可惜他们已经深深被这档电视节目所吸引,只能被动接受、随波逐流。而施维亚则是为了通过观看这档节目来了解她爱着的楚门的情况,在电视台对节目导演进行采访时,她打电话质问过导演并对这档节目提出抗议,但也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施维亚也是被动的。
  “媒介是人的延伸”这是麦克卢汉理解媒介根本的出发点,也是他超出所有理论家的独到之处。在麦氏的思想视野中,媒介不是冷冰冰的外在化的存在,媒介就是人的身体、精神的延伸。媒介改变了人的存在方式,重建了人的感觉方式和对待世界的态度。在今天,电视机是所有的家庭必备的电器,现代人了解外面世界的很大一部分也是通过电视节目。而电视节目的真实性却有待考究,《楚门的世界》这档电视节目除了楚门这个人是真实生活着的,其他人和事则都是导演精心策划好的,就连楚门生活中用的生活必需品也早就被广告商安排好了。导演在和施维亚的那段对峙中也说了,真实的世界是病态的,而桃源才是模仿世界。导演其实是建造了一个他心中的完美世界。而现实生活中的电视节目也和电影中的差不多,把关人理论很好的阐述了这点,媒体传播的信息其实都是媒体负责人想传达给观众的,不符合把关人要求的信息则不被传达,让受众没法接触到它们。现在很多电视节目追求娱乐至上,而在娱乐之余则宣传着“把关者”想传达给观众的信息,不管真实与否,普通受众则只能被动接受,于是把关者很成功地达到了他的目的,所以电视节目其实是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所谓真实的生活环境,这个环境没人可以十分把握它的真实性,因为没有人能够一项项去亲自调查,没有其他路径去了解,那就只能以电视节目为标准。而现在网络发达,但是网络对于真相更是扑朔迷离,亿万网友的陈诉,谁能确定谁说的是真实情况,谁是水军,谁是因为自己利益在造谣,所以在这个地球村,媒介改变了人的存在方式,重建了人的感觉方式和对待世界的态度。
  《楚门的世界》里楚门确实可悲,但是更可悲的却是现实,观众们每天与楚门“厮守”在一起,有的甚至荒废了自己的工作,我们在片中难道没有看到自己的影子吗。当你为了一档电视节目抛开工作学习整天守在电视或者电脑前,或者为了一部连续剧熬夜等更新,这些都和那些可悲的观众一样,为了电视里相对虚拟的世界,放弃了真真切切存在的现实。现实与虚拟,谁都会权衡,但是落实在行动上时,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立足现实”呢。
  当今的世界,很多事都是在利益的驱动下形成的,媒体的把关人也不例外,他们是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去向大众传播信息,所以我们对于电视节目很大程度上能做的也就只有自娱自乐,并且准备好金钱砸向媒体早已挖好的坑。对于很多媒体,事情真是与否已不再重要,商业逻辑和经济利益才是重中之重。
  楚门离开了桃源,进入了真实世界,是真正走向了自由,还是和导演说的一样,进入看另外一个更虚假的世界。   

所有人都知道楚门的世界是看似美丽的虚假天空(除了楚门自己)一戳即破,但除了那个不起眼的女演员却从来没人想过告诉楚门真相。人们透过屏幕看着楚门成长,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就像操纵了别人的人生,从而获得快感。直到楚门的父亲重新出现,他开始怀疑一切。

电影需要高潮来带动节奏,而真人秀同样需要刺激来带动观众。对于观众来说楚门的疑心就是刺激,所有人都期望着他能出逃,事实也是如此,楚门在认为制造呢各种风暴中触摸到了摄影棚的镜头,观众随着他碰到的危险而紧张,而欢呼,与其说为了楚门高兴,不如说他们期望着像楚门一样冲破“束缚”,楚门做了他们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

媒介中有一个“容器人”的理论,观众在骂着导演无耻的同时,却又在享受着媒体操纵带来的快感。媒介时代,每一个人都无可避免的成为了其中的一环。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于观众来说楚门的疑心就是刺激,而施维亚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