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样可以看出《士兵之歌》无疑算是主旋律电影

这部电影,是我意外中看到的。 电影本身没有任何拍摄的技巧,用简单的时间叙事风格,讲述了男孩回家见母亲的事。尽管故事层面简单,但在我找一些关于此电影的资料时发现,它获得了34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连美国人对这部电影,这部苏联电影有些另眼相看,我想,可能就是因为电影的故事吧。 阿廖沙是个年轻的士兵,因在战场上表现突出,炸毁了两辆德军坦克,被奖励了回家见妈妈的机会。

      从片尾旁白中的“社会主义”字样可以看出《士兵之歌》无疑算是主旋律电影。但它却没有像其他的主旋律电影那样跟着时代一起灭亡,而是经久不衰而成为经典。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看这部电影时,依然会感动至泪落。《士兵之歌》并不是去歌颂领袖,歌颂党员,或伟大的革命事业,而是在唱着人类共同的主旋律:亲情与爱情。这一主旋律不论在何时何地,和者总是许多。
      在苏联这样的社会主义标本国家中诞生一部以普通人情感为主题的电影,其历史背景是很有必要提及的。《士兵之歌》成片于1959年,正值乌克兰矿工赫鲁晓夫当政,政治气氛相对宽松。一批苏联经典电影在此期间诞生,也就是所谓的“苏联新浪潮”时期。(关于苏联新浪潮的介绍可见于未默的《以人性的眼光审视生活——谈前苏联“新浪潮电影”》一文)。
     《士兵之歌》开篇就是一个母亲在路边等待儿子归来的身影,配之以一段很哀伤的音乐。然后在旁白就已经说明儿子已不可能回来了。这个片头奠定了整部电影的悲伤基调,同时也设置了一系列的悬念:他的儿子是谁?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是如何死去的?开篇的摄影就很棒,拍母亲脸部的仰视镜头,弯曲伸向远方的小路,孤寂的身影等等,具有很标准的学院风格。在中国许多电影摄影类教科书中,也经常以《士兵之歌》作为案例。
      接下来是一段全片仅有的战斗场面。作为一名通信兵,男主角坚守岗位职责,面对扑面而来的坦克,依然坚持先汇报,再听指示撤退,在撤退过程中竟然干掉了两辆坦克。正是男主角在战场上的优秀表现使得他的归家愿望得以实现。同时,观众也会觉得他配得上在战争激烈时回家的奖励。
      不过,男主角阿廖沙在向将军请示回家时,理由很可爱。导演在处理这个情节时很高明。一个“回家帮母亲修屋顶”的请示,让19岁的阿廖沙变得如孩子般地单纯和亲切,人物顿时形象起来。阿廖沙并不直白地说想念家或者母亲之类的话。也就是说,阿廖沙回家并不是因为自己想念家中的美好安逸,而是因为心中惦记着母亲的生活。如果这一场景放在典型好莱坞战争片,你可以看到如下镜头:闪回到家里的美好回忆或向往,对比战场上艰苦的环境,然后泪眼婆娑地诉说思念之苦。
       阿廖沙的归家之旅可分为三个故事:送残疾军人与妻子团聚,替战友看望妻子,邂逅美丽的舒拉。其中,前两个事塑造了阿廖沙热心肠的形象,也让电影变得饱满起来,同时为高潮段落很好地奠定了基础。相聚艰难让观众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性,也感受到了亲情的珍贵。观众也会和里面的人一样,经历悲喜交织的过程。正是因为阿廖沙热心肠地帮助他人,结果自己的回家时间变得仓促起来。
        在写这三段故事时,悬念的设置非常地巧妙和合理。大悬念阿廖沙是否能如愿回家修屋顶贯穿始终,让观众的心始终悬着。中悬念如残疾士兵是否会见着妻子?见面后会如何?战友让捎带的东西(香皂和一句“他的谢尔盖日夜想念着她”)是否会送达他妻子?小悬念如残疾士兵临上车时看不见人影;阿廖沙误车后是否会赶上等等。而且,阿廖沙因为帮助别人,本来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编剧还要在其回家之旅时不时地添上些小麻烦。如:看守火车的人起先不让他上火车,阿廖沙下车去打水而火车开走了;找到战友家时,房屋已毁,家人也不见了;乘坐的火车被炸等等。悬念让观众多了一份期待,小麻烦则让观众和阿廖沙一样焦急起来。
       在火车上,阿廖沙遇上了美丽的舒拉,回家之旅变得浪漫起来。这段很有喜剧色彩,令人很愉悦。整个过程也是一波三折。误会—谅解—亲近—分离—相见—相恋—分离。全片最美丽的一段是两人在火车上两眼对望时,微风吹散舒拉的秀发,两人并无语言,抬头凝视或低头娇羞,爱意绵绵。
       电影的高潮段落在最后的十分钟里。这时候,阿廖沙马上就要回到部队了,而他还没有见着母亲。好不容易挡住一辆汽车,司机起初还不愿送他去;眼看着就要到家了,而母亲却不在家。音乐很急切,似乎在催着两人快些相见。整个镜头也变得急切起来,呼呼行驶的汽车交叉着母亲奔跑的画面。这个时候,几乎每个观众都在盼望着母子相见。终于母子见面了,却马上要分离了。当阿廖沙对母亲说:“我一定会回来的,妈妈”时,我们已经在片头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部电影最优秀的地方在于:歌颂苏联卫国战争,却以亲情和爱情为主题。在表现亲情和爱情时,却道出战争的残酷以及歌颂那些为了战争付出了生命的个人。战争背景拍得很有层次:战斗场面,伤残军人的心理,为前线服务的后方运输,被炸毁的平民房屋,留守的女人,盼望听到儿子消息的母亲等等。亲情拍到很感人,可以从后方父亲得知其子安好、战斗勇敢时激动的心情可见一斑。爱情则清纯美好。全片没有一个亲吻的镜头,但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两个年青人青涩的幸福。

在路上,阿廖沙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都代表了在二战期间的苏联,人们的生活的缩影,就拿片中的一个片段举例,一个士兵得知阿廖沙要回去,托付阿廖沙带回一些香皂给他的妻子,当阿廖沙看见士兵的妻子香叛了哪个士兵,阿廖沙愤怒的拿走了哪些肥皂,给了士兵的父亲,阿廖沙还赞扬了士兵,虽然不知道士兵是否还活着,但却安慰他的父亲,这一点充分表现了在那个年代人民的生活,这一细节导演把握很好。

最后的结尾也是画龙点晴,影片总共九十七分钟,导演并没有将阿廖沙与母亲的感情戏份占比很大,而是经历了许多事之后才见到母亲,这会给观众一种带入感,体现了在战争时期中,回家路上的困难,何况还有时间的限制。最后阿廖沙见到了母亲,很快就再次奔赴前线,这应当是最好的结局了,战争中士兵为什么保家卫国?不是为了荣誉也不是为了什么主义,只是为了家人,前线后的家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西伯利亚老木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字样可以看出《士兵之歌》无疑算是主旋律电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