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自恋,对于和平年代的观众有什么用处

Looper,环形使者,囧瑟夫和老戏骨Bruce Willis分别饰演同一个穿越杀手Joe的年轻态和年老态。这本该是一部分数很高的烧脑电影,但是豆瓣只给了7.1,Why?我觉得原因有以下几点:
1 特效和道具很一般。比如:未来感的摩托车是多余。
2 观众盼望着小长假的来临,不想再费脑子了,该歇歇了。
3 女角们很一般,基本无吸引力,还得靠这两位十分有味道的男士撑场子。
但是,你要是老看我的影评的话,就知道我是一个既挑剔又豁达的观众,既指出缺点又毫不犹豫地给高分。这恰恰不说明我这个人很矛盾——当然我也不是“变态”——我是相当有赏识感的人,这不是自恋。
据我的英语能力和逻辑思维,这部戏是一部有灵魂、可推销的好片子。如果你累了,就先暂时别看;等到你遇到一段休闲时光,又想思考些人生,那就去影院吧……
在我们的脑海里,因为积累了很多电影,杀手的冷酷像是隐形了,即他杀人眨个眼都不正常。正是由于杀手属性在观众心中的淡化,电影里一个生命的逝去就缺乏了一些感染力,甚至我们愿意跳到屏幕里去替主角捅死一个人。这并不代表电影刻画人物不到位,而是杀手的价值观很复杂、很微妙。我们喜欢杀手,他可以为了酷而杀人,也可以为了忏悔而改邪归正,还可以跨过正义为爱而战,或是升华到自我蜕变和灵魂的洗礼……总之,一个杀手等于一个“情种”,一个对抗黑暗的灵魂,一个无畏的勇士,一个具有魅力的枪手,一个沉甸甸的男人,一个纠结的矛盾体,一个可以献身的伟人……!
当一个杀手分化为两个不同时间段的两个具有不同价值观的人时,他们面对面矗立在那里,对立又统一,渗透出强烈的美感,此时无声胜有声,一枪过后都成神。
时间是工具,穿越是手段,情感是真理,质问是灵魂。一个人有几面,时间可以解释,环境也可以解释,人性更可以解释。干掉希特勒是无用的,征服希特勒的心才可能解决一定的问题。然而,我们的冒险有着来自客观规律的困难。环境与时间是一对雇主与仆人。其中,环境属于客观,时间是那个侍者。时间只能用于刺杀自己的君主,成功的意义不是改变历史,而是承认现实。如果对抗与屈服带来了释怀与包容,就产生了伟大的灵魂,人性的灵魂!
万物运行是一种闭环,人性的光辉则可以延展。故事用了科幻和穿越表达了矛盾与人性,所以高分出自高手打造的心。给100,真的不过分。

    人性中的胆怯、自私、排他性也在战场上暴露无遗,正如队长对道斯说,任何人在这种赴死的环境下都会发疯寻找武器,道斯有自己的武器,就是《圣经》。真实的是,道斯不是没有怀疑过,队长重伤身亡后,多斯的仰天长啸,残酷的现实令他不知所措,呼唤上帝却没有回应。一名信徒竭力保全自己的信仰不被暴力所摧毁,正如他入伍时在战友的拳脚下也没有被异化一样,在灵魂的战场上,道斯苦苦挣扎着。当他从悬崖滑索上救走75名战友后,镜头里的一束强光环绕在他的担架上,他仿佛与光同尘,听见了上帝的感召,在身体的战场和灵魂的战场上,他都赢了。

------------------------------------------------------------------------------------------------------------------------------                                  
                 个人原创影评公众号 爱看  微信号:aikanai
              电影和生活不一样,生活难多了。
                原创电影评论,独立电影推荐。
               和你一起聊聊那些属于你的笑点、泪点和心塞...

     为政治、为国家利益、为了主流价值观的输出,都可成为一部战争片的诉求,极端与决绝的场面,是和平年代陷入个人琐碎与烦恼的人们不曾有过的体验。然而当战争片的价值观,触碰到被物质享乐麻痹了的观众,或是被名利场诱惑了的观众,这种罕见的经验也能连接、甚至唤醒观众时,这部战争片的价值就显现了。

    拍过《勇敢的心》的梅导,近十年来事业跌入低谷,在好莱坞的名利场上如何坚守自己还能有满意的作品,的确是个难题。此次,他看中道斯的故事,是被其非主流的勇气和报复所启示,恰如现实中不愿随波逐流的人们,不停地寻觅答案。这位非主流价值观的英雄,他救治的不仅是75人的生命,而是所有迷茫的,彷徨的,自我怀疑的,自我否定的灵魂。

这不是自恋,对于和平年代的观众有什么用处。   这种浸入式的观影体验,梅导是如何做到的呢?用观众完全不了解的经验调动他们的情绪,梅导坚持一贯的写实作风,在表现这个被他称为“达到了个人英雄主义的顶峰”人物时,没有炫技,没有花哨,而是工整地讲述了少年-入伍-战场的三段式。没有穿越,没有闪回,没有倒叙插叙,一切都按照人物的愿望行进着。

   倘若,拥有几近普世的价值观,还能并不豪情地展示进攻,并不滥情地表现英勇,并不煽情地拍摄残忍,就是一部有操守的战争片,这些战争片难得的品质,《血战钢锯岭》都达到了。更何况,本片里不仅有一个火拼的以身体为代价的战场,还有一个救赎的以灵魂为代价的战场,而这两者,是以对立冲突的存在相互钳制着,出现在士兵道斯的身上。

   对于一位普通的士兵来讲,拿枪不拿枪不是问题。对于信奉不可杀人戒律的基督徒道斯,这是个需要用灵魂捍卫的信条。一个不拿枪的士兵,如何在战争史上伤亡最多的冲绳战役中救人、自救并保住性命,就是本片的戏剧矛盾看点,这个真实事件被梅尔•吉布森拍得传神,拍得传奇。

   坐在影院全景声效厅舒适的靠椅上、喝着不加糖的百分之百鲜榨果汁的观众,如果入戏太深,会喝不下这杯口感良好的果汁,因为,在道斯这位强大到可以对抗规则、刷新规则的士兵面前,所有的安逸都是渺小的、羞耻的,所有的敬意都是苍白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所以,让我们用道斯的话再来回答这个问题:一部价值观正确的战争片,对于和平年代的观众有什么用处? 是把每个曾被一点点撕碎的灵魂,再一点点地拼凑起来。

    我们很久都没有看到,一部如此老派的影片了,这种拍法就像喝不加冰的威士忌一样醇厚,至真刚烈带来周身的振奋。固定机位、固定镜头取代了空中航拍、空中摇臂,实景拍摄取代了CG动画,为求逼真用黏土模型复原弹坑,炸平了外景地澳大利亚的一座农场。那些时髦的手段,通通没有用,镜头始终贴地而行,平视的视角仿佛能够听见士兵们恐惧的心跳声。很久没有看到把进攻、防守、掩护、转移、撤离拍得清晰富有逻辑的战场,还有不加任何政治立场和感情色彩的敌我双方的火拼,近距离和完整,是梅导告诉我们的战争片不二法门。

   戴斯蒙德•道斯因为坚持信仰不拿枪,被定义为良心拒服兵役者,在钢锯岭一战中,是一名救护了75名伤员的医疗兵,也是美军历史上唯一一名获得国会荣誉勋章的良心拒服兵役者。在日军损失10万、美军损失7万兵力的冲绳战役中,日军的海上战线被美军封锁,精锐力量被失策地部署到台湾岛,驻守钢锯岭这块峭壁的日军,以坑道战和反斜面阵地,采取近战火力和夜间出击。在不到二十平方公里的高地上长达四十天的拉锯战中,美军经历了日军疯狂的撕扯。在这之后,美军放弃了原先攻打日本本土的计划,空投了当时刚研制成功的原子弹。

    本片与其他战争片最大的不同,是观众看到了肢体飞溅的铁血风暴中,飘荡着道斯这颗圣洁纯粹的灵魂,这颗灵魂没有被战争的野蛮所屠宰,相反,人性的文明与强大如一道光芒,照在哀鸿遍野的战场上。这个单凭信仰就力拔山兮气盖兮的故事,挑战成功了一个由战舰、炮火、榴弹、刀刃构成的秩序,带来的震撼力是不同寻常的。

   要么用杀戮守住身体,要么用拯救守住灵魂。

一部价值观正确的战争片,对于和平年代的观众有什么用处?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不是自恋,对于和平年代的观众有什么用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