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论课程的第一课讲的就是纳什均衡(当然,

“我妹妹已经不在了。我看我应该回如来佛祖那做灯芯。你保重。”最后她那样说。

作为经济学原理最有名的教材,曼昆在《经济学原理》一书中的第十七章《寡头》中介绍了合作经济学的基础,从囚徒困境开始,简单地提及了(之所以简单,是因为并没有任何形式化的说明,纯文字而已)博弈论和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约翰纳什,以及《美丽心灵》这部电影。

是无奈?争不过?看破红尘?与紫霞几百年的爱恨纠葛,似乎永远就这样结束了。而她对至尊宝呢?

那是我大二下学期学习的一门课程,但那个时候不是我第一次知道纳什均衡这个东西,因为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以及博弈论(game theory)实在是太有名了,哪怕那时我们没有正式地学过博弈论,我们也都听说过。然而《美丽心灵》这部电影我确实是第一次从那本书里听说,当时也是很惊讶,就像我知道《社交网络》居然讲的是facebook一样。

最近忙着考试,只是忙着考试,并未忙着复习。昨晚厨房里,我在煮着咖喱土豆,ahita问:

当我知道美丽心灵的评价是如此之高的时候,当然更是惊讶。

考试怎么样?

大二暑假的小学期,某新加坡国立还是南洋理工的老师给我们上了一门课叫算法博弈论,那是我正式地接触博弈论的课程。博弈论课程的第一课讲的就是纳什均衡(当然 ,这一次是真的很数学很数学)。实话来说,至今我都记得当时听课的感受,非常惊喜,非常震撼,那时一种你一直只听说过纳什均衡而现在真的用严谨的定义、定理、推导给你展示出各种神奇的结论的惊奇和满足。甚至我一度想研究这个方向!可惜后来,讲到博弈论的其它章节的时候,我的智商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的续航了(或者也可能是我的兴趣已经不在这里了吧),搞博弈论这个想法也就此玩完。

考得很不好。

所以博弈论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中的应用只是我熟悉的那部分,只是冰山一角。纳什如果不是因为精神问题,早二十年拿诺贝尔奖也是不在话下。

她奇怪,我说因为我一点没复习,看不进去书。

说了很多和本电影不是很相关的题外话。很感谢这部电影,得以让我们了解伟大的数学家纳什的一生。那些演员的表演很赞、节奏控制地很好之类的话也就不多说了。今年年初纳什夫妇才因为车祸去世,当时我记得朋友圈里和人人上也是非常轰动。

为什么?你太想念中国了?

最后要提的是,这也是一部关于精神分裂症的电影,但是由于题材本身的原因,它比诸如搏击俱乐部、禁闭岛、鸟人等猎奇精分片要真实而贴近生活的多。由于某特殊原因,个人对这类型的片子会格外关注。

不是,我也不知道。

除了片尾牵扯到爱的逻辑和缘由之类的强行升华主题提高逼格的台词让人反感之外,其它都很不错。

是隐私吗?任何时候如果你想说了来我家找我。

——2015.8.31 22时,东部星城,芜湖

谢谢。继续煮我的土豆。

这一周多,昏天黑地,孜孜不倦的是电影,老片子新片子,中港台日韩法西美都在看,只是没心思看书。

ahita说我做的菜比以前多了,的确我现在吃的量比以前多了。

8455娱乐场,好像总是这样子,一段时间厌食症,吃不进任何东西连水也喝不了,接着就开始暴饮暴食,坐在角落里不停地往嘴巴里塞东西,肚子明明已经饱了,却听不下手中的动作,只是一种机械性的重复。贪图一时味蕾上的快感,把自己胀到彻夜难寐。

自己一直心爱的数学,已经三四个月没有碰过,这学期以来学的,都是金融。产业经济学,动态经济学,分析会计学,事务法,计量经济学,金融市场学。因为是文理交融,就没有数学那种单纯。上个学期拼了老命去上课听课记笔记复习考试,得来的虽然有30个学分,日益长进的法语,可是却失了一颗简单的心。

数学很简单,朝着目的地,选好方法,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去好了。即使方法选错,只要重新选择,再去做,就好了。这也是一种方法。

经济金融却很复杂,这人心,这世道,有太多变化。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去年的次贷风波,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萎靡不振与欲重振雄风的壮心不已,崭露头角的新兴势力蠢蠢欲动。合作,扶植,提防,暗算。尔虞我诈,从博弈论中显露无遗。当年我还能把博弈论当成简单的数学题,老师提的案例只是一个个故事来娱乐课堂。现在却是要从现实中分离出来模型,用数学来解决。

蛋糕就那么大,你也想要一块,我要的更多,怎么办?

面对这样的选择题,我只能说我不会做,我选择逃避。逃避进一个所谓的文艺女青年的小天地,看看电影,写点影评,混过晨曦与西晒之间的那段光阴,接着在黑暗中给自己准备食物,一如原始的野兽,将最本能发挥到极致。

我承认自己没有面对现实的胆量,硬逼我去面对,还是可以应付得来,却希望将这种直面延后再延后,模糊再模糊。从来都不想上学,因为父母的希望而去考大学,逼得自己走投无路再出国。看上去是一派风光,其实,谁苦谁知道。

真的不想再读书了,就想快点进入社会,自己经济独立,就能够摆脱亲情的桎梏。那在我看来,比直面鲜血淋漓的社会更恐怖。

然而我总是无头苍蝇,看上去似乎很有目标,很有计划,其实,心里最想的是一切有人给我都规划好,自己照着步骤一步一步来好了。

回去这一年,还可以最后再疯一疯,过一点自我的生活。要去香港看朋友,去台湾观光,去云南义教半年,去青海湖,去重庆吃烤鱼,在布达拉宫的蓝天下裂开嘴笑,徒步去一次秦岭,去婺源看油菜花田。再跟兄弟姐妹们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最重要的是,从简单的数学中寻回简单的自己,在平林漠漠的西安沉淀。

忘了说青霞,“我的仇敌并我的亲爱已经不在了。我看我应该回西安那学数学。你保重。”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应该有破釜沉舟的勇毅。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博弈论课程的第一课讲的就是纳什均衡(当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