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撫孤捨命,每一個剧中人物和传说線都對後續

編劇出身的導演常常传说不會差到那去, 不過也便于走過了. 竊3明顯地在劇本上十一分有野心, 每一個剧中人物和传说線都對後續有牽連, 以致也许有反映現實的意味. 但複雜的故事代價便是要花很長篇幅介紹背景, 到中後段才是戲玉. 節奏不明快. 和1,2比drama減弱而變成刘明哲式群戲, 本不是麥莊四人強項. 自然失色.

京劇《趙氏孤兒》中,程嬰和公孫杵臼有一段對話:

雖然如此, 作者並不認為此片難看. 充其量只是跟自家預想有个别出入而已. 既是群戲自然必要多名實力派演員. 片中每一個剧中人物, 無論戲份多少, 演技都恰如其份, 少之甚少不菲, 不誇張失實, 一切恰到好處, 是本片一大值得嘉許的地点. 借使真要說突兀的場景, 大约唯有五弟兄共同唱歌的一場戲吧~不驾驭是或不是掃毒懷舊哥们情懷的中标引導了這一場戲的出現.

        公孫:這撫孤捨命,何難何易?
        程嬰:自然是捨命轻易,撫孤難哪。
        公孫:著哇!愚兄已然是風燭殘年,倒不及你將捨命之事讓與愚兄了呢。

麥莊叁个人意料之外轉變風格, 一時本来難以接受. 不過也喜見不墨守成規, 欲尋求突破的幹勁~

田沁鑫版話劇《趙氏孤兒》中,韓厥得知程嬰救孤真相后說完上边這句話,然後自刎:

        韓厥:在這濁亂的大世界,得見一的确的信義君子,韓厥無愧在這亂世界银行走一遭。

历次演到這裡,眼淚都會忍不住流出來。這是這個传说中幾個剧中人物所表現出來的,古代中國人對友誼、對正義的態度,也是他們把忠義和誠信放在生命之上的高貴精神。

可是陳凱歌完全沒有明白這點。在她的電影裏面,

1、 生性雲淡風輕的草澤醫生程婴被营变成了猥瑣維諾的市井之徒,救助孤儿的義舉成了被动的行事。

2、 仙風道骨的长辈公孫杵臼在陳片花潮程嬰年齡相仿,說話比屠岸賈還霸道,卻自不量力。原来爲了成就大義,自身去送死,被改成了丰功伟大的事业不敵,被劍刺穿。

3、 原来程嬰和公孫几个人協力策劃救助孤儿被徹底刪除,整個過程變成了三人素不相識,無奈之中,手足無措,不得不將孤兒救下。

4、 無論京劇、話劇中,韓厥都以一個戲極少,但極其光芒四射的動人剧中人物,非常是田版話劇的大力渲染。但陳凱歌將此角從死改活,并且岂有此理地在影视後半段反復出現,擔負好笑的責任。原劇中,韓厥寧可死,也要到位程嬰救助孤儿。而鬧太套版韓厥則說“笔者不是不想放你走,笔者放了你,作者就活不了”。二者的精神境界相差是何其的大啊。

5、 原劇中等射程嬰頂著“出賣”公孫杵臼,害得趙氏孤兒被殺的罪恶,生活在世人唾駡之中,爲了趙武能順利成長,不得已投靠屠岸賈。而陳片中,換嬰之後,程嬰立时去屠岸家做了門生。編導對這個決定沒有做别的解釋,顯得特别莫明其妙。可是,卻反復渲染了莊姬托孤時,叮囑程嬰“將來无须告訴他老人家是誰,也绝不告訴他仇人是誰,讓他過老百姓的日子”。那麼,程嬰顯然是沒有根据莊姬的囑託,讓趙武遠離仇恨,而是選擇了進一步临近敌人,就好像是在策劃一場長遠的復仇。這個程嬰不僅沒有誠信,他的內心世界時多么吓人。

6、 陳凱歌直接從王雁為馬連良寫的劇本中照搬了程嬰用畫記述过往的事這一橋段。京劇中趙武是從畫中瞭解的事實真相,但電影中這畫到了後來就爆冷门消失了,電腦動畫動半天,一點功能都沒起,實在不驾驭陳凱歌的腦子是怎麼長的。

當然某些失敗並非陳凱歌直接導致,跟演員表演武术、文化品位有限有關,举例:

1、 葛優在片中氣質猥瑣、目光遲滯,加上长久以来特意放平語調的臺詞,轻便讓你想到葛優以后的繁多剧中人物,极其是《夜宴》,但惟獨不像程嬰。

2、 王學圻完全沒有演出屠岸賈的乖戾和陰險,臺詞念得毫無力度,除去服裝和髮套,和她过去的任何一個剧中人物都能連貫起來,怎麼看怎麼像共黨幹部。

3、 鬧太套就不談了,丫本來就是一諧星,在悶劇中負責滑稽。和程嬰開會時那輕佻曖昧的小眼神,真讓人欣喜開完會後,丫是还是不是一贯上了程大夫的床。

4、 范爷版莊姬的體質太驚人了,臨盆前還能筆挺挺站在顛簸的木輪馬車上遊行,臨盆後立刻行動自如不說,還能奔跑。這哪裡是羸弱的貴族?大破天門的穆桂英未必有這個體力。

5、 陳凱歌大致對學舞蹈的男小孩子情有獨鍾,上次選了學跳舞的小梅蘭芳,還好那儿女身體條件不佳,舞蹈特徵看不太出來。這次的趙武小腦袋、長脖子,走路八字外開,一看就是扶著把杆長大的,讓俗世接懷疑這孩子跟屠岸賈學的有史以来不是劍術,而是芭蕾。陳凱歌難道想借此表現屠岸賈的陰毒?

6、 張豐毅完全不會演戲,只會甕聲甕氣使勁裝、裝、裝。

全片的臺詞真他媽比口水還水,毫無文采,毫無氣質,看片時,我就不停對自己說: “這編劇能够去死了”,那幾次關於敵人和敌人的對白,顯然是想玩點兒长远,但無奈腦力有限,實際效果只可以是又刚强,又雷人。真不是咱嘴毒咒人,後來看字幕方知編劇是陳凱歌本身,那麼顯然丫死不足惜。

該劇的服裝設計基本上能够去死。程嬰的服裝顯然是抄襲田沁鑫話劇,别的剧中人物服裝的材質幾乎全体抄襲三宅生平副品牌Pleats Please。最滑稽的是屠岸賈的某幾套行頭的情调居然還是五彩漸變,且不去討論春秋戰國時代有沒有這樣的紡織及染色技術,滿身皺褶的姹紫嫣红衣裳從視覺角度來說,也著實缺一点点美感。

化妝造型也足以去死了。市斤年過去,葛優的外形從四十多一眨眼變成了八十多,這個暫且寬容地知道為忍辱負重,轻便蒼老,这麼十七年後,鬧太套和王學圻的外形一丁點兒變化都沒有,是否春秋戰國時代已經有了肉毒桿菌,抑或La Mer?
……

图案、攝影啥的都極不講究,笔者也懶得挨著罵了。
 
《趙氏孤兒》應該是特别轻便拍的題材,这麼好的故事基礎,還有那麼多個近乎完美的舞台劇版本能够借鑒。能够說基本上无需有个别大腦都能把這個传说拍得能看。但陳凱歌還是再三回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大腦這種東西跟丫沒什麽關係。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這撫孤捨命,每一個剧中人物和传说線都對後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