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定要摔杯子,怎么就帮您说了那么多好话

何老师,你这次真的伤到我了,从你还是毛毛虫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你,支持你,可是这个栀子花开太太太......的伤人了。
这个片里面都传达的是神马?
年轻人冲动——
就一定要这么的自私,这么的不顾后果?
就一定要摔杯子?
就一定要打架?
就一定要出口伤人?
就一定要做事不经大脑?
就一定要一遍遍的用嘴巴去说我有梦想?我为梦想活?
好肤浅的梦想?
好肤浅的姐妹情?
好肤浅的兄弟情?
好肤浅的台词?
好肤浅的剧情?
有人说何老师这次拍的的地摊货,我想说他是地毯甩货,而且还甩得没人要;
很少吐槽,也很少说那部片子有多差;
何老师,你真的伤到我了!!!

我不知道您怎么看我们,但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们,知道您甚至不记得我们。只是请不要用您的话语去践踏我们的尊严!来学校我们是来学习知识、学习绘画,而不是来学习怎么去践踏别人尊严的!

还记得那年六月,我们充满期待从县城到省会进修。我们怀着希望,怀着梦想走进这间画室,为的就是一年之后的那次跃龙门。

您很幽默,但也很严厉,还总是说一些伤人的话。开始我以为您说这些话,是为了打击我们,让我们更努力(还一度开导室友和玩得好的同学)。可是,现在我明白了,那只是我以为的以为,您并不是我想的那般好。那只是您的一种爱好——以我们的痛苦来成全您的快乐。

您总是瞧不起我们,瞧得起的只有四类人:①长得好看的;②画得好的;③文化好的;④家世好的(家里当官或有钱)。如果我们满足其中一条,您就会正眼看看我们;如果满足两条,您就会差别对待;如果满足三条,您便会另眼相待;如果满足四条,只是这样的人还是少,不然这样完美的人怎么可能和我们在一起进修。我刚好满足其中一条,不知是我的辛还是不辛。您,就是个肤浅的人,真觉得那时的自己年少无知,怎么就帮您说了那么多好话,帮您开导了那么多同学。尊严却依然被您践踏地体无完肤——当着全校的同学嘲笑我们,甚至是我们的父母!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忍过来的,天天被您如此践踏,可能当时早已麻木。但现在想想,真觉得寒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如果我当着200多人的面,指着您的鼻子说,你爸亲口对我说真后悔生了您这个儿子,情愿当初不生!听到这番话您作何感想?当时我年少不懂事,跟着大家笑。可,现在想想,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竟然蠢得和您一起嘲笑那个同学,蠢得变成了一把您践踏他人尊严的一把刀子!

知道为什么我们不愿回画室看看么?因为现在回过头想想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那个黑暗的高三。在画室,一般晚上学习文化,余下的时间基本都是在画画,睡觉就那可怜的几个小时,有时还要被剥夺来画作业。这些并算不上什么,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压力。一下晚课,就开始集中给我们洗脑,开始批评、讽刺,然后布置作业。画完作业还要一个一个检查,又是漫长的排队。等排到您了又是各种文化提问,接着很不屑的瞟一眼我们的画,然后又开始了您的践踏时间,最后我们灰头土脸低着头从人群中走出。以至于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当您对我说滚时,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候。因为这样我就可以走了,不必再被你洗脑了。

这时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不反抗?

可是反抗的结果就是被更深的践踏尊严。

那为什么不换个画室?

本来就短短半年的集训,从一个画室到另一个画室需要适应期。再说每个画室的画风和教学都不一样,好不容易会了这个画室的,在去别的画室就更不好改了!前期换画室还好,越是后面越是不可能换画室。大家都在忍,忍着拿通知书的那天,这样就再也不用被他讽刺践踏尊严了。

但就是我们去拿通知书的那天,您仍然要讽刺我们。所以,那便成了我最后一次到画室,也成了很多同学的最后一次。有时忍不住向室友提出回去看看怎样,都被她们训斥,“说你是不是记吃不记打呀!你还想再去被他羞辱一番,然后灰头土脸的回来呀!”可那毕竟是我最辛苦的那段是日子度过的地方,记忆虽然有很多不想提及,但依然有很多美好的记忆。那些和你一起共患难的同学们,还有那些耐心教导我们的老师,甚至有时会想让您骂骂我,把颓废的自己给骂醒!

我们不是“欠骂”,您是我们的老师,是我们的校长,是您培养着把我们送进了大学的校门。其实打内心,我是对您心怀感激的。但是,可不可以麻烦您不要用话语去践踏我们的尊严?我们也是人,该明白的道理大家都明白。在教训我们的时候可以不连家人一起教训么?您就不能将心比心?您想想我们随便开个玩笑话(叫您老任,那男生就被扇了两耳光),被您听见您都受不了,说我们没家教,目无尊长。但您可曾想过,这又是与谁学的?

请别再拿您的话语去践踏我们的尊严,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不愿变成您那样的人!虽然您事业有成,但相应的一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所以,请不要拿您那些看人的标准去看每个人,更何况您根本就不了解我们,在你的眼里,我们什么都是错的,难道不是么?您敢不敢扪心自问,您没有用有色眼睛看我们每一个人?

好吧!在我眼里您就是一个肤浅而又势力的人,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是,依然想请您不要在拿话语来践踏学生的尊严了!您虽然教过很多学生,但来看过您的又有几个?大部分的学生都已被您伤到心寒,再也不想提及那段黑暗的日子。

老师,我真的有时很想冒着被您扇耳光的风险说出这番话,可是我不敢。因为您并不喜欢我,我说的你也只会当做蚊子在你耳边嗡嗡叫了一下,但我真的想请求您——别拿话语去践踏别人的尊严。这是伤人心的,伤一辈子人心的话。

本文由8455娱乐场-8455娱乐场平台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就一定要摔杯子,怎么就帮您说了那么多好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